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宁远宸虽然是个男人,可在系统世界的三个古代世界里,他第一次是个女人一样的哥儿,第二次是故意朝着女人方向培养的小倌,最后一次是不男不女的太监,因此这女孩子喜欢的刺绣,就算他一开始并不感兴趣,时间久了,也琢磨出了趣味,成了他的拿手绝活。他设计过的花样,为那三个男人绣过的衣服手帕,实在太多,他自己也有些记不清楚了,也是他一时不查,这才不小心暴露了身份。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试探出了韩逊的身份,也省得他猜来猜去了。

     韩逊虽然掩饰得很好,可宁远宸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魂不守舍。他的眼睛几乎是控制不住地朝着屏幕上瞟。

     “你喜欢吗?”宁远宸故意问道,随即让开身体,做了个邀请的动作,“想凑近了看吗?”

     “多谢。”韩逊勉强克制自己不要立刻冲过去,但脚步间还是显出一丝仓促。他在数位板旁坐下,放大屏幕,凑上去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每一个细节,越看越觉得心惊。每一笔每一划,每一个细节,鸟雀冠羽弯曲的弧度,牡丹重重花瓣的数目,孔雀尾羽交叠的形状,还有颜色的选配,都和上一世,远儿留给他的那条腰带一模一样。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晚,他曾捧着那条腰带,一根线一根线的抚摸着,回忆着他乖巧无辜的妻子,悔恨自己曾经的无耻和残忍。

     韩逊不信这是巧合,一模一样的花纹,除了他的妻子,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能画出来!他猛地抬起头,看着坐在一旁的宁远宸,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说些什么,可最后只是声音干涩的说:“精美细腻,你可真是个绘画天才。去开机甲,真是有些浪费天赋啊。”

     宁远宸微微一笑:“这可不是什么天赋,不过同一件事,做得久了,熟能生巧而已。”

     韩逊的目光牢牢的锁在宁远宸的身上,试图找到一丝和记忆中的妻子相似的地方。然而除了那张脸,眼前的这个人简直是与远儿性格截然相反的极端。他并不知道宁远宸是又经历了四个世界才渐渐蜕变成这样,因此这样的宁远宸,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结论。

     回望着韩逊沉沉的目光,宁远宸简直能看到他脑子里的天人交战,他几乎要笑出来了,却只是粲然一笑,道:“韩先生,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韩逊没有收回自己的视线,只是掩去其中的情绪,故作坦然道:“抱歉,我只是很感慨而已。我虽然对古地球艺术只是略知皮毛,却也能看出你这幅花鸟团纹的古韵。你不必谦虚。”

     “韩先生才是真的谦虚。”宁远宸意有所指道,“如果你只是略知皮毛,那我就是一窍不通了。”

     韩逊又凝视了他几秒,最后只是道:“你叫我韩先生就太见外,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好啊,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宁远宸站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餐厅吧。”

     蓝谷餐厅的天花板和一半的墙壁都是全透明的玻璃,从这里正好能欣赏到灿烂的星云。然而这番壮丽的宇宙美景,只有宁远宸一个人有心情欣赏,而韩逊坐在他对面,眼睛就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连自己吃了什么都没注意,更没有心思分给窗外的风景。

     不得不说,看着对面的人费尽心思的试图套他的话,而自己却完全掌控了局面的感觉,真是让人心情舒畅啊。宁远宸抿了一口酒精度数极低的百果酒,感受着复杂多变的果香在舌尖层层绽开,愉悦的抬起头,望着窗外的艳丽深邃的星云,感叹道:“真是太美了。”

     “是啊。”韩逊敷衍的附和道,正想再说句什么,忽然智脑轻轻震动了起来,提示一条通讯请求。

     韩逊一看来电显示,眉头微皱,立刻按了静音键,准备冷处理。然而宁远宸已经看到了他的动作,优哉游哉的晃着酒杯,道:“你别客气,有事儿就接起来呗。”

     “没事,不是什么重要的电话,等一会儿拨回去就好了。”韩逊面不改色道,心里却忽然有些心虚和焦躁。

     然而宁远宸却眯起了眼睛,微微侧过头,从眼角斜看着他。韩逊被他看得有些焦躁,正想说些什么,智脑再一次震动了起来。

     “接起来吧。”宁远宸迅速的伸手挡在智脑前,拦住他挂电话的动作,“感觉真的有急事儿呢。”

     “这样未免对你太失礼了。”韩逊勉强笑道。

     “有什么失礼的,你不接电话,我倒是会感到很愧疚呢。”宁远宸收回自己的手,笑容满面,然而眼神里却带了些说不清的压迫感。

     韩逊和他对视了几秒,最后还是接通了通话,他没有打开全息投影屏,而是按了按耳机,低头看着悬浮在手腕上的小屏幕,道:“静娜,什么事?”

     宁远宸向后一靠,抬起手中细长的酒杯,似乎对百果酒里五颜六色的气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屏幕里那边是个长得十分艳美迷人的女人,妩媚的五官带着火焰般的热情,然而身上高贵的气质却如同灼人的温度却划出一道距离感,宣告着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采摘的玫瑰。

     名为静娜的女人欢快的问道,“逊哥,你在用餐?不要吃多了哦,晚上我请你吃大餐,都是我亲手做的呢!”

     韩逊虽然知道,因为屏幕有防偷窥的设置,自己又戴着耳机,所以宁远宸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也什么都听不到,但是心头还是涌起一阵强烈的愧疚和心虚感。他控制不住的看了眼宁远宸的表情,然而当看到他正一脸无所谓的玩着杯子里的酒,又调出菜单似乎是想加菜的时候,心中却又觉得有些失落。

     “逊哥?”虽然那一眼不到一秒,然而静娜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稍稍收敛了些,眼睛里露出一丝警惕的目光,“餐桌上只有你一个人吗?”

     “我是和别人一起吃的饭。”这个问题韩逊没有说假话,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说一个人,对方肯定会要求他开全息投影。

     “和谁?”她立刻追问道,“我认识吗?”

     韩逊抿了抿嘴唇,这是他不耐烦的一个象征。静娜十分清楚这个动作,却丝毫没有因此而收敛,然而板起脸,抬着下巴,冷声问道,“怎么,这是个我见不得的人吗?”

     “你们并不相识。”韩逊简单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不如现在先这样,我们晚上再详谈。”

     “等等!”静娜厉声喝道,接着像是忍耐似的,深吸了一口气,微笑道,“既然我和这人不认识,那么正好啊,你把全息投影打开,介绍我们两个认识认识呗。”

     韩逊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再一次抬起头看向宁远宸,却发现他正看着自己,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透出无限的嘲讽意味。

     他觉的好像有一把剑扎进了他的胸口,他清了清嗓子,低头道:“静娜,这很失礼。我……”

     “韩逊!”静娜啪的拍开手边的水杯,“你少恶人先告状!你敢不敢说你在和谁吃饭?支支吾吾,是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吧!”

     韩逊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不让自己翻脸。他平时情绪很少有什么波动,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个性是他游走于政客之间,年纪轻轻便在政坛取得举足轻重的地位的重要缘故。然而,当他的宁远,现在的宁远宸坐在他对面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心事全写在脸上的青少年,他平淡得如一潭死水的心情忽然像被煮开了一样沸腾了起来。

     “你的措辞让我很惊讶。”韩逊含蓄的说,“而且我不知道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出这样的话。”

     “立场?”静娜哈哈大笑了一声,“你问我我的立场?我是你未婚妻!”

     “哦。”韩逊微微抬眉,“这可真是个大新闻。我出差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对此一无所知?”

     “你别装傻!”静娜情绪十分激动,一头精致的大波浪卷的秀发,也显得有些凌乱了。

     “这件事等我回去了再谈吧。”韩逊手指按在了结束通话的按钮上,“我现在必须招待我的贵客了。”

     “韩逊,你敢挂我电话你试……”

     悬浮屏瞬间消失,耳机也随即缩回耳后一个小小的黑钮中。韩逊抬起头笑道:“抱歉,我……”

     “静娜,真是个好名字。是你女朋友?”宁远宸慢条斯理的拿起酒瓶给自己倒酒,“或者,未婚妻?还是说,是你太太?怎么也不介绍我们认识一下,电话打得这么偷偷摸摸的,会让对方误会我是什么见不到人的人呢。”

     “不是的。”韩逊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热流一般的冲动,他生性冷漠,很少有什么大悲大喜的情绪波动,有时候甚至他自己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就缺乏感情,然而当年宁远宸用那样嘲讽的表情,说出那样尖刻的话时,他的心情却无法像往常那样平静了。

     他顺从心中难以抑制的冲动,猛的伸手握住宁远宸的手,“不是的。”他再一次重复道,“她不过是家父世交的女儿,认识时间比较长的朋友而已。”

     “那,抱歉。”宁远宸抽了抽自己的手,“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毕竟你们的电话听起来,就好像是丈夫被妻子抓奸了一样。”

     “我的妻子不会做这种事情。”韩逊收紧自己的手,不让宁远宸溜走,“他一向温顺,不管我做什么,他都只赋予信任,从来没有质疑过一句。”

     “你认为这是一种很高尚的美德,很出众的优点吗?”宁远宸笑了起来,笑容里是刻薄冰冷的讽刺,“我倒认为这是一种愚蠢,一种可笑的懦弱和无知。因为愚蠢,所以从不质疑,因为懦弱,所以只能温顺,因为无知,所以除了相信,别的什么都不做。就像一只折了腿的狗,你把他捡回家,喂他一口饭,他当然只有感激涕零的接着,你不给他,他除了等,除了哀求,难道还能跳起来咬你吗?”

     “远儿!”韩逊心中大恸,他现在十分确认了,眼前的宁远宸就是他的远儿。只是他没想到,远儿心中的怨恨如此之深,竟然把他们上辈子的夫妻之情说成是主人和狗之间的关系。

     “还麻烦你自重,韩先生。”宁远宸反手也握住韩逊的手,用力捏住,韩逊立刻感到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掌骨处传来,“叫得这么亲密,让别人听见误会了,多不好。”

     卡的一声,只听好像是什么东西断了的声音,微弱的传来。韩逊顿时脸色一白,冷汗也冒了出来。他刚刚想着就让宁远宸出出气,没有用力抵抗,没想到宁远宸居然直接捏断了他的掌骨。他虽然不是文弱书生,还有机甲驾驶许可证,然而他只能驾驶c级机甲,根本不是宁远宸的对手。

     “啊,真抱歉。”宁远宸语气平平道,松开自己的手。

     韩逊忍着剧痛,另一只手迅速的再一次握住他的手指:“别人误会什么?你我本来就是夫妻。”

     “韩先生真健忘,天子亲自赐下休妻赐婚的诏书,这等荣耀门楣的事情,韩家摆流水宴,摆了整整一个月呢。”宁远宸抽回手指,用餐巾布仔仔细细的擦着手,“况且,我这等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怎么敢高攀您呢?毕竟我可是大大的丢了韩家列祖列宗的脸,还用野种混了你家几代单传的血脉,罪不容诛,罪无可恕呢。”

     听到这话,韩逊脸色更是惨白得好像被放光了血的死尸。他嘴唇哆嗦着,红着眼睛看着宁远宸,轻声道:“对不起……”

     “您这么说,就太客气了。”宁远宸嫣然一笑,“我还得谢谢您和尊夫人的再造之恩呢。不是你们两个,我怎么会知道自己竟然如此愚蠢?要真是无知无觉的当一辈子逆来顺受不争不妒的贤妻良母,那才真是令人作呕的噩梦呢。”

     说完,他直起身子道:“您慢慢吃,我先走了,这顿记在我账上,就当还了你之前帮过我的人情了。先走一步。”

     韩逊立刻起身去拉他,然而宁远宸走得飞快,他刚想去追,却被不远处邻桌的一位熟人绊住。待他敷衍过去,宁远宸已经消失了。

     他忍着手掌骨折的疼痛,冲回头等舱去找,可他旁边的那个座位已经没了人,乘务人员也不会透露宁远宸换到了什么地方。他看着周围一个个被光屏严严实实的遮盖起来的座位,心中感到一阵绝望的茫然。

     不急,不急。韩逊闭上眼睛,手掌已经高高肿起,疼痛在一定程度上,让他冷静了下来。他并不缺乏耐心,上一世,他曾经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从爬上摄政大臣的位置,把小皇帝当成傀儡握在手里,处理了张狂的三皇子。

     毕竟,远儿死得那么惨,再想想那未曾谋面的孩子,听狱卒说,打下来的是个男孩儿,那是他的长子啊……韩逊咬紧牙关,眼睛酸胀了起来。

     现在的这些,都是他该受的,只要能够让远儿原谅他,就算要花二十年,四十年,甚至是六十年,八十年,都是应该的。

     因为,这是他选择权势的代价。

     上一世,三皇子作为皇帝唯一的哥儿,被宠得飞扬跋扈,上一次殿试后的琼林宴上,他也看上了那一届已有妻室的状元,非他不嫁。然而那位状元在面对三皇子的威逼利诱时,毫不退缩,反而上奏弹劾三皇子,与同届的进士一起抨击三皇子胡作非为,伤了天下读书人为国效力的心。皇帝最后只能惩罚三皇子以安抚状元。

     然而当这件事出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却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虽然他曾经安慰过自己,上一届状元出身科举世家,书香门第,在江南一带声名显赫,与书生中也很有影响力,远不是出生乡野的自己能比的。可他心里清楚,如果他找主考官求助,找同侪求助,再不济,上血书,跪太和门,求辞官还乡,皇帝也不会真就逼着他娶三皇子。

     虽说他没想到三皇子会那样歹毒的对待远儿,对待他未出世的孩子,可如果他没有逃避现实,虚伪的想要假装自己与这一切都无关,但凡他有点担当,像个男人一样,亲自把多年夫妻的原配安顿好,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终究是他自私懦弱。远儿是三皇子害死的,可他何尝没有帮三皇子把刀一起捅进远儿的心脏里。

     路是自己选的,一旦走上去就不能回头重来,不管双足被路上的荆棘尖石磨成了什么样子,他都要走下去。

     宁远宸找乘务人员换了座位,接下来的旅途便一直呆在光屏里,避免和韩逊碰面。下船的时候,还特地买了一个可以伪装面部的小道具,省得被韩逊拦住。

     在出站口,迎接宁远宸的不仅有兰迪,还有伪装过的顾昭庭,他非要为宁远宸接风洗尘,好像他不是走了一天,而是走了一年。正好也到了晚饭时间,宁远宸便接受了他的邀请。

     顾昭庭带宁远宸来到一家会员制的餐厅,这是一位出身贵族的明星为方便友人聚会开的,只有百亿票房俱乐部的成员,和上流社会的贵族豪门才有能在这里用餐。

     餐厅装修得十分精致,处处透着低调的奢华,连墙上挂的油画,墙角摆的工艺品,都是价格不菲的真品。作为太子,顾昭庭自然有一间长期为他预留的包厢。包厢装修得十分华美,很有古代西方宫廷的洛可可风格,大面积的镜子和水晶吊灯相得益彰,和房间里金碧辉煌的家具一起,渲染出梦幻一般的光影色彩。

     不过顾昭庭显然对这种风格不满意:“这是皇后设计的,餐厅里所有为皇室成员预留的包厢都是这个风格。”说着,他在客服菜单上迅速的点了几下,很快,房间的金光灿灿的颜色渐渐淡去,隐藏在墙壁里的全息投影机开始工作,将房间渲染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这是……”宁远宸脸上表情微变。

     顾昭庭笑着拉住他的手,说:“对啊,这就是当初我还没被封为太子的时候,咱们住的归云殿。当时我尚未入先皇的眼,也没人盯着我们,每逢用膳的时候,我就让其他宫女太监出去,只留下你一个人,然后咱们就坐在一起,好像一家人一样。我还记得再小一些的时候,我是坐在你膝盖上吃的饭呢。”

     说到动情之初,顾昭庭眼圈微微发红,似乎感慨万千,十分怀念的样子。然而宁远宸的表情却越来越空洞,他的目光一寸一寸的划过由全息投影机虚拟出来的宫殿内景,最后落在不知名的地方,轻笑了一声:“皇上记性真好,我却是不大记得归云殿,只记得万华殿的大气华贵,特别是地上那块九龙金丝红毯,艳若朝阳,鲜似烈火。只可惜奴婢的血颜色不够正,倒是糟蹋了那块珍品了。”

     万华殿是顾昭庭做皇帝时的寝宫,也是最后宁远宸被下毒废去武功的地方。他喝下顾昭庭递来的毒酒没一会儿,便毒发吐血不止,被太监和藏在殿外的侍卫们扑倒在地上,他最后的记忆,这就是看着自己倒在自己大口大口吐出来的红得不正常的鲜血中,被人捆了四肢,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