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罗伊斯公爵迅速的在心里分析着眼前的情况。

     十九年前玛德琳居然没有死,她还为皇帝生了个儿子,而这个儿子居然就那么巧合的,正好就是太子的恋人……今天上午,皇后刚刚在宁远宸母亲身世的问题上栽了跟头,刚刚皇室警察厅的厅长告诉他们,宁远宸的母亲牵扯进一起人口拐卖的案子……

     罗伊斯公爵觉得一股寒颤从尾椎升起,顺着脊柱骨一直冲进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难道说,这一切是皇帝布的局?难不成从宁远宸的出现,到他和太子的关系,再到皇后调查他的身世,从头到尾,全是皇帝的计划?

     他要干什么?翻出玛德琳的事情,凯特琳的皇后之位肯定保不住了。宁远宸是他的亲生儿子,虽然不是婚生子,但他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的血脉流失在外……顾昭庭的太子之位也做不稳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点是,皇帝深更半夜的来见自己,突然把这件事告诉他,这个举动的背后到底有什么含义?但是当年玛德琳失踪这件事,完全是凯特琳自己一人所为,他唯一做的,不过是在玛德琳失踪后,把凯特琳推上皇后之位,可如果不是凯特琳骗他说她已经把玛德琳杀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帮助她的……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一瞬间的想法,表面上,罗伊斯公爵仅仅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半张着嘴巴,踉跄的后退了几步,退到沙发旁,手撑着沙发的靠背,好像这个消息太惊人,让他头晕目眩,站不住脚了似的。

     “天哪……”他喃喃道,“陛下,您刚刚说什么?玛德琳她……天哪……”

     顾烨快步走过来,搀扶着他的手臂,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罗伊斯公爵紧紧攥着他的袖子,语无伦次了半天,嘴唇直哆嗦,忽然之间喜极而泣似的,老泪纵横。

     顾烨心里腻歪他的虚伪做作,却不得不配合他慈父的表演。毕竟罗伊斯公爵并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普通贵族,他就像一颗大树,树根深深的扎进了政府的各个重要部门,手下爪牙众多,他还有一大片封地,虽然贵族不被允许有自己的军队,但如果他和驻扎在封地内的军部官员搞好了关系,不是没有可能和军部的人联手反叛。这种事十几年前就发生过。

     况且,他确实没做什么,他只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了女儿的性命和正义之上罢了。他不过是怕皇后之位落在别人手里才帮助凯特琳,而现在,另一个女儿为皇帝生的继承人就站在眼前,到底该站在哪一边,顾烨相信罗伊斯公爵不会做第二个选择。

     认亲闹剧发生的当天晚上,宁远宸就收到了五个男人的安慰,只有顾昭庭还傻乎乎对一切一无所知,以为宁远宸真的被皇后欺负了,看到他这单纯的样子,宁远宸都有些不忍心把他排除在真相之外了。

     韩逊向他分析了一下现在的局势,推断了未来事情的发展走向,雷欧的电话宁远宸没接,他又发来简讯,表示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会保护他。沈洛钧依然是嬉皮笑脸的*:“虽然知道是假的,可是宝贝,看到你流眼泪,我的心都要碎了。”

     只有穆景风在和他简单的交换了一下对于上辈子不合理情况的思考后,小心的问道:“你和顾昭庭,你们还好吗?”

     “你什么意思?”宁远宸的声音变得警惕了起来。

     “皇帝的意思,应该是想恢复你的继承权,这样一来,他就做不成太子了。我想,这件事,你可能会不太舒服。”

     “我为什么要不舒服。”宁远宸哼了一声,“这是我应得的。”

     “这确实是你应得的,可你并不在乎,特别是这个位置要从顾昭庭的手里夺回来。”穆景风的声音在深夜里听起来低沉的好像要和夜色融为一体了,“顾昭庭有一次喝醉了酒,被我套出了有关你和他之间的过去。我知道他是你一手养大的。他虽然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可那错误是因为愚蠢而不是因为恶毒。”

     “怎么,你觉得这样我就会原谅他了?”宁远宸挑眉。

     “你不会原谅他,可你也不会恨他,你只会可怜他。”穆景风温声道,“你不会再爱他,可就像父母,即使已经失望透顶,可当孩子受到伤害的时候,依然会感到难过。”

     “你是说我把自己当成了顾昭庭的爹?”宁远宸大笑了出来。

     然而穆景风并没有笑,他的声音愈发温柔:“你喜欢小孩子,我一直都是知道的。”

     宁远宸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沉默的挂断了电话。当年和穆景风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是在南馆呆久了,还是系统影响的缘故,他确实有过暗恨自己不是女儿身,不能给穆景风生个孩子的想法。伺候虽然再也没有过希望转换性别的想法,不过对于小孩子的喜爱,还是一直延续到了第五个世界,直到他被一手养大的顾昭庭下令处死。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除去系统赋予给他的爱情,他对于顾昭庭的感情,应该是父子亲情吧。

     宁远宸用手捂住了眼睛,苦笑着摇了摇头,穆景风对自己的了解,又让他感到毛骨悚然,又让他感到一丝莫名的悸动。

     宁远宸再一次成为了学校的焦点,不过现实世界里,同学们表现得都比较矜持,除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和走过去以后背后突然多起来的聚在一起的窃窃私语,他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其实还是有一点的,太太刚刚生了三胎的教官似乎父爱爆发,他原本对宁远宸的印象就十分的好,如今更是特别对待,对着他笑得和颜悦色,转身就罚其他同学绕操场再跑五圈。

     案件的调查速度非常快,警察厅和中央调查局从宁远宸母亲的假身份入手,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是伪造的信息。接下来兵分两路,一路继续调查身世之谜,另一路开始调查造假的身份是从何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