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以美色做下酒菜,宁远宸一时太过放松,便多喝了几杯,再加上这几个男演员,年纪大的都能说会道,妙语连珠,能把人哄得心花怒放,而年纪小一些、刚出道不久的艺人,虽然不像前辈们那么会讨人欢心,可当他们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笨拙小心的献着殷勤时,也是格外的秀色.可餐人,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钱川见气氛好,趁着推杯换盏之际拉着尤宮换了座位,招呼了两个男艺人坐在宁远宸的左边。宁远宸左搂右抱,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虽说他才是出钱的那个,可整张桌子上,他年纪最小,长得又最漂亮,更不用提几杯酒下肚后,满面红晕,双眸水光潋滟,望着人的时候深情缱绻,看得人心里发热,就算他不是金主,合适的情况下,这些艺人们也会来主动撩他。而且宁远宸不像某些富二代,只知道吹嘘自己,等着别人奉承迎合,或者趾高气昂,把艺人们当成低人一等的玩意儿。比起说话,他倒是善于倾听,善解人意,态度隐隐透着一种宠溺,温柔似水的模样,又让人心生保护欲,想不心动都难。

     因此这次的饭局,倒是和大家以前经历过的饭局完全不同,钱川一点都不担心刚出道的艺人不懂规矩惹怒了金.主,反倒害怕宁远宸会不会被这些人给吃了。

     虽然钱川顾忌他还是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只点了度数极低的果酒,可还是把宁远宸喝得有些情绪过于高涨。饭后,还意犹未尽的宁远宸便邀请大家一起去泡温泉,顺便在温泉酒店住一个晚上,其用意自然不言而喻。

     大家纷纷摩拳擦掌,看谁最后能顺利的成为金主的入幕之宾,然而宁远宸一眼相中了整顿饭局中和他说话说得最少的男艺人。这人名叫周博彦,饰演的是宠妃身边的一个太监,这个角色原先也是书香门第,幼时因父母获罪,进入宫中做了太监,他暗恋宠妃,为他上刀山下火海,可最后却被宠妃当成了弃子,伤心自尽,是个温文尔雅的悲情角色。

     而周博彦本人的气质也十分内敛安静,文雅古典,他并不善言辞,只跟着别人一起敬了宁远宸几次酒,其余时候都坐在座位上安静的吃菜,只是时不时的看宁远宸一眼。他看起来像个古代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文人一样单薄,却自己一个人解决了一大碗水煮鱼,一盘碳烤羊排,一盘腰果炒鸡块,一碗蟹黄豆腐,半盘麻辣排骨和一小屉烧麦。吃了这么多,姿态却不紧不慢,根本看不出来他消灭了这么这么多肉。

     大家站起来准备出门的时候,已经有些头重脚轻的宁远宸便无所顾忌的把手伸了过去,在他的肚子上面摸了摸,只摸到一个微微鼓起的弧度,便好奇的问道:“都吃到哪儿去了?”

     而周博彦被吓了一跳,连从耳朵一直红到脖子,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而宁远宸被他羞涩的小模样撩得兽性大发,摸着他的脖子问:“一起泡温泉吗?”

     周博彦顶着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点了点头。于是,一个小时以后,在一间仿古建筑的温泉酒店最大的别墅后院宽大的温泉池内,周博彦坐在了宁远宸身边的位置上,任他枕着自己的肩膀。

     钱川借口不喜欢泡温泉,没来别墅挤,自己跑去开了个单人间,于是一整个池子里,全是年轻结实的*,看得人晃眼睛。

     宁远宸喝了解酒药才来泡的温泉,现在酒醒了,理智也回来了。温泉别墅的池子不小,可一下子泡十几个大男人,还是显得有些拥挤。大家只穿着酒店提供的白色棉质平角裤,入水一泡,就跟透明的一样,每当有人起来走动,下面黑乎乎的一大坨,实在有些羞耻。

     和十几个近乎全.裸的美男共.浴,这么“荒淫无度”的事情,宁远宸上辈子权势滔天的时候都没这样干过。他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再一次刷新的底线,一边盯着水面上各种饱满的胸肌肱二头肌和偶尔露出的腹肌人鱼线以及湿乎乎的白色平角裤看。

     怪不得富二代们都喜欢搞个影视公司娱乐公司。摸着手下结结实实的大腿,宁远宸无限感慨。美人环绕的感觉确实很爽,或许他可以把钱川的影视公司收购了,以后也没事就找一群小鲜肉陪吃饭陪洗澡。

     周博彦被他摸得有些起了反应,立刻尴尬的推开宁远宸。宁远宸当然感觉到发生了什么,笑嘻嘻的摸了摸他的脸,道:“上去吧……”

     “远宸,自己一个人来玩,都不叫我们,真让人伤心啊!”一个宁远宸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忽然响起,一阵略有些凌乱的脚步声很快便靠近了温泉池。宁远宸皱着眉一抬头,随即愣住了。沈洛钧向来神出鬼没的,他早做好了他随时可能搅局的准备,可向来低调的韩逊也出现,这就让人很吃惊了。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之前,那时候宁远宸一行人的车刚到酒店,二十几个人在大厅办入住手续,而韩逊正好送几个朋友出来,看到宁远宸左搂右抱的样子,当即打电话给了沈洛钧。

     只是没想到总是担心宁远宸跟别人好的沈洛钧这次却只是冷笑:“出头鸟多当几次,没什么,谁让我爱他,心里乐意。不过每次都让我背黑锅,你在后面坐享其成,不太合适吧。上次我和你说的话是真的,虽然我希望能够一个人独占远宸,可远宸如果想保养个小明星,跟别人玩玩,我是不会在意的,毕竟我也风流花心过,却让远宸洁身自好,太不公平了。”

     韩逊沉默良久,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除非你和我一起去。”沈洛钧道,“韩逊,我也是好心劝告你,什么都不做,固然什么都不会错,可也什么印象都留不下来。远宸或许觉得我像个苍蝇一样烦人,可他绝不会怀疑我不爱他。至于你嘛,估摸着他都很快忘了你是谁了。”

     当然,沈洛钧其实只是想找个人分摊宁远宸的怒火而已,也是想把韩逊拖下水。宁远宸也涉足金融行业,沈洛钧可以借口商量正事,找到很多和他共处的机会,那盯着宁远宸不让他出轨的事情,不如让韩逊接盘。

     而这番话,也确实戳中了韩逊的心事。他做事顾虑太多,因为亏钱宁远宸良多,不像其他几人,实在不是一句“当时鬼迷心窍了”就能解释得过去的,所以他总是瞻前顾后,生怕惹怒宁远宸,在加上性格使然,习惯把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推给别人,坐收渔翁之利,因此从来不干预宁远宸的生活,只是远远地试探着,不让他忘了自己。

     可爱情和公事不一样,有时候看似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或许在感情上却会有出乎意料的回报。

     思考片刻后,韩逊同意了沈洛钧的要求。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两人都换上了酒店送的平角裤,沈洛钧扒拉开宁远宸另一边的艺人,扑通一声跳进池子,而韩逊紧随其后,不像沈洛钧那样先潜到池底晃了两圈,而是直接在宁远宸的身边坐好,对着他微微一笑:“这几天读书报告看得怎么样了?读书报告我也写过,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来找我。”

     沈洛钧哗啦一声从水底浮了出来,用手把头发往后一扒拉,接着伸手捏了捏周博彦的脸,又挑了一下旁边艺人的下巴,转头对着第三个男艺人吹了声口哨,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花花公子气质暴露无遗。

     “艳福不浅啊,远宸。”沈洛钧挤进周博彦的身边,伸手搭在两人身后,正好碰到宁远宸光裸的肩膀,“好事儿不叫我们,太不够意思了吧?要不是这家温泉酒店是逊哥的产业,我们都不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偷偷来享福了。好歹我和逊哥也为电视剧出了不少钱和力呢。”

     宁远宸被他们这么一搅合,和美男们共浴的那种飘飘然的感觉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刚刚还觉得雾气缭绕得好像人间仙境一样的温泉池,瞬间让他有种掉进了拥挤的公交车车厢的感觉。

     他一旁的机器人招了招手,机器人立刻把浴袍送了过来。宁远宸爬上穿上浴袍,留下一句:“今天的消费全都算我的,别跟我客气。”便转身离开了。

     换了衣服,叫上正在为他准备兰迪,宁远宸直接回了家。被酒、温泉和美色挑起的□□实在难消,他打了一个晚上的沙袋,直到凌晨时分才回房休息。第二日继续清心寡欲的攻克书单不提。

     很快就到了开学这天。兰迪为宁远宸收拾了好几个箱子的衣物和生活用品,甚至包了几盒从中央星的对面半球一家著名的点心屋买来的糕点,这家点心屋的每天订单数量有限,连续熬夜抢了好几天才抢到一份。

     宁远宸哭笑不得的对着学校发下来的行李清单,把不能带进去的东西一个个又都拿出来。他现在好歹也算半个军人,帝*事大学采取军事化管理,不像其他大学那么轻松。

     不过兰迪关心他的样子,还是让他颇为受用。想到一进学校,兰迪就不能继续跟在他身边照顾他了,宁远宸还有些舍不得。

     “现在,你可以好好发挥你的专业特长了。”最后他只是拍着兰迪的肩膀说,“管家太浪费你的才能,放心大胆的去做,我等着年终给你发奖金。”

     兰迪红着眼睛点了点头,抖着声音说:“当初我能够分配到您的套房,给您当管家,真的是太幸运了。”

     宁远宸忍不住抱了抱他,不过到底什么都没做。第二天,兰迪把他送进了帝*事大学的大门,下次见面,就得等到一个月以后了。

     帝*事大学隶属军部管辖,学校里的学生,无论是哪个专业的,从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天起,便是军部预备役士官。学校不管你在开学前是不是家里的娇生惯养从来没受过委屈的公主少爷,从踏进校门的那一刻起,那就是一名军人。

     因此学校不允许家长来送孩子报道,如果想要了解学校情况,可以等学生报到完,收拾好宿舍后,由学校教官统一安排进行参观。而对于学生的日常生活,学校的条条框框也十分的多,第一条就是对服装的要求,工作日只能穿学校发的军便服,休息日才能穿少数规定了款式的私人服装,女生不能化妆,男生要剪平头……

     宁远宸看到这些规定的时候,突然有种回到了系统世界的感觉,这些校规和系统现代世界中学里的校规简直一模一样啊。

     要求提了那么多,这不能那不能,最后导致的就是宁远宸只带了一个行李箱就进了校门。

     学校宿舍的环境和德波顿的差不多,不过是八室一厅的小公寓,单人卧室。宁远宸这次和杰森分到了一起,而另外六个舍友尚未到达学校,知道两人收拾完了房间准备去吃饭,才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