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雷欧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丝毫不顾及两方的颜面,也懒得用你来我往的试探讨价还价,没有一丝委婉的包装,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不,这或许不是威胁。雷欧盯着穆景风波澜不惊的眼睛,在心里更正道。这不是威胁,这只是一个通知,然而这比威胁更让人感到屈辱。因为这说明,穆景风根本没有觉得会得到第二个答案,他提出了要求,雷欧就要答应,就像在军队中,上级对下级发号施令,能听到的只有也只能是“是的,长官!”。

     然而对待这全然的蛮横,他什么都做不了。穆景风敢这么做,是因为他是帝国最年轻的元帅,军部的最高统领,他处于权利的顶点,他确实可以选择委婉的方式,可如果他想用开门见山直中靶心的方式,旁人也不能有任何抗议。

     近几年帝国的和平安稳,让雷欧差点忘了,穆景风就是凭借他这蛮横无礼的作风,才获得了今天的成就。在几年前的叛乱中,这位年轻的将领以其铁血无情和杀伐果断迅速的归拢了群龙无首的部队,用不容异议的□□处决了所有违背他指令的部下,无视人权维护者的批判和痛斥,确立了自己的统治地位和绝对权威。

     或许他的行为是人权的倒退,却是减小损失,维护国家统一,组织分裂最有效率的方式。皇权式微的帝国没有变成军阀□□,中央星的贵族和政客可以继续歌舞升平,不过是因为这位年轻的元帅没有争权夺势的野心,可并不代表当他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却遇到阻碍的时候,不会痛快的选择暴力手段扫平阻碍,强取豪夺。

     然而雷欧无法就这样软弱的妥协,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远宸是我的恋人,不知道元帅和准将阁下找他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传达。”

     “你的恋人?”孙柯奇怪道,“不是韩逊的未婚妻吗?”

     雷欧板着脸说:“远宸很优秀,有不少人在追求他,韩逊只是其中一个令人反胃的纠缠者而已。难不成因为他是议会议员,所以就可以随便宣布别人的伴侣是他的人吗?”

     “你说是你的,他说是他的,好复杂的关系。”孙柯笑道,“不过也不是很难解决,只要让我们见见这位宁先生,听听他的意见不就行了?”

     “远宸难得休假,我们……”

     “既然帕多安先生不配合,那我们就只能自己找了。”穆景风再一次打断他的话,点开智脑的操作屏,输入了几行命令。

     雷欧眼皮一跳,顿时感到一阵不妙,果然,只听一阵遥远的穿透空气的尖啸声,一个闪着亮光的东西从大气层外直直的朝着地面坠落,在半空中忽然爆开,仿佛烟花般,射出无数火星,这些火星却并未像烟花一样呈抛物线坠落,而是迅速的朝着四面八方散开,很快就从视野中消失了。

     “啊,景风,不要总这么没有耐心嘛。”孙柯无奈道,“虽然赶时间,但是和帕多安先生多聊一会儿的时间还是有的啊。”

     他又转头对雷欧说,“这个全星球探测器你应该很熟悉了,每秒时速可达6公里,毫米级别的扫描精度,只要看到建筑物,就会发射次级探测器,进行人脸识别并建立档案。你这个星球不大,它们转一圈的时间,也就十几二十分钟吧。”

     雷欧脸色极其难看,他从未经历过这种羞辱,必须全力克制,才能压制住心中的愤怒和报复的冲动。

     车内气氛紧张,孙柯不由自主的提放起来,生怕雷欧一个冲动袭击他们。而穆景风却仿佛什么都没感受到一样,盯着窗外的风景。

     “倒是我小看韩逊了。”雷欧忽然咧嘴一笑,道,“原先因为他只会像个女人一样叽叽歪歪的勾心斗角挑拨离间,还有些看不起他,可没想到连元帅都能任他驱使,这手段还真是了得,佩服。”

     穆景风微微一笑:“帕多安先生也不逞多让。”

     孙柯迅速的咳嗽了一声以免自己笑出来。雷欧冷笑一声,让人调转方向,朝着他安置宁远宸的别墅所在的地方驶去。

     宁远宸此时正戴着墨镜,躺在沙滩的长椅上听音乐。他穿的很保守,上身一件白色衬衫,下面一条黑色五分裤,只是衬衫的扣子多解开了两颗,露出胸口的皮肤。

     耳机的声音开得有点大,闭着眼睛的宁远宸没听到悬浮车降落的声音,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雷欧和穆景风的到来。

     一下车,穆景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宁远宸惬意舒适的姿态。他洁白的皮肤在明媚的阳光下反射着一层朦胧的光,小腿交叠着,赤.裸的双足跟着节拍随意的点动着,圆润的脚趾无意识的蜷缩起来又松开,看得穆景风一阵口感舌燥,只想扑过去跪在他的脚下,亲吻那双玉足。

     而雷欧看到眼前这一幕,心底炽热的同时,恨不得变出一块布把宁远宸裹起来,不让任何人窥视到他的一丝一毫。他难掩心中的嫉妒,像一位被迫害妄想症折磨着的善妒的丈夫,警惕的看了眼穆景风和孙柯。

     穆景风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然而出于情敌之间微妙的直觉,雷欧还是觉察到他和刚刚相比,略有些柔和的五官线条,以及眼中微微泛起的一丝涟漪。他心中警铃大作,只能快步上前,俯身在宁远宸的嘴唇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道:“亲爱的,有客人找你。”

     宁远宸在雷欧靠近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他的存在,立刻睁开了眼睛,刚好扭开头,使得这个吻只落在了他的脸上。他扯掉耳机从沙滩椅的另一边翻坐起来,这才看到穆景风和孙柯,顿时愣住了。

     “你好,我是穆景风。”穆景风再一次压了压帽檐,整理着手上的手套,“受侯爵韩逊阁下的拜托,带你回中央星。”

     孙柯瞪大了眼睛,盯着穆景风的手看了几秒,这才强迫自己移开视线。穆景风还在上学的时候,每次一紧张就开始整理衣物,入伍以后就改掉了这个毛病,今天居然又看到了,他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掉进了虫洞,回到过去了。

     宁远宸回过神来,笑着说:“啊,真是麻烦两位了。”

     他料想过韩逊和顾昭庭会参与到解救他的行动中,不过穆景风却是完全出乎意料不管怎么说,韩逊他们也不可能请得动军部的最高统帅。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穆景风的表情,却发现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平静的海面上,泰然自若,仿佛真的只是受人之托。

     “再多呆两天不行吗?”雷欧挡在他面前,拉住他的手,“你还没逛过这里呢,等把所有的景色都看完了,我再亲自送你回去,不会耽误你开学的。”

     “我也很想留下来。”有外人在,宁远宸还是得给雷欧留点面子,免得又激得他犯疯病,“可我昨天收到消息,我筹备的那部电视剧出了点小问题,等着我回去解决。”宁远宸皮笑肉不笑道,“下次吧。”

     有穆景风在背后虎视眈眈的盯着,雷欧再不情愿,也只能把智脑还给宁远宸,送他上了军部的飞船。

     眼看着飞船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中,雷欧身上压抑的怒火像是往过热的水里洒了一把灰,瞬间爆沸起来。他就像一头疯了的狮子,咆哮着撕碎眼前的一切,等到他冷静下来之后,房间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属下们都躲在房间外,等屋内安静下来后,只有艾伦大着胆子,探头探脑的查看雷欧的情况。

     “过来。”嘴里叼着一根烟的雷欧对着他招招手。艾伦虽然生气哥哥抢了自己喜欢的人,但到底两人是血浓于水,相依为命的亲兄弟,还是乖乖地跑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哥哥你怎么了?”

     雷欧揉着艾伦的脑袋,头向后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盯着被他砸出几条裂缝的天花板。

     首先,绝对可以明确一点的是,穆景风是不可能因为韩逊的拜托,亲自出面处理这样一点小事的。而且他对远宸的态度,也不像他表现的那么疏远。雷欧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正是靠着他野兽一般的直觉,预知了不少危机,才成功的夺取家族大权,活到现在的。

     难道说,穆景风也和顾昭庭他们一样,也觊觎着他的远宸?

     “操!”雷欧骂了一声,把烟掐灭在掌心里。自己的宝贝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苍蝇,真是让人烦躁。好想用银链子锁住他的四肢,用丝绸包裹起来,藏进盒子里,只有自己能看到他,只有自己能触摸他,他只能看到他听到他感受他。

     此时,宁远宸在孙柯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而穆景风在飞船舱门关闭后便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