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
    这段时间虽然发生了不少事情,但是顾远宸从来没忘了系统的时候,只是系统一直静悄悄的,出了杀毒进度数据悄然变化着,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然而这对于顾远宸来说,简直就是迟迟不肯落下的第二只靴子,而他现在还不知道,落下来的是靴子,还是炸弹。他不想自己被系统吊着,在等待的痛苦中煎熬,于是刻意让自己不去想系统的事情,但也还是时不时的打开系统检查一下进度,别等到时候杀毒完成了100%,自己却一点准备都没有。

     明显的,杀毒进展先缓后急,一开始几个月都没一点动静,而现在就只剩下9%了。以这样的速度,再过几周,恐怕进度就要达到100%了。

     顾远宸盯着鲜红的数字,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它从91,无声无息的变成了92。

     他盯着这个数字看了很久,最后关掉系统界面,站起来看着窗外的风景,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响了门,一个侍卫走了进来,行了一个军礼道:“阁下,元帅有请。”

     “什么事?”顾远宸转身看着他。

     “属下不知。”侍卫一板一眼的说,“请您换上出门的衣服。”

     五分钟以后顾远宸从地下车库坐着一位在太子别墅内办公的普通公务员的悬浮车离开了,中途换了一次车,来到一家私人会所。虽然这家会所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而实际上,是一家□□俱乐部,而雷欧帕多安正是这家店的主人。

     为了保证客人的*,俱乐部会主动为客人提供伪装用的覆盖式全息投影,可以将客人的外表从头到尾的隐藏起来,还可以改变声音。

     顾远宸佩戴上一个伪装投影装置,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房间。而房间里,已经来了三个人,分别是穆景风、韩逊和安德烈罗伊斯。

     看到门被打开,安德烈明显的一惊,随后用手帕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一脸焦急的说:“最多一天,凯特琳让她今天休息,明天肯定会要求见她的。”

     “怎么回事?”顾远宸解除伪装,一头雾水的小声问韩逊,后者对着床一扬下巴:“侯爵阁下把凯特琳的贴身女官给绑过来了。”

     原来,安德烈没办法从凯特琳口中套出她的打算,便把注意打到了她的贴身女官身上。这位名叫何书穗的贴身女官比凯特琳大了七岁,在凯特琳还未出嫁的时候,就一直服侍在她的身边,即是保姆,也是助理,凯特琳十分信任她,几乎什么事都和她商量。顾烨出事前,他们在调查玛德琳为何会失踪的过程中甚至发现何书穗很可能也参与到了其中。

     因此,安德烈相信何书穗一定知道凯特琳的一切计划,以及那些和她合作的亡命之徒们都有谁,然而此时已经没时间容他慢慢建立信任再去套话,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让人偷偷在她的食物里加入了药物导致她过敏发高烧。当然,这种小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但是何书穗还是留下了疲倦不适的后遗症,凯特琳给她放了一天的假让她回房好好睡一天,而安德烈就是等这个机会,直接一针麻药把她放倒,偷偷带离皇宫运了过来。

     “军部肯定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审问手段,对吧?”安德烈肯定的说,“人我交给你们了,至于能拿出多少有用的消息,那就看你们自己了。”

     他不安地看着几个人,最后对穆景风书说;“阁下,如果你实在审不出有用的东西,还请提前告诉我,让我有时间在你们打起来之前回到封地里去。”说完,他戴上伪装,匆匆的离开了。

     床上的女人紧皱着眉头,蜷缩成一团,看起来好像哪里很不舒服似的。她是个年过五十的中年女人,但是保养得当,又是亚洲人的面孔,因此看起来十分的年轻。

     “怎么办?”韩逊叹了口气,上前弯腰,推开她的眼皮查看她的瞳孔反应,“估摸着她快醒了,估摸着还有十几分钟吧,不过看起来现在似乎时间紧迫?”他看着穆景风,“你有什么打算?”

     穆景风表情严肃,侧头看了眼顾远宸,眼神颇有些忐忑。顾远宸假装没看见,清了清嗓子,道:“可惜了,我倒是知道些严刑逼供的手段,只可惜见效太慢。相比现在应该有些更有效率的拷问手段才是。”

     韩逊没想到似的愣了一下,他想说些什么,可最后只是笑了笑说:“元帅,要不把人送军部基地去?”

     “这是自然。”穆景风点了点头,“明天之前出结果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手段可能有些不人道了。”

     “这时候,还有什么人道好言。”顾远宸啧了一声,“你也别老把我想成一点血都见不得的兔子,想当初,我也是擅酷刑,使鞭子的好手。”说着,他拿起旁边挂在镜子前的一把皮鞭,当空啪的一挥,这才想起这根鞭子和他以前用的鞭子恐怕相差甚远。韩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而穆景风却咳了一声,转开了视线。

     顾远宸悻悻的放下了鞭子,而床那边却传来了一声□□。何书穗醒了。

     何书穗不愧是凯特琳最信任和最依仗的心腹,还在麻醉剂的控制下来坐都坐不起来,可一发现陌生人,立刻提高了警惕,冷静的问道:“你们想要什么?”

     “何女士,认识我的吧。”顾远宸在她的床边坐下,笑眯眯的看着她。

     “认识。”何书穗缓缓道,“你是二小姐的女儿,远宸小少爷。”

     顾远宸心里觉得她这人倒是很有意思,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用称呼打亲情牌:“既然认识我,那就应该能猜得出我想听些什么。”

     “小少爷。”何书穗强撑着抬起头,勉强笑道,“你要和害了你父亲的人同流合污,把自己的亲人害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