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送上门(下)
    一行人在几个大汉监视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包厢。

     这个包厢和杨天明订的包厢,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但是里面坐的人却是他和其他人惹不起的人物,看到这个人,杨天明暗暗叫苦,自己随便揍一个人,竟然和这人有关。

     包厢除了坐在正首的人,还有一个人,这个人脸颊红肿,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的,至于是被谁打的,其他人原先不知道,联系到杨天明说在厕所揍了一个喝醉酒的人,而这里又有一个被打的人,不用说了,这个被打的人就是被杨天明揍了的人。

     明知世上没有后悔药吃,这些人一个个暗暗叫苦,为什么当时不听云梦舒的话,先行离开,现在好了,想离开也不能离开了。

     坐在正首的人是个中年人,和一个普通人无异,但是他左眼位置有一条狰狞疤痕,普普通通的外貌增添了一丝狰狞,心理素质差的人,第一眼就会被震慑住。

     这个中年人叫赵天霸,和黄飞鸿系列电影那个反派人物一个名字,既然和反派人物同名了,他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表面上是一个企业家,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黑涩会的头头,通明市的龙头。

     赵天霸一眼看到躲在人群里的云梦舒,嘴角拉伸出耐人寻味的笑容,他看向坐在一边猪头三:“李老板,是不是这伙人打你的?”

     “就是这群人,尤其是站在最前面那个小子,这小子身手不错啊,把我这张脸打成这个样子。赵老大,我的意思你懂吧?”已是猪头三的李老板大手一指站在最前面夹着双腿的杨天明。

     赵天霸一笑,目光投到这群少年少女身上:“我也不计较什么,无关人士可以离开,涉事的人全部给我留下。”

     话非常普通,结合赵天霸这个人,那就不普通了,那些早就想离开的人一个个拔腿就跑,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一行人一下子剩下杨天明、云梦舒和荀成三个人。

     杨天明是当事人,他刚一挪步,就被赵天霸瞪了一眼,旁边几个大汉给了他威慑力,不敢再提起离开念头;云梦舒也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她是在场最漂亮的女生,赵天霸看上了她,旁边几个也看着,更不会让她离开。

     先前和这件事无关的人离开时,刘琳曾拉了一把,荀成拒绝了,事实上他从其他人的目光,看出了赵天霸不是个善类,是不是黑涩会不要紧,这不就符合了自己的的赚钱想法,赵天霸就是送钱上门。

     一想到这,荀成心里暗暗笑到。

     听李老板说是一男一女,可现在多出一个,赵天霸小声问李老板:“李老板,不是说只有两个吗,这第三个是怎么一回事?”

     “估计是看到这女的漂亮,冲英雄吧。”李老板把自己的结论告诉赵天霸。

     赵天霸眉头紧皱,眼前三个人,杨天明他瞧不起,云梦舒就一个普通女生,唯有多出来的荀成,他看不透,相反看懂了荀成眼中的不怀好意。

     纵横通明市二十年的赵天霸,对荀成产生了一点兴趣。

     “你好像不是当事人吧,为什么留下来?”

     赵天霸平淡不失威慑的话,荀成回答:“很简单啊,你每个月都得给我送一千万。”

     这句话一出,不说赵天霸怎么想的,李老板和几个大汉都是一副见了鬼,随即嗤笑出来,就连杨天明和云梦舒都觉得荀成是找死,竟然敢这样和赵天霸说。

     赵天霸还没发话,一个大汉冲了过来,嘴里说道:“小子,找死啊!敢这样和老大说话!”

     大汉一个巴掌过去,没打响,相反听到咯啦一声,小臂垂了下来,一股钻心疼登时朝着大脑进军,惨叫出声。

     在场没有一个人看清怎么一回事,但他们不是笨蛋,这个大汉想要一巴掌拍荀成脑袋,结果小臂垂了下来,不和荀成有关才怪。

     赵天霸神情变得凝重,暗暗打了一个手势,一个靠门大汉领会其意思,转身想要出去,荀成一个飞踢过来,当场昏倒。

     动手了,这下子双方算是撕破脸皮了,杨天明和云梦舒是第三方,不能离开,只能躲到一边,不被波及到。

     赵天霸也不再装出一副和善,恶狠狠道:“小子,你敢在我赵天霸地盘惹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荀成瞥了一眼赵天霸:“我说过,每个月孝敬一千万,拿钱消灾。难道你听不懂,还是说连小学都没上过。”

     “上,都给我上!”

     剩下几个大汉一起冲过去,荀成看都没看一眼,一副不屑于出手,更加激怒冲来几个大汉,他们暗暗决定等下一定要打残这个人。

     现实却是几个大汉倒在地上,哀嚎的力气都没有,其中一个脸部被荀成一脚踩着,比起其他几个是更加屈辱,偏偏他叫不出声,四肢都被对方打断。

     几个回合胜负已分。

     几个手下倒下,赵天霸脸色微变,之后再无任何改变,非常镇定:“小兄弟,身手不错啊,现在我相信你说的话不是毫无理由。”

     “那么你打算接受吗?也许我可以强迫你答应。”荀成轻轻一笑。

     赵天霸哈哈大笑,说道:“小兄弟,你凭什么认为打倒我几个手下,我就会答应你这无理要求?”

     “你们可真是奇怪,明明已经死到临头,还要负隅顽抗,所以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挺少的。而你,属于这一类吗?”

     赵天霸不会不理解荀成说的话,这个死到临头不是真的死,指的是麻烦到眼前,自己已经没有手段,偏偏还要负隅顽抗。

     “如果说我有呢。”

     赵天霸掏出一件东西,这东西一出,唯有荀成脸色从头到尾不变,李老板、杨天明和云梦舒当场脸色大变,因为赵天霸掏出的东西竟然是手枪。

     “你认为你胜券在握了?从来都没有。”

     赵天霸翻盘了,荀成视而不见,反而嘲笑道:“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害怕手枪吗?因为这些人没有把握躲过子弹,你看得出我不是在开玩笑,不妨试试,不过开了枪就代表你死我活,开了枪你死亡的几率会很大。”

     赵天霸的镇定,是伪装的,他不敢赌,赌了就不是丢钱的问题,而是丢命,他不明白荀成为什么这么有底气,也不想去弄清楚。

     最后以赵天霸妥协结束了这次交锋,答应了荀成的无理要求。临走前,荀成说了一番话:“不要指望出去之后找我麻烦,一旦我知道你找我麻烦,你知道自己的下场。”杨天明和云梦舒紧随他脚步离开。

     包厢里剩下两个醒着的人,李老板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犹豫道:“赵老大,你没事吧?”

     手枪放到桌上,赵天霸点燃一根香烟,淡淡说道:“没事,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胆的小兄弟,看来我老了。”

     “事后要不要找麻烦?”李老板提议道。

     赵天霸摇头:“对方这么镇定,有所凭依,不是后台硬,就是他对自己的身手有很大的自信,我不想去招惹这种人。”心里暗道:“二十年前,我不怕,二十年后,我怕了。”

     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几个大汉,冷冷说道:“李老板麻烦你出去通知我的手下,把这几个废物剁了,沉到江底去。”

     李老板震了一震,归根结底这件事是他招惹,几个大汉是无辜的,赵天霸这番话直接把所有责任推到大汉身上,撇清了他,当然这并没有带给他释怀,相反有些恐惧这个人,哪一天自己是不是也会这样。

     赵天霸深深吸了一口,暗暗想到:“这个人,是后台硬,还是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