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宁远宸刚刚走进悬浮车内,坐在沙发上的顾昭庭立刻向前跨了一步,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的脸,心疼道:“听说帝*事大学第一个月的军训特别辛苦,你受罪了。”

     “还好。”宁远宸任由他来来回回摸着自己的手,装作没注意到他搭在自己身后的手臂搂住了自己的肩膀,这就当作是对他为自己工作的奖励了,“这点训练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不是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多走两步路就要了命了。”

     “我知道,远宸最厉害了。”顾昭庭低头弯腰,在他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吻,“可我还是会担心啊。”

     看着顾昭庭乖巧得模样,宁远宸觉得自己好像养了只漂亮的布偶猫,他用手指蹭了蹭他的下巴以示奖励,年轻的皇储立刻眼睛一亮,悄悄地收紧了手臂,又生怕被宁远宸发现一样,连忙谈起这段时间上流社会发生的八卦,转移宁远宸的注意力。

     因为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顾昭庭把这位切割宝石的工匠师傅请到了中央星,安排在他名下的一家酒店里。顾昭庭虽然是皇储,不过他从亲生父母那里继承来的爵位和遗产还在,因此在中央星,也是有一两处皇室无法干预的产业的。

     工匠师傅姓莫顿,是个已经年近七旬的干瘦老头,但是他身板挺直,精神抖擞,满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双手虽然瘦的皮包骨头,然而修长柔软,这双手握住的感觉起码要再年轻三十岁。

     “虽然机械化和人工智能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但是总有一些东西,不是机器能够代替得了的,是不是?”莫顿老师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微光,“人工切割打磨出来的宝石玉器,和机器切割打磨的,永远有那么一点点的区别。”

     顾昭庭让宁远宸拿出戒指递给莫顿老师傅:“您对这枚宝石,有什么印象吗?”

     老师傅接过戒指,带上专门用来坚定宝石的眼镜和小手电筒,仔细观察了几秒,感叹道:“啊,手工切割打磨的托桑石。真是让人怀念啊,当初还以为自己遇到了名扬帝国的机会,谁知道这机会这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

     “那您记不记得,自己是否雕刻过这枚宝石呢?”

     莫顿老师傅再一次把戒指的戒面放到眼镜前,用手电筒照着,一点一点的观察着宝石。

     宁远宸的心高高的提了起来,就好像是小时候过生日受到的礼物盒,费劲千辛万苦解开重重包装,里面放着的到底是期待已久的惊喜,而是例行公事的失望,只要打开盒子就能见分晓,然而当他把手放在盒盖上的时候,一瞬间却又怯懦的不想打开,只怕自己看到的又是一次失望。

     莫顿老先生把戒指放回到三人中间茶桌上的天鹅绒垫子上,摘下眼镜,摇了摇头:“很抱歉,但是这块宝石并不是我切割的。”

     宁远宸屏住了呼吸,努力不让失望的情绪把自己淹没,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勉强撑开一个微笑,道:“那您是否能够通过切割的手法,推断出这是谁的作品吗?”

     莫顿老先生道:“如果是大型复杂的工艺品,还能从细节的处理上推断一下,这种宝石切割手法和工艺都是现成的,并不带有个人标签,最多不过熟练程度的深浅罢了。”

     “谢谢您。”宁远宸伸手去拿自己的戒指,“这次真的是太劳烦您了,为了这么点事,特地麻烦您跑一趟。”

     “没事,反正我已经退休了,每天都有很多闲暇的时间。”莫顿老先生慈祥的看着宁远宸。

     顾昭庭把手放在他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拍,道:“没关系的,能够切割托桑石的师傅不多,我们一个一个的拜访,总是能够找到的。”

     “这枚宝石,恐怕不是专业的工匠师傅切割的。”莫顿老先生忽然道。

     宁远宸收起戒指的动作一顿,随即激动的问道:“您的意思是?”

     “这枚宝石的切割手法非常粗糙,切面和棱角都有大有小,这里还碎了一小块。”莫顿老先生指给宁远宸看,破碎的部分被隐藏在了戒托上,而宁远宸一直以为那是特殊的切割手法,“虽然当时托桑石极难切割,价格昂贵,但这不代表购买的起的贵族们能够接受这样粗制滥造的切割手法,切成这样的宝石通常是会被扔掉的,他们既然买得起托桑石,就不可能委屈自己用这么粗劣的废弃品。”

     宁远宸思考良久,他看着这枚切割手法粗劣的蓝宝石戒面,又想到设计风格幼稚奇怪的指环,十几分钟以后,他脸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缓缓道:“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这枚戒指的主人,也就是切割这枚宝石的人。他买来这枚当时价值昂贵的宝石,自己亲自动手切成一个合适的戒面,又亲自设计了戒指的样式,甚至有可能,戒指也是他自己做的。”

     “很有道理啊。”顾昭庭眼睛一亮,“如果是他自己切割的,前面必然至少失败了几次。能够花钱买这么多托桑石,那么看来不管多么贵重的珠宝,他只要想买,都不在话下,那还不如自己亲手做一个,更有意义。看来你……这枚戒指的主人,是个十分浪漫的贵族啊。”

     然而莫顿老先生给两人泼了一桶冷水:“太子殿下,宁先生,在新型切割技术被发明之前,价格昂贵的是切成成品的托桑石,托桑石原石的价格,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如果两位想通过财力来寻找戒指的主人,恐怕是行不通的了。”

     宁远宸一愣,但还是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低下头,小心的把戒指捧在手里:“没关系,我还是知道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谢谢您了。”

     顾昭庭和宁远宸请莫顿老先生吃了一顿午餐,宁远宸热情的邀请莫顿老先生在中央星多住几天,所有的费用都记在他的账上,他甚至兴致高昂的陪莫顿老先生吃了一顿下午茶。

     发现自己生身父亲和母亲之间确实存在着非常深厚的感情,这一点对宁远宸非常重要。虽然母亲玛德琳总是说他的父亲是爱他们的,但是对于过早见识过婚姻和爱情中腐烂不堪的那一面的宁远宸来说,这一点非常值得怀疑。

     再大一点的时候,他就开始思考,为什么没有人寻找被桑切斯公爵囚禁起来的母亲,为什么母亲不试图向任何人求助。而他觉得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没有人在乎他们的失踪,也没有人可以让他们求助。

     母亲或许是被人抛弃的,或许是被人从家里赶出来的。她生下他的时候也不过和现在的他一样大,正是女孩子干蠢事的年纪,说不定她是被有妇之夫欺骗,陷入了一场不伦之恋,玷污了家族名誉所以被扫地出门,然而那无耻的男人很快也把变成了累赘的她甩了。他听说过很多这样的事情,毕竟他所上的那所寄宿学校里的学生,又不少都是不被家人欢迎的私生子。

     然而如果这枚被母亲珍藏的戒指,是他的生身父亲亲手做的,这说明他的父母至少是真正相爱的。因为戒指不是别的东西,它代表着婚姻的承诺,这也不是随便打发女人追问用钱买的戒指,它虽然看起来粗糙丑陋,但是却是他的父亲满含着爱和对婚姻的期待,亲自设计,亲手制作的,他曾经真诚的渴望着与她结为伴侣,保护她,尊重她,爱她。

     只是世事总是无常,有太多意外不是人力能够控制得了的,他们的分别或许是一场意外,或许是一次阴谋,那个身为他父亲的男人,或许懦弱,无能,无法保护他们,但只要他们是相爱的,只要他曾经有过这样郑重的念头,宁远宸就能原谅他十几年的缺席。

     宁远宸把戒指戴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他的手指比母亲的稍微要粗一些,不过最后还是顺利的套了进去。他的手和母亲的很像,于是他看着自己的手,想象着它被戴在母亲手上的模样。他仿佛看到两个年轻的小情人躲在没有人看到的角落里,压低声音,互相倾诉着忠贞的爱语,他看到一个面目模糊的少年跪在一个女孩子的面前,掏出这么戒指,声音颤抖的问道:“你愿意嫁给我,和我共度一生吗?”

     “远宸?”一个担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宁远宸有些茫然的顺着声音抬起头,半天才聚焦在顾昭庭近在咫尺的脸上,而后者小心翼翼的问道:“远宸,你还好吗?”

     宁远宸张了张嘴,这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被堵住了,而脸上一片冰凉,刚才自己失神的时候,竟然流下了这么多的眼泪。

     他摇了摇头,捂着眼睛站起来,拒绝了顾昭庭的跟随,走到悬浮车的一角,捂着脸无声的哭了起来。

     看着顾昭庭和宁远宸的悬浮车消失在密密麻麻的车流中,莫顿老先生转身回到房间,打开智脑里的电子邮箱,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过的邮箱地址,叹了口气,点开它,开始撰写一封邮件。

     他不知道这个邮箱对方是否还在使用,保险起见,整个邮件他写得非常含蓄,不是当事人,恐怕不会明白他在说什么。

     虽然他也可以直接联系对方,不过谁知道呢,当年的浓情蜜意,对于这位帝国顶点的男人来说,是不是已经成了一段不愿意再提及的黑历史,他只是个普通的工匠,不想因为涉足了皇室风流往事而遭人报复。

     几经修改,终于觉得整封信没有什么破绽了的莫顿老先生松了口气,点击了发送。他心事重重的向后靠在沙发柔软的靠垫上,望着窗外美丽的都市风光,心中感慨万千。那样甜蜜幸福的一对,怎么最后会以那样的结局告终呢?

     皇宫的议事厅内,顾烨目送几个前来商讨政事的大臣离开。虽然在他的刻意为之下,皇室对于国家政务几乎已经不参与任何管理,然而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皇帝亲自处理。

     他有些疲倦的斜靠在扶手上,目光裸在不远处的花瓶里争奇斗艳的玫瑰。

     就在这时,他的智脑震动了两下,提示有新邮件发送到了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