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差生?
    “荀成,200分,全班倒数第一,年级倒数第十。”

     讲台上的中年妇女宣布本次月考成绩,他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是那么的刺耳,成绩当事人收获到了部分人的鄙视。

     名叫荀成的学生,站了起来,万众瞩目下上台领取自己的成绩单,一脸不在乎,让讲台上的中年妇女看了,是那么的刺眼,这种害群之马怎么会出现高三一班。

     “200分,果然是本班的倒数第一,什么时候都是。”

     “我看还是把他赶到另外班……十班怎么样,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一班级,挺不错的。”

     “荀成要不要脸,这种成绩好呆在咱们一班。”

     “不过一些重要考试,他好像都有好的成绩?”

     “那是抄的,你没听其他人说吗!”

     荀成无视全场鄙视眼光,回到座位,将成绩单放进抽屉。

     高三一班,年纪成绩第一的班级,这里汇聚过去高一高二的成绩优秀学生,至于一向成绩极差的荀成是怎么到一班,那是原本要带领一班的班主任要求的,只不过后来该班主任临时被撤,调到十班,上交的名单也没法更改,荀成就是这么来到一班的。

     中年妇女再次开口,这次脸上绽放灿烂笑容:“李子峰,全班成绩第一,年级第三名。”

     一直安静的教室,突然响起了掌声,所有人看向坐在第一排的李子峰,男的是敬佩之余带着嫉妒,女的爱慕望着长相英俊的李子峰。第一个被读到成绩的荀成,和备受欢迎的李子峰,形成了鲜明对比,这让中年妇女坚定赶走荀成的心。

     这时,坐下的荀成站起,对讲台上中年妇女说道:“老师,我肚子痛,想去校医室。”

     “去吧去吧,顺便这节课你也不用上了,再怎么学也不会有什么提高了。”中年妇女嘴巴很毒,肢体动作更加猖狂,好像赶苍蝇一样驱赶,直接明着讥讽鄙视荀成。

     荀成回了声“哦”后,不顾旁人眼光,立即离开该教室,远离那群鄙视眼光。

     那些鄙视荀成的人,殊不知荀成也在鄙视他们:“天之骄子天之骄女?一群目空一切的笨蛋。”

     离开了高三一班荀成,走在走廊上,欢喜、迷茫、难过……各种表情混合在一起,好像京剧变脸,一会这个表情,一会那个表情,旁人看到,不由自主联想这位是不是得了精神病。

     荀成会这样,原因有很多个,欢喜是因为他从这一刻起不再普通,迷茫是因为对自己的身份定位认识不到位,难过是因为普通人生活自此远去……这些想法最后化作一句话:“我是一名修仙者。”

     此时此刻的荀成,是过去的荀成,和来自修仙界的秦风,两者灵魂融合在一起的新人,即是说他是荀成,也是秦风。

     过去的荀成,是一个成绩极差的学生。学生成绩优劣,会被老师区别对待,好的学生会得到老师青眯,有求必应,反之,恨不得离开自己带的班级。

     来自修仙界的秦风,是修仙界四大门派——蜀山派的前代弟子,也是一个被所有势力通缉的头号重犯,通缉的原因:吸光修炼者一身功力、生命力,提纯供自己修炼。秦风是一个渡劫期高手,明明到达渡劫期,仙凡分水岭,仙劫却迟迟未至,时间一久,胡思乱想,使得本来是正道的秦风,自此走上夺取他人力量生命的道路,本人希望凭借这点成功突破,成为仙人。

     秦风之前一直被囚禁在蜀山禁地,不久前才逃了出来,由于身负重伤,后面又有一大堆追兵,仓促之下选择了荀成,和他合二为一,这也使得荀成惹上了大麻烦,这也是他为什么难过,和高手融合是件好事,可是后面跟着一大批仇人,好事变坏事。

     事已至此,荀成只能将目光朝前看。

     秦风和荀成合二为一,追兵不会想到秦风采取这么等同自杀的手段逃避追捕,这也让荀成暂时安全,不过安全得建立在绝对实力上,任何时候都是。

     和秦风融合了,脑袋里多出了一大堆修仙功法,前者融合时,给荀成洗髓伐骨,硬生生将一名凡人强行提到炼气士。反复思考衡量之后,决定暂时沿着原来路线修炼。

     深深吸了一口空气,荀成眉头微微一皱,暗暗想到:“地球的灵气怎么变得这么差了,照理说几十年的时间应该不会……忘记了,凡人的破坏能力非常强,他们的所作所为破坏了地球环境。”

     修炼者是一个笼统的称呼,它包括修仙者、修魔者、修佛者……,大部分修炼者依靠的是灵气,把它们吸入进体内提气化力,灵气又和地球环境息息相关。

     秦风最后一次游走世界,那是一九零四年,距今一百一十二年,对修炼者来说,一眨眼过去,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地球竟然爆发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如果说二十世纪以前,对地球环境造成最大破坏是工业革命,那么二十世纪以后,对地球环境造成最大破坏的就是两次世界大战。

     “这些凡人真是一个个吃饱了撑的,没事玩什么世界大战……”荀成嘴里嘟哝,要是被人听到世界大战是用来玩,听到的人八成觉得这位高中生疯了。

     想着事情的荀成,突然听到有人喊他。

     “荀成,等一下。”

     一个满脸和气的中年秃头男跑了过来,停下后气喘吁吁,过了一会说道:“现在是上课,你怎么跑出来了,难道是那个老巫婆把你赶出来?”

     老巫婆,是学生给中年妇女取的外号,中年妇女不得人心,看低差生,使得她在很多人眼里印象极差。中年秃头男,正是原来要带领一班的班主任,覃肃勇,一个学生眼里的“好老师”。

     看到覃肃勇,荀成微微一笑:“覃老师,这不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现在满意了吧。”

     被说破心事,覃肃勇没有多少尴尬,“荀成啊,这种结果是我想看到的,中间不也有你的配合吗?我保证,你调到十班之后,只要不做什么出格事,随便你,当然成绩得保证。”

     荀成瞥了他一眼,说道:“数学我保证不了,我也没有那个闲心去学。老巫婆要赶走我大概过几天吧,到时候你得接手啊。”

     说到这,一大一小露出狐狸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