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你还没成年,我作为你的监护人,当然不可能放心的看着你和男人约会。”雷欧大义凛然道。

     然而艾伦却一点都不感动:“你在我身边安插了那么多保镖,还有管家,监督我的一举一动,我怎么可能逮到和别人发生性关系的机会啊!”对于从小就生活在众人目光中的艾伦来说,约会的时候守在一旁的管家和保镖不算忽打扰到他们的外人,而自己的哥哥和其他朋友同学才是。

     “还有,我、我还没跟远宸坦白我的身份呢!”想到这儿,艾伦不由得心里一慌。

     艾伦作为不管事儿还未成年的小少爷,一直被雷欧保护的很好,家族以外的人根本不知道帕多安家的小少爷长什么样,但是雷欧不同,他虽然行事低调,但是但凡对军工和黑道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雷欧是帕多安家族的掌门人。

     艾伦虽然想过以后要和宁远宸坦白一切,可那是在宁远宸决定接受他,两人有了一定感情基础后再考虑的事情,就算现在坦白,也应该先铺垫好,慢慢透露,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和盘托出,就这样突兀的被揭穿,他不能保证宁远宸不会因为感到受骗而疏远他。

     “那正好,借此机会,不仅可以让他了解你的身份,连见家人的过程都合并在一起完成了。”

     “你……”艾伦气红了脸,半天说不出话来,“你太过分了!你还是我哥哥吗!”

     “臭小子,怎么跟我说话呢?”雷欧漫不经心的讯了他一句,“行了,马上就要到了,有什么到时候再说吧。”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十几秒后,飞船内响起船长的声音,通知飞船已经和雷欧的船对接成功。

     “远宸哥。”艾伦抓住宁远宸的袖子,一脸的紧张,“我哥说他不放心我,非要跟着一起过来。”

     宁远宸笑着摸摸他的头顶,道:“你哥哥很负责嘛。有亲人关心,这是很幸福的事情。”

     “他才不是关心我呢,那只是他的借口而已,他其实是……”艾伦即使止住了话头。这话怎么说?说我哥哥是个没节操的混蛋,连弟弟喜欢的人也要抢去玩?开玩笑,万一远宸哥因此对自己也有了意见就糟糕了。

     “怎么了?”宁远宸奇怪的看着表情纠结的艾伦。

     “没事,没事……”艾伦勉强笑笑,“还有一件事我要坦白……那个……远宸哥……其实、其实我不姓卡洛,我家里很复杂,哥哥怕我出事,就不许我在外面告诉别人我是谁……”

     看着眼前的男孩忐忑的模样,好像一只不小心惹祸的小猫咪在主人面前瑟瑟发抖,圆圆的大眼睛里全是害怕和讨好,宁远宸的心都要化了,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狠狠亲一口。不过最后他只是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温声道:“没事,我早就知道了。”

     “诶?”

     “你的家族来头不小,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别担心,我都理解。大家族的孩子除了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和机会,也会遇到更多的麻烦和危险,隐瞒身份是一种安全措施,就像你带着保镖一样,我不会因此就觉得你欺骗我或者不信任我看不起我什么的。”

     看着艾伦瞪着眼睛,微张着嘴的可爱表情,宁远宸捏了捏他的脸,道;“怎么,难不成你觉得我是那种幼稚小气的人?”

     艾伦忽然扑过去抱住宁远宸的腰,把脸紧紧贴在他的肩膀上,高兴的小声说道:“远宸哥最好了。”

     宁远宸一愣,随即不由得笑了出来,刚刚抬起手,就听到一个熟悉的令他反胃的声音响了起来:“唷,我这是来得不是时候?”

     艾伦倒吸了一口气,猛地推开宁远宸,看着站在观景台门口的兄长,不高兴的瘪了瘪嘴,瓮声瓮气的问了声好,随后道:“我来介绍一下,哥,这位是宁远宸,我喜、咳咳,我最好的朋友,帝*事大学这一届机甲系最优秀的学生。远宸哥,这是我哥哥,雷欧卡洛帕多安……啊,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卡洛是我的中间名,帕多安才是我真正的姓氏。”

     “你好。”雷欧的眼睛紧紧盯着宁远宸,向他伸出右手,“舍弟顽劣,给你添麻烦了。”

     宁远宸面无表情,看了眼他的手,又看了眼艾伦,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今天这演的是哪一出?”他后退了好几步,戒备的看着两人,“我没心思玩什么在新起.点重新认识一遍的游戏。我不想去旅游了,现在送我回中央星。”

     “诶?”艾伦一头雾水,疑惑的看着宁远宸,“远宸哥?你这是怎么……”

     “身份都已经揭穿了,再装无辜就没意思了,帕多安小少爷。”宁远宸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嘲讽的看着他,“可以啊,不愧是亲兄弟。把我玩得团团转,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艾伦被他目光中的寒意和愤怒刺得心中一痛,又委屈又难过。然而尽管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还是从这两句没头没尾的攻击中,敏锐的觉察到了宁远宸和雷欧之间存在的龃龉。

     他立刻上前挡在宁远宸和雷欧之间,转身看着自己的哥哥道:“远宸哥不想去,那我也不去了。我们要回中央星,和你们不顺路的。哥,不如你先回自己的飞船吧,过几天我去看你。”

     “这事儿轮不到你插嘴,去玩你的游戏去。”雷欧没耐心的呵斥着自己的弟弟,看着他身后的宁远宸道,“你不是最喜欢大海和沙滩吗?以前去度假的时候,你都要忙着工作,没时间消遣,这次我陪你,好好享受一下碧海蓝天和金色沙滩。”

     “我要回去。”宁远宸一字一顿道。

     艾伦也道:“哥,你、你要干嘛呀,我们不想去了。”

     雷欧默不作声,狼一样的眼睛盯着两人,缓缓点燃一根烟,慢条斯理的抽了起来。

     艾伦紧张的吞咽了一下。雷欧从来没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但是他知道,这代表着雷欧心情很不好,而雷欧心情不好的后果,通常会很可怕。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但还是坚定的挡在宁远宸的面前。

     而宁远宸此时也从“雷欧和艾伦是亲兄弟”这个事实的冲击中冷静了下来,自然也就明白过来艾伦是无辜的。他把手放在艾伦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抱歉,我刚刚有些不清醒。这一切与你无关,是我迁怒了,我不该那样对你说话。”

     艾伦心里一松,随即一种委屈的感觉涌了上来,他拉住宁远宸的手,红着眼睛道:“没关系啦……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远宸哥,你和我哥以前就认识吗?”

     宁远宸和别的人拉着手的场景刺痛了雷欧的眼睛,他扔了烟,烦躁的用脚踩灭,两步迈到宁远宸面前,拍开弟弟的手,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将他带进自己的怀里,咬牙切道:“当着我的面和别人卿卿我我的,成心气我是不是?”

     宁远宸像是被人扔进了油锅里一样,立刻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他不是只会乱动的小姑娘,一招一式都照着会打死人的地方袭击,下手极狠,一个手刀砍在雷欧的手臂上,雷欧都觉得手臂一阵发麻,好像要断了似的剧痛。

     然而雷欧不是打不坏手骂不还口,用苦肉计求得原谅的沈洛钧,宁远宸出手越是狠毒,他越是兴奋。两人仿佛是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一般,每一招都毫无保留。一旁的属下们都警惕的拿出武器,虽然雷欧提前说过不能对宁远宸出手,可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雷欧的安全,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老板身陷险境而无所作为。

     宁远宸也打红了眼。第四世在刑房内那些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折磨,那些要把人逼疯的痛苦和无能为力的冤屈,好像控制了人灵魂的恶魔,渐渐的压住了他的理智,他脑子现在只有一个声音,嘶声力竭的大吼着:“杀!杀!杀!”

     忽然,宁远宸从手心的空间芯片里拿出一把匕首。现在是热武器时代,几乎没有人用冷兵器防身,不过宁远宸当了三辈子古人,对刀剑等兵器有着特殊的感情,因而订做了一把匕首收在了空间里。

     只见他甩开刀鞘,挡开雷欧的手臂,直直的扎向他的胸口!噗嗤一声轻响,锋利的匕首轻易的割开皮肉,完全没入到他的身体里。

     雷欧和宁远宸都愣住了,他们看着那把匕首,仿佛被定格在了时间里,一动也不动。周围的属下也惊愕的反应不过来。

     不知道过了几秒,好像静止的画面突然按下了播放键,艾伦尖叫了起来,与此同时,雷欧的属下们也举起枪,对准宁远宸按下了扳机。

     雷欧表情一凛,将宁远宸扑倒在地上,抱着他滚了一圈,怒吼道:“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