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白逸群认定穆景风是因为自己才收了宁远宸这么一个男宠,他也不生气,毕竟十几年了,叫他为自己守身如玉也不可能,况且就这一个还是为了自己。只不过现在正主回来了,就用不到替身了,看他为自己伺候穆景风多年的份上,劳苦功高,远远打发了就是了。

     白逸群认为这件事很简单,然而对于穆景风来说,却是非常痛苦的挣扎。

     在白逸群出现的那一瞬间,过去那似乎已经被他遗忘了的爱意,又浓烈热情的涌动了起来,他仿佛又回到少年时候,那时白逸群稍稍皱皱眉,他就担忧的五内如焚,白逸群微微勾勾嘴角,他就高兴的好像飞起来。白逸群突然回来,说想要和他一起共度余生,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死了都值得。

     然而当白逸群看似随口吩咐似的说道:“那个小倌儿,看在他替我照顾了你多年的份上,我赏他一千两银子,送他去江南安稳度日,你觉得呢?”他却忍住脱口而出的同意,拒绝了。

     面对白逸群不可置信和好像被背叛的愤怒表情,穆景风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疼的直发抖,但是他坚持不松口。因为他不能这样做。

     宁儿虽是贱籍之人,但是对他情深意切,陪伴了他十几年。这些年,生病时是他守在床边照顾,出征时是他守在家里为自己祈福,开心时是他与自己分享,痛苦时是他守在左右分担,当年岐州大战他身受重伤,差点死在前线,命垂一线之际忽然听到有人唤他,一睁眼,就看到竟然是宁儿跪在床边一刻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原来他听说自己重伤,竟然自己偷偷从京城跑到前线来找他。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不是明媒正娶的夫妻,其中一个只是卑微低贱的妓子,但是对于穆景风来说,他们就是患难与共,相濡以沫,共度余生的伴侣。

     虽然心中对于白逸群热烈的几乎无法消除的爱意让他甚是挣扎,就像白逸群说的,不过一个钱买来的玩物,让他伺候都是看得起他。只要把他送走了,就能和心爱之人长相厮守了。但是他告诉自己,做人不能如此忘恩负义,没有底线。宁儿是他的责任,不管自己对白逸群有多迷恋,那都是无根飘渺的虚无,唯有自己和宁儿的相知相伴相守,才是可靠长久的真实。宁儿为了自己不知付出了多少,自己绝不可以做出如此背信弃义之事。

     此时,他终于想起来要为宁远宸移除贱籍,然而半路上却被皇帝急召去了万寿园伴驾。皇帝不知忽然哪儿来的兴致,拽着他聊天说地,从西域的风土人情,说到边关布兵防卫,留了他两顿膳食,聊了一个晚上,一直到玉兔西坠,天色渐明,万寿园重新开了钥,这才着人送他回府。

     然而这一回去,迎接他的竟然是晴天霹雳。

     只见白逸群坐在他的卧房内,擦着一柄寒光森森的宝剑,轻描淡写道:“这贱人不知好歹缠着你,你心软,不忍心送他走,那就由我勉为其难代劳,送他上路。”

     穆景风冲进内室,只见一片凌乱,瓷器碎了一地,宁儿白日所穿的外衣还搭在一旁,地毯上沾了斑斑血迹,屋外站着管家和几个仆役,都吓得面无人色,两股战战。

     宁儿难道已经……已经被白逸群杀了?穆景风神思恍惚,直觉痛心难当,他盯着那柄宝剑,胸口气血翻腾,喉头一甜。他勉强把这口血咽了回去,低声道:“为什么……”

     “他既然不知进退,那我就只能手把手教教他了。”

     穆景风呼吸急促,摇摇欲坠:“他……走得……走得痛苦吗?”

     白逸群皱眉想了想:“哭天喊地的,挣扎起来简直不要命了。”

     穆景风抓住门框,手一用力,竟然将门框捏碎了,木头扎进肉里,血立刻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

     白逸群见他自伤其身,又心疼又生气,怒喝道:“你至于吗!一个婊.子而已,还不如这府上一条看门狗值钱!我就是杀了他,把他千刀万剐了喂给狗吃,都是他上辈子的造化!你倒为了这么个千人骑万人跨的贱人……”

     穆景风没有让他把剩下的羞辱宁远宸的话说出来,他蹂身而上,伸手直取白逸群手中的宝剑。后者大吃一惊,两人退至院中,缠斗起来。白逸群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一个男宠竟然要和自己动手,一时羞愤交加心浮气躁,招式间破绽越来越多,而穆景风却不顾命的打法,招招狠戾,还不到半盏茶的时间,白逸群就被穆景风缴了剑,折了双臂,掐着脖子按倒在地上。

     此时,近乎失去了理智的穆景风双目赤红,仿佛从修罗场爬出来的恶鬼,狠狠地掐着白逸群的脖子,似乎是要将他掐死在这里。

     一旁的管家眼看着白逸群脸色发青,翻着白眼,眼睛突出,像是要被掐死的样子,恍然明白将军这是真的动了怒,大惊失色,扑上来去扯他的手臂,大哭道:“老爷!快松手啊老爷!这可是当今圣上的皇子!您这是要穆家被诛九族吗!”

     穆景风被他喊得略略恢复了神志,表情颓然,手也渐渐松开。管家见他恢复了理智,连忙解释道:“老爷,其实宁……”

     然而他这句话没有说完,就被白逸群的袖里剑扎穿了喉咙。

     原来白逸群终于明白了过来,穆景风是以为自己杀了宁远宸。他向来心高气傲,任性妄为,见自己被误会了,不如误会个彻底,将错就错,杀了想要解释的管家。

     穆景风完全沉浸在宁儿被杀的痛苦中,没发现管家的异常。

     “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居然还喜欢你。”穆景风看着躺在地上咳嗽不止的白逸群,苦笑一声,“可宁儿是我的妻子,杀妻之仇,我不能不报。但你是当今圣上的爱子,我也不能不顾及我穆氏一族上下老小。”

     他把手按在白逸群的脊柱上,寻好了点,灌入一股内力,又毁了他的丹田,从他百会、掌心和脚心出各灌入一股内力,便叫人送他回去了。

     几日后,白逸群忽然倒地不起,浑身瘫痪,大夫一摸,竟然是脊柱一节骨头碎了,此外,他体内五股内力争相冲撞,他又失了武功无法化解内力,只能日日躺在床上,生生的忍着体内撕裂一般的痛苦。

     而此时呼罗国进犯,良将难得,皇帝只能既往不咎,派穆景风出征。

     谁知三年以后,皇帝的弟弟庄亲王谋反,穆景风反水,带着大军杀回京城,屠戮不从的百官和宗室,拥立庄亲王登基称帝。

     穆景风没要什么封赏,只要新皇将皇帝和白逸群的命交给他处置。新皇正不想背上弑兄的恶名,自然痛快的把兄长交给他,而白逸群,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过。

     此时,当年风华绝代,名震江湖的第一剑客白逸群,已经瘦骨嶙峋,干瘪衰老,骷髅似的佝偻着躺在床上。他看着穆景风举起刀,忽然笑道:“你知道吗?其实当年,我没杀宁远。”

     “我可没那么好心,让他痛痛快快的死。他既然不知尊卑有别,不知高低贵贱,我就把他送了回去,让他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好好认识认识自己的身份。”

     “原来,你若是待我好,我还想着哪天高兴了,就放他从良。”

     “不过,现在嘛,你猜猜,他已经被多少人糟蹋了?”

     穆景风快马加鞭,赶到宁远宸当年所在的南馆,这才知道,宁远一年前,已经病死了。

     天色已经大亮了,宁远宸裹紧了身上的睡袍。房间里沉默得好像空气也凝固了,朝阳渐渐的升起,房间里的灯光随着渐明的晨曦逐渐暗淡下来。

     坐在床边的男人深深的俯着上身,好像不敢抬头似的,把脸埋在手里。

     “我还有两个问题。”宁远宸忽然开口道。

     穆景风抬起头,露出一张疲惫的脸,轻声道;“你说。”

     “你和我在一起,对我好,是因为我和他长得像吗?”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穆景风说,“一开始,我把你带回来,把你安置在后院将你留下来,确实是因为你和他长得像的缘故。而真正和你在一起的原因,我也曾经想过,会不会是因为你和他长得像,又对我、对我一往情深,我才没有把持住。”

     “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是的。虽然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最初的那几分相似,我就不会留下你,也不可能留意你,但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

     “决定留你过夜的那个晚上,我心里想的不是白逸群,我想的是,宁儿待我如此情深,我以后绝对不会辜负他。”

     穆景风的声音低沉得几乎听不见,他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似乎说这样的话,对他来说,非常让人难为情。

     宁远宸看撑着头,看着他的发心,沉默了很久才又问道:“那你之前为什么想不到给我移除贱籍。是心里不愿意吗?”

     穆景风摇了摇头:“不是的,我一直想着要为你移籍,然后我们结为契兄弟,就算是明媒正娶了在,可是……”

     他忽然抬起头,脸色微变,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远宸,这其中是有什么问题的,对吧?”穆景风正色道,“我总想着要给你移籍,可每次要办的时候,总会想到其他事情要办,接着就把移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这不正常,是不是?”

     宁远宸不置可否,看了眼时间,打了个响指站起来:“都这个点了,你是回去睡一觉呢,还是和我一起吃顿早饭?”

     沈洛钧睁开眼,茫然了很久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在哪儿,他从沙发上坐起来。在沙发上姿势扭曲的躺了一个晚上,他觉得自己的腰和脖子都要断掉了。他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盯着倒在地面上的酒瓶和桌子上还盛着半杯酒的酒杯,想着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天他跟着穆景风来到他的房间,两人一拍即合,很痛快的透露了自己那一世的故事。沈洛钧没想到宁远宸原来还投胎成过古代人,怪不得他身上总是有一种别人学不来的古典文雅的气质,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简直是个贵族公子哥儿。

     然而穆景风听到他的感慨后,立刻觉察到了一个问题:宁远宸投胎去别的世界的时候,难道还保留了上一个世界的记忆?

     穆景风见到宁远宸的时候,宁远宸已经十五岁了,过往不得而知。而沈洛钧是和宁远宸从小一起长大的,他想起宁远宸从小就远比其他孩子更稳重更成熟的表现,想起他才五六岁就知道在平板电脑上找书看,大人来的时候就用连环画册的界面掩盖住,想到他刚刚学书法时背着老师写下的一整篇完美的书法又撕碎了扔掉……

     如果宁远宸和其他三个男人之间,也像和他们一样,是有着被背叛被伤害的过往,而他还保留着那些痛苦的记忆,那他没有因此变得愤世嫉俗,反而依然爱上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一切,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才做得到的?

     穆景风和沈洛钧都知道上一世时,宁远宸是多么深切的看着自己,可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份爱有多沉重多艰难。这是要多么浓厚的爱意,才会让他即使曾经被如此伤害过,也依然选择继续爱他们。一时间两人羞愧难当,又后悔又难过。

     心烦意乱的沈洛钧从房间酒柜里找出度数最高的酒,打算借酒消愁,穆景风没有拒绝他递过来的杯子。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相互回忆着当初和宁远宸相处的片段,很快就喝的酩酊大醉。

     接下来……沈洛局用力的揉着有些浮肿的眼睛,忽然间脸色一变,连忙伸手去摸衣兜。

     他想起来自己躺在沙发上,一边哭一边捶着胸口,一边说现在就要去给远宸道歉请罪,跪在他的面前请他原谅自己,不原谅就不起来。

     穆景风说你怎么去,宁儿还在休息。

     然而他得意洋洋的掏出一张万能房卡,这张房卡能打开酒店里所有房间的门,是酒店管理人员才有的备用卡。

     他记得穆景风把卡拿过去看,接下来他就睡着了。

     “卧槽卧槽!”沈洛钧跳下沙发,从角落里找到被自己甩掉的鞋,“妈的,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他冲出穆景风的房间,在楼道里迷茫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宁远宸的房间号,来不及等电梯,自己爬了五层楼梯冲到他的门口,砰砰砰的敲起了门:“远宸啊!远宸!你还好吗!你在里面吗!姓穆的你个不要脸的骗子给我开门!”

     门自动打开了,沈洛钧差点栽倒在地上,他连滚带爬的冲进屋,就看到在遍洒阳光的阳台上,宁远宸和穆景风坐在圆餐桌的两旁喝着咖啡。

     “早。”宁远宸放下杯子,用下巴指了指餐桌旁的另一把椅子,“要喝一杯吗?”

     沈洛钧:“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