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宁远宸给出的条件很优厚,首先,不管她剧本写成什么样子,他都会先付一笔数额不小辛苦钱,比她写二十本书挣得都多,如果电视剧决定开拍,还有一大笔版权费。而在听了他的剧情设想以后,尤宮觉得这部电视剧如果不拍,简直就是电视剧史上的一大损失,她又紧张又忐忑,然而更多的却是被挑战激起的斗志。名扬青史的机会就放在眼前,只有懦夫和傻子才会放过。

     想想,古香古色的宫苑,毕其一生只为博一个男人欢心的女子,命如蝼蚁、盼着一飞冲天的宫女,还有残缺不全、毫无尊严的宦官。

     婚姻的圣殿变成了勾心斗角的职场,女人们被分成了三六九等,为了一套不同规制的首饰,一件不同颜色的衣服,一个不同顺序的座位勾心斗角,表面上却要装得一团和气,相亲相爱,只能把怨恨和嫉妒包裹在赞美的话里,越是心肝玲珑越能听懂蜜糖里的诅咒。

     在家族荣辱的命运和君心难测的恐惧中,再娇嫩的鲜花,也要变成一把锋锐而艳丽的簪子,用妩媚的簪花勾引自己的丈夫,用尖锐的簪挺扎进竞争者的心脏……

     啊,光是在脑海里构想了一下,就带感得不要不要啊!!尤宮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钻进了虫洞,在宇宙里到处穿梭,化成爆炸的恒星,爆发出能够毁灭星系的冲击波,冲击的手指都已经神经质的抽动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个上午,宁远宸都在给尤宮讲宫里的制度和规矩,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上一世,宫里新分了年幼的太监宫女,他负责告诉他们宫里的规矩和禁忌,免得他们走错一步害死自己。

     这一讲就讲到了午餐时间,尤宮的创作欲汹涌喷薄,根本坐不住,婉拒了宁远宸午餐的邀请回了学校。

     宁远宸虽然很想拍部宫斗剧,但是他只想看成品,对拍戏的过程并不感兴趣,于是交代兰迪想办法为他联系一个可以合作的导演或者制片人后,便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为兰迪布置下了另一个任务:“对珠宝有了解吗?”

     兰迪点了点头:“这是酒店的定期培训项目之一,我们对目前市面上绝大部分中高档珠宝品牌,所有的珠宝原石的特点和鉴定,著名设计师的风格都有一定的了解,毕竟当客人带着今年新款的时候,我们需要对此有所表示。”

     “你还真是个全才。”宁远宸接过他递来的第二杯饮料,问道,“你知道有哪些设计师,喜欢在戒指手镯之类的首饰上用银丝缠制图案吗?”

     兰迪想了几秒,报出几个品牌和珠宝设计师的名字,又道:“这种工艺在考古学家从地球发现一种绞丝工艺的首饰后,在珠宝界曾经广泛流行过,不少设计师都曾经运用过这种元素。不过对这种工艺情有独钟的,就是这几个设计师了。”

     宁远宸含笑看着兰迪,视线在他的脸上流连了许久:“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吗?我感觉我真是捡到宝了。”

     他喜欢有脸蛋有身材,有才华有头脑,还又听话的男人,但是他不能对这样的人出手,在上下级工作关系中掺进暧昧成分是最愚蠢的事情,既然要用对方的才华,就不要在感情和*上拖后腿。

     不过……想象着他把兰迪用手铐靠在床头,扒开他严严实实的三件套,挑起他的欲.望,直到他达到巅峰前的那一瞬间,再冷落他,让他瞬间从云端跌落,兰迪会如何喘息着恳求他,用他那碧海一般的蓝眼睛里又会蓄出怎样的水润的雾气……

     宁远宸清了清嗓子,掩饰的喝了一口饮料。如此欲求不满,或许自己应该找个伴儿了。

     “其实……我的水平在奥格里,只能算是中等。”兰迪谦虚道,并努力地让自己不要脸红,宁远宸的视线仿佛是一条火热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诱哄他张开嘴,又顺着脖子向下,伸进了他的衣领,舔得他后背发麻,仿佛空气中有无数细小的电流,在他所有□□在外的皮肤上劈啪作响。他竭力控制着脸上的表情,让自己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雇主黏腻的视线,然而当雇主真的转移开视线的时候,他又觉得无比的失落。

     “给我整理成书面的总结吧。不过这个不着急,有时间你就做点。”宁远宸摸着手心里的芯片。虽说对这枚戒指一无所知,不过他还是决定迈出调查的第一步,从戒指的来源入手,如果能够这枚戒指是谁做的,说不定能够追踪到买家。

     午饭后,宁远宸受到了来自顾昭庭的邮件。德波顿公学似乎很不想要他,虽然有太子牵头,但是他们把第一场基础必修课的考试和面试时间定在了明天,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似乎是想让宁远宸知难而退,而通过了基础必修课考核之后,还有一场专业选修课考试。

     顾昭庭火急火燎的让人找来学校所有的课程资料,一并给他发了过来。

     虽说顾昭庭可以强行把宁远宸塞进德波顿,但是宁远宸还不想为了所学校过上千夫所指、被人鄙视的生活。面试资格是走后门得来的,但他要用真才实学证明自己配得上这所学校。

     “德波顿公学课业繁重,三年下来,一共要修习三部分知识。

     第一部分就是数学、物理、历史、天文等基础必修课程,第二部分艺术创作鉴赏类、以及运动类选修课程,第三部分是大学各专业的入门基础课,从医学农学,到经济金融,到工程数理,凡是帝国综合大学和帝*事大学会开的专业,学生必须选择至少一项专业完成基础课程的选修。这三部分加起来的总成绩,是德波顿公学的学生最后用来申请大学的成绩。”

     宁远宸没有开全息投影,连通的只有顾昭庭的声音,正在耐心的为宁远宸讲解德波顿公学的学业安排。

     “我查了你之前的成绩,在基础必修课是全国□□程,你的成绩都是a+,已经是最好的水平了。而艺术和运动的选修课,只是上流社会富家子弟社交的一种工具,学校自己并不看重。

     “最难办的是大学专业课基础入门,这一部分才是真正区分学生才能和水平的课程,也是德波顿公学的学生可以在各行业遥遥领先于其他学校学生的原因。总是先人一步,再加上的顶尖的资源,这两者保证了德波顿公学的毕业生们能够一直呆在金字塔的顶端。

     “远宸,你对什么专业比较感兴趣?你觉得古地球历史或者古地球语言这样的专业怎么样?咱们上辈子不就是古人吗?参加专业课考试肯定没问题……”

     宁远宸没有听顾昭庭后面的话,而是翻看着专业基础课的选课列表还有配套教材。虽然写着是某专业入门,可已经和帝国两所顶尖学校军事大学和综合大学不相上下了,更不用提那些远超课纲的扩展读物。

     德波顿公学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家世显赫的豪门子弟,除了要保证学业成绩,还要在艺术和体育上有一技之长以维持社交,要做到这点,不仅仅需要父母用大笔资金培养,自己也要付出汗水和努力。

     现在已经是三月份,再有四个月就要迎来帝国大学入学资格考试了。宁远宸原本要在今年参加考试,而顾昭庭则觉得他插班到二年级,明年再参加考试更保险一些。可他自己不想再浪费一年时间了。虽然选古地球文化之类的专业通过专业课考核的概率会更大一点,但宁远宸有自己的打算。

     “我要选机甲战斗专业。”宁远宸打断顾昭庭絮絮叨叨的安排,“我原来就想报军校,为此特地提前花钱买了机甲战斗专业的公共课上,理论知识还算比较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