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用冷水洗了把脸,灌了一瓶□□饮料,又用治疗仪消除了黑眼圈,宁远宸这才离开宿舍准备去集合。杰森正在宿舍客厅等他,看到他出来时不由得一愣:“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这么憔悴?”

     “很憔悴吗?”宁远宸调出自拍镜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脸色,果然,虽然遮住了黑眼圈,但是半睁不睁的眼睛,毫无血色的双颊还有阴沉僵硬的表情让他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昨天有些失眠,就干脆起来看书,结果一个不小心就看到了五点,我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

     “老天,你不想要命了吗?”杰森吃了一惊,“你还是请个假,别参加训练了。”

     “没事的。”宁远宸摆摆手,他确实感到很累,但是更多的是好像是隐藏在地壳下急待冲破地表爆发出来的岩浆般的焦躁和愤怒,“我会量力而行的。”

     这一整周,宁远宸都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他控制住自己,没有把迁怒到别的同学身上,甚至学院里那些一直对他不服气的同学找他的麻烦,他都没有像以前那样反击,而是尽可能的回避一直正面交锋,免得自己把怒火发泄到他们的身上,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压抑的情绪总要有一个出口。宁远宸在平时课堂和生活中把自己的脾气压制到几乎没有波动的地步,在训练中就显得格外的残暴。他下手毫不留情,出招狠辣,使的都是一招毙命的招式,好几次把同学打伤,最后只能跟机器人对练。不过因为他非训练时间表现的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因此被他打伤的同学并没有多想什么,只觉得是自己技不如人,而宁远宸反而因此名声大噪。不少学长学姐还有来学校进修的军人也来找他对练,倒是让宁远宸抓住了机会,痛痛快快的打了几架,等到周五的时候,情绪已经差不多平静下来了。

     这几天,宁远宸一直在网上搜索着有关母亲以及罗伊斯公爵一家的事情,网络上直接关于玛德琳罗伊斯的信息不多,不过宁远宸没有放过任何风言风语。每一条传言都是有其来源和根据的,就算是造假的诽谤和谣言,也能折射出隐藏在背后的信息。

     只是一周的时间太短,网上的信息肯定是已经被人清理过了的,宁远宸只搜集到一些零零碎碎的八卦,什么都拼凑不出来。

     他叹了口气,明天就要去见罗伊斯公爵夫人了。公爵夫人和他交换了智脑号,这几天也和他通了几句话,既不冷落他,也不显得太亲密,如果宁远宸不知道母亲和她真正的关系的话,这个尺度和距离其实拿捏得刚刚好。

     而现在,宁远宸甚至有些担心明天见到罗伊斯公爵夫人的时候,会不会露出什么马脚来。他在床上躺下来,头枕在手臂上,望着天花板发着呆。

     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随即打开房门,探进来一个头:“远宸?”

     宁远宸坐起来:“小谨,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啦?”文谨钻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盖着盖子的白色大碗,碗上印着粉红的花瓣,他小心的把碗放在桌子上,这才跑到床边把宁远宸拉起来,“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快过来尝尝啊。”

     宁远宸顺着他的力度起身来到桌边坐下,打开盖子一看,是一碗粥,洁白的米粒间点缀着一些粉粉嫩嫩的花骨朵,还有杏仁、莲子之类的,闻起来十分清香,还有点微微的苦味。

     “我看你这几天好像压力有点大,就找了营养学那边的学姐要了这个食谱,说是可以缓解神经紧张。他们好多人考试前都会自己做这种粥当晚上的宵夜,既能果腹,又能助眠,还能预防水肿。我自己练习了几天,今天这碗是我做的最好的一次了。”

     宁远宸侧头看着文谨,后者睁着大大的蓝眼睛,一脸期盼的看着他:“快喝一口,给我点评一下。”

     宁远宸心中微暖,不仅仅是因为文谨居然能够察觉到自己心情不好,更重要的是,在系统世界里,从来没有人特意为他做过吃的,而在这个世界里,也只有他的母亲玛德琳为他做过饭,况且那也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他一年里只有一两次离开寄宿学校的机会回家,吃到她亲手做的菜,而自从她病倒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拿起勺子吃了一口,粥里放了蜂蜜调味,但是并没有把杏仁莲子还有花瓣的苦味完全掩盖住,反而融合成了一种更加富有层次感的味道。

     “很好喝。”宁远宸笑道,“小谨真贤惠。”

     文谨甜甜的笑了起来,他的两只手肘抵在桌子上,手掌撑着脸,开心的看着宁远宸,红润的嘴唇好像一朵鲜红的玫瑰花。

     宁远宸心中一动,他又盛了一勺粥,递到文谨的嘴边,声音低沉道:“你也尝尝。”

     文谨的脸腾地就红透了,他缓缓的放下手,有些慌乱的垂下眼睛,一点点张开嘴,含住勺子。

     宁远宸慢慢的把勺子从他的嘴里抽出来。有一粒米黏在了文谨的下嘴唇上。

     好像着了魔似的,宁远宸缓慢的探过身去,凑到他的脸旁,张开嘴,似乎是要用嘴为文谨把那粒米拿掉。

     文谨一动也不敢动,他紧紧闭着眼睛,身体却期待的微微往前探去。

     两人的嘴唇越靠越近……

     “远宸哥~”门忽然被人推开,艾伦冲了进来,只看到两人迅速拉远距离的动作,文谨低着头用手背蹭着嘴巴,面颊和耳朵都红透了,而宁远宸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起身道:“艾伦,你怎么过来了?”

     艾伦看看他,又看看文谨,一个猜想好像击中目标的炮弹在大脑里轰的炸开,他瞪着宁远宸的嘴唇,张口结舌。

     “艾伦?”宁远宸又叫了他一声。

     艾伦尴尬的呵呵笑了两声,接着迅速的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道:“远宸哥你明天有时间吗?咱们去帕米拉湖去野营怎么样?”

     “抱歉,我明天已经和别人约好了。”宁远宸。

     艾伦立刻去看文谨,文谨一脸无辜道:“诶?远宸,你已经有计划了?我本来还想约你去看画展来着呢。”

     宁远宸犹豫了一会儿,他本来不想曝光自己和罗伊斯公爵夫人之间的交往,但是想想明天去参加书法活动,自己是罗伊斯公爵夫人带来的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住,索性不如不去遮遮掩掩,便道:“我巧合之下结识了罗伊斯公爵夫人,她明天要带我去参加一位老艺术家举办的私人书法活动,要去一个周末,恐怕不能和你们出去了。”

     艾伦低下头苦苦思考罗伊斯公爵夫人是谁,而文谨已经瞪大了眼睛,惊叹道:“你说的是皇后陛下的母亲,罗伊斯公爵夫人吗?”

     “对。”

     “哇……”文谨看起来十分羡慕的样子,而艾伦则不高兴的撅起嘴巴,他想说他也可以让哥哥出面邀请一些著名艺术家举办一些有意思的艺术聚会,可想到宁远宸对雷欧深恶痛绝,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的态度,便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一个小美人陪在身边,是让人心情愉悦的美事,两个美人陪在身边,就是剑拔弩张,唇枪舌剑的战事了。宁远宸现在没有心情调停文谨和艾伦之间的争执,便委婉的下了逐客令,请两人离开。而临走时,又请文谨多留了一会儿。

     在艾伦控诉的目光里,宁远宸把门关上,抱歉的看着文谨,道;“这几天我心情不好,刚刚又有些走神,这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你别放在心上,咱们还是好朋友。”

     文谨摇了摇头,眼圈一红,轻声道:“我们不是好朋友。”说着,他忽然向前一扑,紧紧抱住宁远宸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我不要当你的好朋友。”

     宁远宸抬起手,最后还是放了下来,垂在身体两侧,没有触碰他的身体:“小谨,刚刚都是我不好。可是我对你确实只有普通的友情。刚刚我只是情绪有点失控,你也知道,我母亲不在了,已经很久没有人给我做过东西吃了。而且你又长得那么好看,我才……对不起。”

     “我不管。”文谨任性的说,他紧紧抱着宁远宸,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松开宁远宸,擦去眼睛里的泪水,抽了抽鼻子,坚定的看着宁远宸,忽然凑过来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口,立刻转身拉开门跑了。

     宁远宸扶额。他本来想假装没看出来,等到文谨找到了新目标,两人的关系自然就退回到朋友的范围,谁知道今天一时恍惚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其实文谨也不是不可以。文谨虽然趋炎附势,可只要自己给得了他想要的不就可以了吗?他又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知根知底,人有点笨笨的,就算有点小心思,也很好掌控,听话乖巧,讨好人的时候,真是让人难以拒绝。宁远宸看着桌子上文谨没带走的碗,心里又是一软。

     但是,当他想到罗伊斯公爵夫人,想到他尚且不知身份的父亲,想到母亲,想到桑切斯公爵,这些旖旎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下不是想这些风花雪月儿女情长之事的时候。

     第二天上午九点,罗伊斯公爵夫人准时出现在帝*事大学的大门外。宁远宸一上车,罗伊斯公爵夫人就抓着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着:“脸色真不好看,这周是课业太繁重了还是没休息好?”

     宁远宸不知道自己是该为得到了亲人的关心而感到高兴,还是为这份关心迟来了十几年而感到寒心。最后他只是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礼貌的微笑:“这几天格斗课练得有点狠。”

     “你这个孩子,怎么不知道爱惜身体呢?”公爵夫人握着他的手,慈爱的责备着,絮絮叨叨的教育他要如何照顾自己。

     尽管无数的阴谋论在大脑里尖叫着让宁远宸提高警惕,可面对这样的关心,宁远宸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沉沦下去。

     就这一会儿。他告诉自己。这是我应得的,但是我所被亏欠的,目前所被亏欠的,是不可能就被这样的小恩小惠收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