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宁远宸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布莱恩是公爵的亲弟弟,每年新年或者其他重要活动的时候,公爵都会举办宴会,邀请家族成员,布莱恩曾经带着我母亲还有我去参加过宴会。只是没想到公爵竟会对我母亲心怀不轨,不过母亲并不愿意,布莱恩也没有和别人共享枕边人的癖好。可公爵时常骚扰我母亲,因此才有流言四处传播。而我母亲去世以后,因为我已经成年,布莱恩也不会照顾人,就把我托付给公爵,带我来中央星参加社交季,见见世面。只是没想到公爵的家人还相信那些流言,把我当成敌人。

     “不过,我也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被谣言欺骗。桑切斯公爵风流成性,结婚后,依然和不少女人保持着暧昧关系,私生子无数,经常有人带着孩子来找他,要求他支付赡养费,公爵每年都要花上不少钱,这在图林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了。大家口耳相传的八卦大多是真的,因此公爵的家人们也懒得辨别真伪,反正虱子多了不痒,误把谣言当成真的,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说完,宁远宸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眼睛却盯着顾昭庭,嘴角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他刚才说的这番话,是他为了对付公爵一家,设计的身世。他原本想自己雇佣水军做宣传,不过既然有人愿意代劳,而且还能完成得更好,他当然乐得偷个清闲。

     顾昭庭低着头想了几分钟,这才眉开眼笑地抬起头,拉着宁远宸的手说:“远宸,我知道要去做什么了,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吧!”

     宁远宸轻笑一声,放下杯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长叹道:“皇上终于长大了。”

     顾昭庭像只小猫一样,用脸蹭了蹭他的掌心,撒娇似地说:“对啊,我已经长大了,以后就换我来保护远宸吧。”

     宁远宸不置可否,只是看了看时间,道:“该吃午饭了,殿下该回去了。”

     “我陪你。”顾昭庭连忙道,“你是想在房间里吃还是出去吃,我让人去布置。”

     不等宁远宸回答,房门再一次被敲响。打开门禁系统一看,站在外面的竟然是桑切斯公爵。宁远宸只瞟了一眼,就立刻关了摄像头,道:“出去吃吧,奥格的花园很漂亮。我去换件衣服。”

     说着,他转身进了卧室。顾昭庭不敢跟过去,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卧室的门。宁远宸故意没有关门,而墙角处的一座大穿衣镜正好斜对着门,从顾昭庭的方向看去,影影绰绰的能看到宁远宸换衣服的身影。

     太子殿下死死盯着镜子,却只能偶尔看到一条柔软的手臂,或者一抹一晃而过的白皙皮肤,但这并不妨碍他发散的思维,犹抱琵琶全遮面才是最诱人的佳人,所渴求的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才是最勾人的诱惑。不过一扇没有关的门,一眼匆匆到甚至无法清晰捕捉的肌肤,就已经让他的血液燃烧了起来,他想到上一世,宁远宸的手臂是如何环在自己的脖颈间,指尖因为经受不住的快感而陷进他的后背,抓出一道道痕迹,大腿又是如何紧紧缠绕在腰间,摸上去如白玉般光滑细腻,而掌心的臀瓣,又是多么的柔软,而在临近极限时,又是怎样绷紧颤抖……

     上一世床笫间的旖旎风光在大脑里仿佛炸开了的烟花,晃得顾昭庭晕晕乎乎的,紧接着他就觉得鼻腔一热,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伸手一摸,竟然是鼻血。

     他不敢让宁远宸看到自己这幅狼狈相,忙招来候在一旁的智能机器人管家,让它找来治疗仪为自己止血。

     他刚刚把治疗仪放下来,就听到宁远宸清冷地声音:“你怎么了?”

     顾昭庭讪笑着转过身:“上火了……”

     宁远宸当然知道他是为什么上火,他是故意没有关门的,就是为了吊住顾昭庭的胃口,好让他尽心尽力的为自己办事。他招招手,让机器人管家拿来清洁仪,来到顾昭庭面前,捻起他胸口染上血迹的衣服,将清洁以对准那一块开始清洁。

     “刚刚觉得皇上长大了,可再一看,果然还是个孩子。”

     “没、没有啦,是辣椒吃多了。”顾昭庭结结巴巴地说。

     放下清洁仪,宁远宸抬手为他整了整衣领,道:“今天太子殿下主动拜访,为昨天晚上的醉酒事件向我道歉。而我也不是揪着不放的人,见您是初犯,便也选择了原谅。于是我们握手言和,您还请我吃了顿饭来赔礼道歉。”

     “然后?”顾昭庭一脸茫然。

     宁远宸拍了拍他的脸,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然后,等会儿吃饭的时候规矩点。昨天刚刚又哭又闹的,今天又跟你腻腻歪歪,这像话吗?我可不想被人说昨天反抗得那么激烈是□□立牌坊,”

     “明明是我死乞白赖的纠缠你的!”顾昭庭连忙为他辩解,“远宸放心吧,我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了!”

     两人随即出了门。此时,门外走廊里挤满了顾昭庭的保镖和近侍,而站在最前面的,是桑切斯公爵。

     桑切斯公爵是个高大壮实的中年男子,灰色头发,五官深刻粗犷,鹰钩鼻子让他看起来格外的严肃。光看外表,这人似乎是个严苛律己,为人正直的人。

     不过宁远宸知道,这人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刚刚对顾昭庭说的有一大半都是真实的,桑切斯公爵看着道貌岸然的模样,实际上是个荤素不忌的色胚,他的私生子光放在明面上的就已经不下两位数,宁远宸在寄宿学校也曾经遇到过他的私生子。只是他想和人家做朋友,对方却把他看成竞争对手。

     “啊,殿下。”桑切斯公爵后退一步,恭敬地向顾昭庭行礼,“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远宸能够住到这里来,想必是您帮他付的钱吧。”他直起身体,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一眼宁远宸,语重心长道,“殿下,我感谢您的好意,但还请您不要这样做。我虽然不是这个孩子的生身父亲,但好歹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误入歧途……”

     宁远宸不耐烦的啧了一声:“阁下,麻烦你搞清楚,房钱是我自己支付的。需不需要我出示一下□□的记录?”

     “胡扯!”桑切斯公爵横眉竖眼,“你哪儿来的钱?”

     宁远宸漫不经心道:“几个月前我买了张彩票,谁知道就中奖了。”

     “你当我会信这种假话?”

     “不信,你可以去查啊。”宁远宸冷笑了一声,“不过真是奇怪,你一个外人,凭什么过问我的财务情况。怎么,污蔑我母亲被你包养、破坏别人家庭、让她被人辱骂还不够,还想污蔑我卖yin不成?你们桑切斯是不是欺人太甚了!我和我母亲到底欠了你们什么,你们是不是想把我逼死才满意?”说到最后,宁远宸对着他怒目相视,已经是眼眶通红,双目含泪,浑身颤抖,摇摇欲坠了,脆弱却强撑着的可怜模样,简直见者落泪。

     “你……”桑切斯公爵没料到宁远宸会这样爆发出来,明明昨天晚上离开桑切斯公馆去参加宴会的时候,还畏畏缩缩,头都不敢抬。他迅速地瞥了一眼顾昭庭。难道是因为有太子撑腰的缘故?

     桑切斯公爵今天来的目的,不为别的,正是为了太子。妻子和女儿为宁远宸“得势”后的“嚣张嘴脸”愤恨不已,但是他看到的却是宁远宸得太子宠爱后,自己能够从中获得的利益。他今天来,就是想打探宁远宸和太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关系到底进展到了哪一步,将来还能走多远,然后好好教教他,怎么利用太子的这份宠爱,打探消息,获得更多的东西。

     虽然妻子和女儿把宁远宸形容得异常飞扬跋扈,但是桑切斯公爵还是很自信能够收服他,在他看来,宁远宸再嚣张,骨子里还是那个畏畏缩缩的小鹌鹑。没想到宁远宸竟然敢把他晾在外面,好不容易见了面,不见一丝怯懦,反而咄咄逼人的质问起他来了。

     桑切斯公爵一时愣住,还不知道该说什么,顾昭庭已经上前挡在了两人中间。他刚刚见宁远宸红了眼圈,虽然知道他这是在做戏,却还是心疼不已,只恨不得还是上一世皇权至高无上的时候,只要一句话,就能将眼前这人革职问罪了:“我想两位的关系,昨天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您若再执意打扰宁先生,恐怕就要按骚扰罪处理了。”

     桑切斯公爵目瞪口呆的看着顾昭庭带着宁远宸和一众随从扬长而去,站在走廊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在酒店餐厅客客气气的吃了一顿饭,做足了戏,顾昭庭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宫了。

     夏宫是历代皇室居住的宫殿,气势磅礴,端正宏伟,又不失奢华精致。宫殿外围装饰着巨大的神兽雕像,好像在为皇室镇守家门。而内部,几千座大殿小厅金碧辉煌,富丽豪华,充满了古典的艺术气息。窗外的天空中翱翔着飞船、机甲和守护中央星的卫星,而窗内,好像时间回溯,还停留在千年以前。

     顾昭庭带着人正要回到自己的宫殿里,半道上就被一位女官叫住了:“殿下,皇后正在找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