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十秒钟以后,沈洛钧忽然恢复了自己风流公子的优雅从容,在圆桌旁坐下,他装模作样的伸手去拿咖啡壶,眼睛却朝着一旁被褥凌乱的双人床瞟去,鼻子也不停的抽动着,窸窸窣窣的嗅闻着空气里的味道。

     “你在闻什么?”宁远宸皱眉看他。

     沈洛钧立刻嘿嘿笑着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他没在房间里闻到什么不该有的奇怪的味道,然而他还不能放心,说不定是房间的换气系统把这些味道弄走了。他的目光又开始在宁远宸从交叠的睡袍衣领里露出来的皮肤上徘徊着。

     宁远宸不悦的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你到底要干什么?”

     沈洛钧连忙讨饶的收回自己的视线,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咖啡,又将目光转向穆景风。而后者只是垂着眼睛盯着空气中的某一点,似乎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沈洛钧抓心挠肺,穆景风半夜溜进宁远宸的房间里,黑灯瞎火的,心上人就毫无防备的躺在床上,一点便宜都不占,那还是功能健全的男人嘛??

     宁远宸没心思猜他最立不安好像屁股着了火似的原因是什么,他慢条斯理的吃完了早饭,等到刚刚灌的几杯咖啡终于起了效果,睡眠不足造成的困倦感消失以后,他才缓缓道:“我刚刚和穆景风聊了聊我们上辈子的事情。”

     两个男人立刻都看向他,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刚刚穆景风告诉我,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已经交流过各自上辈子的事情,那我也就开诚布公的和你们聊聊。的确,你们五个,都和我有过一段所谓‘前世’的过去,而每一世的记忆,我都保留着。”宁远宸斟酌着词句,他其实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和他们透露自己的底细,可是如果只是一味死守着自己的秘密,那他永远只能原地打转。当然,系统的事情也不能一下子全交了底,但是怎么透露,要透露多少,而对方能给自己反馈多少信息,会对自己说多少真话,也需要细细斟酌。

     “想必你们有很多问题,不过在你们问我问题之前,我也有问题要问你们,希望你们如实回答。”

     穆景风点了点头,简单道;“好的。”

     而沈洛钧立刻挺直了腰,对着天花板竖起两根手指,一本正经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想听什么我都告诉你!”

     宁远宸没理会他的耍宝,只道:“确实要先问你问题。我想知道,当初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唐小凡,而对我那么冷酷。”

     沈洛钧刚刚还嬉笑的脸立刻僵住了,竖起的两根手指头也委顿的蜷缩了起来,不安的用力吞咽了一下,小心翼翼道:“远宸啊……”

     宁远宸竖起食指让他闭嘴,继续道:“我不是想追究你什么。从你进入青春期起,你的每一场恋爱我都知道,你每一次分手,我都参与过善后。就算包养了才一周的超模,你都会好聚好散,安排好人家将来的出路,为什么只有我,你会那么无情残忍。”

     “我……”

     “还有,在你听到我出卖公司机密这件事的时候,就没有怀疑过这是一场栽赃陷害吗?”

     沈洛钧已经满头冷汗,脸色发白了,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宁远宸,好像下一秒他就会突然愤怒的掏出一把枪爆了他的头让他血债血偿。

     “远宸是想问,你现在回想你当时的所作所为,有没有觉得有不合逻辑的地方,有没有觉得不像是你会做出的决定。”穆景风解释道。

     沈洛钧的目光迅速的在宁远宸和穆景风的脸上转来转去,最后终于放下心来,仔细想了想,又瞪大了眼睛:“远宸,你是说,我的大脑是被什么人劫持了吗?”

     宁远宸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出去,沈洛钧偶尔语出惊人,看似荒谬,奇怪的是却真的能够正中靶心。

     “还有两个问题。”宁远宸想到顾昭庭当时跟他说的话,“你当时对我有什么不满的情绪?唐小凡,你到底喜欢他哪一点?”

     沈洛钧不像顾昭庭,吓一吓就什么都说了,也不像穆景风,有着军人正直干脆的作风。他确实不敢说假话,毕竟宁远宸和他相处多年,对他再熟悉不过,很容易辨别他所说的话是实话还是谎言。

     他当然也不敢直接说真话,于是他换了种说话的方式,用一种更婉转的方式重新描述。他隐约猜出当年发生的事情似乎有不可抗的外力在参与,于是每一个字每个标点符号都力图让宁远宸相信一切的发生都不是他的错,一切都是家庭、教育、社会大环境造成的命运般人力不可控的悲剧,一切都是并非出自本心的误会和没能提防得了的小人作祟,一切都是自己当年还年轻。他拼了老命的洗白自己,而是在绕不过去的,没法让别人背的锅,他便含糊其辞,用数不清的“但是”来试图降低其恶劣的性质。

     宁远宸自然熟悉他的油腔滑调,一边听一边把他洗白的部分直接摘去,留下关键部分。

     沈洛钧并非有妇人之仁的花花公子,他对待有威胁的竞争对手向来残忍冷酷,对待情人温柔则是因为这些情人们并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影响,不如多照顾几分博个美名。而他之所以对宁远宸如此打压,正是因为他把宁远宸当成了有威胁的人。

     虽说从小朝夕相伴,可实际上沈洛钧并不信任宁远宸,他身份特殊,一举一动牵扯的利益太多,连父母和手足之情中都掺杂了公司利益,更不用提宁远宸。他一边享受着宁远宸的爱,一边怀疑他的真实目的,他不是不知道宁远宸为他付出了多少,但是他认为所有的付出都是要有回报的,当宁远宸的付出超过了他能给的回报后,而无论他如何收回自己的回报,即在感情上伤害他,宁远宸的付出都不曾减少,甚至还会更多。于是他开始怀疑他的目的,而怀疑一旦滋生,信任就开始崩溃。

     而他青睐唐小凡,正是因为他的单纯。唐小凡太傻了,一眼就能看穿,地位也太低了,随便给他点什么,都是他自己奋斗一辈子都得不来的东西。且不论其他的,唐小凡这个人,还真的有些特别的地方:他确实相当的“正直”,他所信奉的道德观非常朴素,那就是人人生而平等,而讨好有钱有权的人来获利是很耻辱的事情。这种近乎已经消失了的复古的价值观,正是让沈洛钧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

     而一切对于宁远宸来说也就明了了。沈洛钧早就开始担心自己对他别有图谋,背叛公司早就是他的阴谋论里的一条了,而唐小凡,则是沈洛钧内心深处渴望着对真实干净的情感的一种投射。

     就像系统会强迫他爱上这些人一样,它也放大了这些人心中会导致悲剧结局的情绪。

     一切尽在系统的掌控,那它非要造成这些悲剧,而在自己死后,又要他们恢复理智去后悔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它这样做难道有什么好处吗?

     啊,不,好像有些事情也脱轨了。宁远宸看向穆景风。如果顺应系统放大的情绪,这个男人应该是把自己打发离府,然后和白逸群双宿双飞。但是结果是,自己被卖掉这件事根本没有经过他的同意,甚至到最后他还为自己报了仇。

     只有一个问题。

     “白逸群说我死了,你就信了?”宁远宸问道,“而且,你就没想过收敛我的尸骨,好让我入土为安吗?”

     穆景风道:“那两天我感到非常的混乱,已经完全没办法思考,现在回忆起那两天,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我什么都没做,只在城外郊区骑了两天的马,后来等我想到问府中其他仆役你的‘尸体’的去处时,皇帝忽然下令,借口我府中奴仆冲撞了白逸群,将参与和看到此事的人全都杖毙了。最后我只为你立了一个衣冠冢。”

     宁远宸点点头。将军府里只有穆景风一个主子,大部分院子都空着,伺候的仆役并不多,当时又是晚上,大家早就休息了,他当时是被堵了嘴,敲晕了运走了的,惊动的人不会太多。如果白逸群要报复穆景风,刻意营造出他已经死了的假象,有皇帝在背后支持,还是做的到的,而系统再出手干预,完全可以让穆景风相信他已经死了。

     不过,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露着生硬和违和感。系统的参与,会不会太多了点。

     会不会正是因为穆景风不肯按照系统的设定走,才导致了系统中毒?

     宁远宸陷入了沉思。

     沈洛钧同样在思考。他忽然开口,打破了宁远宸的思绪:“远宸,是不是在咱们的这些上辈子里,咱们确实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你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吧,不然为什么现在突然开始关心起我们对不起你的原因了?”

     宁远宸张开嘴,正当他在想自己到底要说多少实话的时候,穆景风忽然道:“远宸,你现在可以不用说。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们也不迟。”

     “诶?”沈洛钧正要抗议,穆景风一个眼神就让他把话憋了回去。

     宁远宸笑了笑,他用叉子戳着餐盘内点缀用的法香,悠悠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在来到这些‘上辈子’的世界里的时候,其实是带着这辈子的记忆的。我是在一场宴会上,忽然来到你们的世界的。这里是我的起点,也是我的终点。所以对你们,那时前世今生,对我来说,叫穿越时空。”

     他站起来把把餐巾扔在桌子上:“现在,谈话时间结束了,你们最好回去收拾一下,身上酒味太臭了。”

     几天后,寒假结束,宁远宸回到了学校。

     因为以顾昭庭男朋友的身份出席了皇宫的除夕晚宴,因此每个周末,宁远宸都能收到罗伊斯公爵夫人和顾昭庭约会的邀请,有时还有其他贵族和豪门的帖子。宁远宸只偶尔去见见罗伊斯公爵夫人,其他的一概都拒了。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沈洛钧代为转达的韩逊的邀请。

     他们在沈洛钧名下的一处高级餐厅见了面,韩逊第一句话直奔中心:“皇后已经为你找到外公外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