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耳边再一次响起上辈子男人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宁远大逆不道,以下犯上,谋害皇后,毒杀皇嗣,罪不容诛,理应千刀万剐,灭十族,凌迟处死,但朕看在他伺候了朕多年的份上,赏他个全尸,就……就处以‘贴加官’吧。动作麻利点儿,别让他吃太多苦。”

     听到宁远宸的问话,男人先是表情一愣,随即露出狂喜的表情,刚想靠近,却被宁远宸仇恨而愤怒的目光钉在了原地,呆了两秒,试探着说:“我就是觉得,我们之间的称呼应该特别一点……”

     宁远宸名字里这个“宸”字,因为可作为皇位的指代而犯了忌讳,所以在系统五个世界中的三个古代世界里,系统都把这个字略去,称他为“宁远”。

     上一世,年仅六岁,还是冷宫小皇子的皇帝,觉得宁远这个名字太普通,过于浅显,于是拉过一本楚辞,随意指了一句……

     “扬枹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宁远宸低声道,愈发的感到浑身发凉,“安歌,意为声出自然。以屈原之楚辞为奴婢取名,陛下真是好文采,好雅兴呢。”

     宁远宸的初始世界,是比系统里的现代世界更发达的星际世界,这里,人类的文明已经扩张到了数不清的星系和星球上,然而发源地古地球的文化几近消亡,屈原这位古人,就连研究古地球文化的学者都不一定能知道他的存在,更不用提他的作品。

     “安歌,果然是你!”男人露出又喜又悲的表情,当即红了眼圈,声音也哽咽了起来,他上前一步,伸出手想抱住宁远宸,“果然,你也……”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宁远宸用尽浑身的力气,一巴掌甩在男人的脸上,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扶着墙,攥紧疼得发麻的右手,怨恨地盯着男人被扇得偏到了一边的脸,目眦尽裂。

     “皇上,真是没想到,奴婢就是死了,也逃不脱您的手掌心啊。”他气若游丝,语速缓慢,然而言语中的怨毒不减半分,“怎么,上辈子弄死奴婢一次还嫌不够解气,这辈子,还要在弄死一回?这次是什么?让奴婢猜猜,是不是凌迟处死?毕竟损害龙体,以下犯上,大逆不道,这可是灭十族的大罪呢。”

     他说话的语气带着令人背后生寒的阴柔,像个死在闺阁的女鬼,柔情蜜意的背后是食人肉喝人血的残暴。

     这是他上辈子当了三十年太监的后遗症,身体的残缺加上畸形而残酷的生活环境,不管是谁,被压迫个几年,都会变成这样不人不鬼的模样。

     在深宫里经过拼杀才搏出位的太监,总有点吓人的不正常。

     然而男人难过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知道,宁远宸既能阴柔得像冤魂的阴气,吓得人噩梦连连,也能温柔得如同能包容一切的父亲、母亲、兄长、姐姐、挚友和爱人,如果没有宁远宸,年幼的他恐怕无法在宫中活下去:“安歌,你误会我了……”

     “啪!”宁远宸反手又是一巴掌,“安歌”这个爱称,曾经是他和皇帝之间扶持多年,浓情蜜意的象征,如今再听到,却像是扇在自己脸上的耳光,屈辱得让人无法忍受。

     “顾昭庭,再敢这样叫我,我就撕了你的嘴!”他咬牙切齿道,在男人再一次试图碰触他的时候,又毫不留情的扇了他一个耳光,“滚远一点,看见你我就恶心!”

     说完,他掀开眼前的帷帐冲了出去。

     巨大的水晶吊灯发出的明亮灯光瞬间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周围穿着漂亮礼服的男男女女,因为他仓促的闯入,都把目光投向他的方向,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悠扬的音乐不紧不慢地继续演奏着,一个穿着侍者服侍的人形智能机器人端着酒盘朝他靠近:“先生,您需要帮助吗?”

     眼前这一切如同晕开了的斑斓五彩,在宁远宸的眼前旋转了起来。他感到更加的眩晕,心悸难当,流速过快的血液撞击着他的太阳穴,让他头痛欲裂,四肢酸软,几乎无法撑住身体,随即踉跄了一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我这是在哪儿?他捂着头努力的回想着。我在做什么?

     因为系统的缘故,他在初始世界的记忆并没有因为经历五个世界而有所损失,在他进入系统的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宁远宸来说,那种鲜明的清晰感,就如同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

     他还记得自己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跟着养父桑切斯公爵,来到中央星参加一年一度的社交季,而自己是在一场宴会上,忽然得到了系统,进入了系统世界,开始完成任务。

     然而刚刚发生的一切他却毫无头绪,因为这个宴会大厅,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得到系统时,自己所在的宴会大厅,他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遇到了同样来到初始世界的顾昭庭,又是什么时候和他有了联系,甚至会跟着他跑到大厅的角落里*……每一次回想,都让他的大脑犹如针扎般疼痛。

     “安……远宸,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顾昭庭紧跟在他身后,及时的伸手扶住他的身体,急切的问道,“快点拿医疗器!”他对着周围围观的人喊道。

     因为记忆混乱而头疼欲裂、情绪近乎崩溃的宁远宸,简直难以容忍顾昭庭的碰触,再一次毫不留情将手挥向他的脸,怒喝道:“滚开!别碰我!”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顾昭庭生生地受了这一巴掌,可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温柔的哄劝道:“先让医疗器给你诊断一下,等你好了,你想做什么都由你,好不好?”

     宁远宸几乎要被气笑了。对于他来说,不到五分钟以前,他刚刚被这个男人下令闷死,而现在,杀人凶手就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这么一副情圣温柔备至、百般呵护的模样,其虚伪做作简直令人作呕。

     然而又一股剧烈的头痛袭来,让宁远宸无暇再思考此事,他低低地叫了一声,腿一软,坐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了起来。

     “远宸?远宸?”顾昭庭顿时吓得红了眼圈,抱着他跪在地上,慌乱的抚摸着他被冷汗浸湿的脸,“丁哲唯公爵?贵府的医疗器呢!”

     很快,一个年轻男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将一个小巧的白盒子贴在宁远宸的额头上,擦了擦汗,笑道:“没事了殿下,很快就能知道这位……啊,殿下!您的手在流血!”

     “没事,一点小伤,先看远宸的情况。”顾昭庭满不在乎地说,双眼紧盯着怀中正在用医疗器诊断治疗的少年。

     周围的男男女女们震惊至极。作为连续五年入围“帝国最美丽的人”前三名的太子,气质出尘的顾昭庭眼界极高,从未接受过任何人的感情。可现在他竟然如此惊慌失措地抱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而这个少年刚刚还对着他大吼大叫,甚至给了他一巴掌,让他滚开。然而太子不光不生气,还如此怜惜深情地将他抱在怀里。

     所以,这是小情侣闹脾气?

     天呐!!我们是要有太子妃了吗?!

     大家纷纷将嫉妒的目光投射到宁远宸的身上,然而几经打量,大家必须承认,别的暂且不提,至少在外表上,这个亚裔少年确实和太子十分相配,甚至比太子还要好看——这是自然,宁远宸现在的身体是经过系统调整过的身体,毕竟对于一个专门走be线的系统来说,冤死的小受越美型,故事才会越虐人。

     除此之外,今天的舞会是丁哲唯公爵为他的小女儿举办的,有资格到场的都是颇有社会身份的高官贵族和富商名流,因此少年的血统和身份肯定也和太子十分般配。

     观众们开始回忆这个少年到底是谁家的孩子,纷纷做好准备,要和未来的皇族亲家搞好关系了。

     不远处,在人群后面,一位面容温和英俊、身材颀长、气质儒雅的年轻男子,正死死的盯着太子怀中的少年,表情严肃,眉头紧皱。他胸口别着一枚花样特殊的胸针,那是帝国保守dang的党徽,不过这枚dang徽与众不同,在边缘围了一圈细细的金橄榄枝,这代表着佩戴此党徽的人是dang派的党魁。

     保守党目前并非执.政dang,但是据机构调查,支持率已经压过了民.主dang,待明年选举换届,很有可能上台执政。而此人身为党魁,将获得首相一职,成为几百年来最年轻的首相。

     男人的目光落在宁远宸略显得痛苦的脸上,流连了许久,才侧头向站在他身旁的人问道:“那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