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这个不用你操心。”穆老爷子挥了挥手让他闭嘴,伸手抓住宁远宸的手把他拉到自己面前,“景风送你的那台机甲,用的还习惯吗?存在里面的战斗记录体验过了吗?”

     “爷爷,机甲不是我送的。”穆景风脸色微变,“那是学校发给面试成绩第一名的学生的奖励。”

     穆老爷子用一种好像在看青春期的孙子闹脾气一般慈爱宽容的眼神看着他:“难道是我记错了,不是你让我翻箱倒柜的把你以前用过的机甲发出来,还是帝*事大学的校长拜托我的?”

     穆景风几乎不敢去看宁远宸,一种混杂了喜悦和恐惧的心情像是从打翻了的五味瓶里流出来的粘稠的液体,在心底蔓延开。他一开始确实打算隐瞒身份,暗中守护宁远宸一辈子,可人的总是会不满足于现状,得寸进尺,原本想着只要知道宁远宸还活着就好,渐渐地就开始期盼能够多看他几眼,接着又开始奢望能够和他的生活圈有交集,能够接触到他,和他说话,碰触他,真实的陪伴他,而在从顾昭庭那里得知宁远宸恐怕可能不止转生了一世后,他便开始控制不住的也渴望能够和其他那几个男人一样,去乞求宁远宸的原谅,让他回心转意。

     但是穆景风始终不敢自己迈出这一步,他自觉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站在宁远宸的面前,是始终无法放弃能够和宁远宸重归于好的妄想,而当穆老爷子就这样大大咧咧的把他的心事揭开,展示在宁远宸面前时,他反而觉得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进了一步,最差不过被宁远宸拒绝,但不管如何,他总是要守护他的。

     然而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自认不管遭到什么待遇都是罪有应得的穆景风,还是难以直面宁远宸。就算对于他来说,距离失去远儿的那一刻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而现在,只要一想到当时的场景,他还是痛苦的如坠冰窟,一想到宁远宸会对自己露出失望、厌恶和反感的表情,他就觉得自己还不如立刻死去的好。

     而听到穆老爷子的话,宁远宸立刻看向穆景风,只见后者不自在的垂着眼睛,看着宁远宸手里的酒杯。虽然久经沙场的穆景风早已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不瞬的本领,此时此刻,他依然不敢坦然的直视宁远宸的脸。

     这个逃避的小动作已经说明了一起。宁远宸现在终于确定了,这个穆景风,就是第二世的穆景风穆大将军。

     五个人之间顿时有些冷场。站在穆老爷子身后另一边的穆景棠见状,道:“爷爷,景风他这是爱惜人才,才把自己用过的机甲赠送给学校,用于奖励第一名的嘛,您这样说,好像宁同学拿第一名是走后门似的,学校奖励牵扯了私人关系,别人该误解了。”

     穆老爷子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嘴上却哼了一声,道:“远宸是景风作为元帅看重的人才,景风在军部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干过徇私枉法偏袒亲信的事情了?他的眼光难道还有人质疑?”却也不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而是转移到今天聚会的主题书法上了。

     自上次帝*事大学开学时从书法社活动室搜刮走宁远宸的几部作品后,穆老爷子一直念念不忘亲自拜访宁远宸,请他再为自己写几篇书法,这次在聚会上见到宁远宸完全是个惊喜,罗伊斯公爵夫人很少接受邀请,而宁远宸是没有资格出现在这种场合的,除了已经知道宁远宸母亲真实身份的穆景风,谁又能想到这两个人会有什么联系呢?

     穆老爷子是个非常幽默的老头,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依然紧跟网络潮流,聊起天来用词比宁远宸还要潮,言谈风趣搞笑。宁远宸虽然此刻对穆景风的反感和厌恶上升到了极点,然而他很难对一个与他俩恩怨无关的老人产生负面情绪。

     虽然马上就要开午宴了,聊到兴头上的穆老爷子还是开心的拉着宁远宸和罗伊斯公爵夫人,借用了主人的书房,请宁远宸即兴写一篇书法了。

     然而穆景风和穆景棠不能这样随意,他们还没来得及和其他客人打招呼。虽然作为军部统帅,穆景风向来和贵族政客保持距离,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保持最基本的礼貌。

     “很少看到爷爷这么喜欢一个年轻的晚辈呢。”穆景棠一边跟着穆景风和其他贵客打招呼,一边抽空道,“爷爷喜欢的艺术家有很多,可我从来没见过他对谁表现出这么亲近的好感。”

     说完,他看着穆景风,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宁远宸的事情是穆景风的私事,穆老爷子并未给他透露半句,因此虽然之前和宁远宸也在学校的书法社一起活动过,他对宁远宸的印象也不过是大有可为的未来军人和书法水平高超的书法家而已,而今天穆老爷子和穆景风特别的表现,让他生出一丝危机感来。

     穆景棠的爷爷是穆老爷子的亲弟弟,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后,穆老爷子就收养了他。虽然穆老爷子一家都把他当成是穆景风的亲弟弟一般抚养,可实际上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已经很疏远了,这让穆景棠对穆景风不由得产生了些其他的心思。三十年来,穆景风一直没有喜欢上任何人,大有独身一辈子的架势,这让穆景棠心中暗喜不已,当不了情人,以兄弟的身份陪伴一生也不错。

     如现在,穆景棠已经为两人规划好的未来,似乎因为宁远宸的出现,变得岌岌可危了。

     听到穆景棠的问话,穆景风只是道:“或许是因为他年纪小,书法水平又格外的出众吧。你也知道,年纪大的人,对孩子总是格外的热情。”

     穆景棠勉强笑了笑,轻声道:“真的吗?”

     正说着,两人来到了韩逊面前。

     韩逊和穆景风表面上其实没有太多私交,上次去雷欧那里把宁远宸带回来算是他们第一次非正式场合的来往。不过两人很有默契的并没有在外人面前提及此事,客气的握了握手,聊了两句明年的换届选举便分开了。

     韩逊看着穆景风的背影,目光又停留在了跟在他身边的穆景棠的身上。他也听人用暧昧的语气谈论过穆家这两个堂兄弟之间的关系,只是以前他只把这个当成是无聊的闲话,不过现在,他却觉得或许一切并非空穴来风。

     或许可以利用穆景棠对穆景风的感情,让穆景风退出竞争?韩逊想着,但是下一秒他就推翻了自己的念头。在他调查宁远宸母亲身世的过程中,他的人曾经遭遇了另一拨同样在调查此事的人,这些人是穆景风派来的人的可能性很大。

     虽然宁远宸的身世之谜尚未完全揭晓,但韩逊已经可以确定,在他身世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不小的阴谋。目前他尚且无法完全保证宁远宸的安全,节外生枝,万一尚未调查清楚的秘密被泄露出去,很有可能将宁远宸置于危险境地。就算韩逊再想打击情敌,也不会选择这种可能伤害到宁远宸的方式。

     我什么时候变成情圣了。韩逊在心里苦笑,接着念头一转,却开始考虑是不是可以抛弃沈洛钧去和穆景风合作。不过这个想法立刻就被他放弃了。穆景风和他完全处于两个权力系统,不像沈洛钧还能受他制衡,跟他合作只能是给他人作嫁衣裳。

     而在书房里,穆老爷子眼巴巴的瞅着宁远宸写完一篇字,立刻扑上来,恨不得把自己贴到桌面上。

     “老穆,你瞧瞧你!”罗伊斯公爵夫人一脸嫌弃道,“丢不丢人!”

     穆老爷子哼哼笑着:“真是行外话,我不跟不懂行的人解释。”

     宁远宸微笑着看着两个老人像小孩子一样斗嘴,此时的罗伊斯公爵夫人比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显得活泼了很多,她虽然还穿着简朴的黑衣,身上没有一点饰品,可她的眼睛却比钻石还要明亮,脸上那些因为常年哀戚的表情而形成的皱纹,正因为灿烂的笑容挤在一起,形成快乐的纹路。

     她看起来应该是爱母亲的。宁远宸心里忖度着,看着公爵夫人一边和穆老爷子开着玩笑,一边走到自己的身边,自然而然的挽住自己的手臂,这亲密的动作如行云流水。

     那她为什么没有来救母亲呢?

     宁远宸忽然想到至今尚未谋面的外公。难道说,是罗伊斯公爵有什么问题?

     “来来,远宸,过来,你来看看爷爷写的字。”穆老爷子招手让宁远宸过来。宁远宸把心里的所有思绪都放到一边,专心的陪两位老人写字。

     此时,书房里的人前来围观宁远宸写字的人也原来越多。穆景风和穆景棠站在穆老爷子身后看着宁远宸指点穆老爷子的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