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银行劫案(下)
    一辆普通轿车行驶在乡间小道,司机是个外表朴实、身材高大的人,任谁都看不出这个人半个小时前抢劫了通明市一家中型银行,残忍杀害同伙,还是一个超能力者。

     劫匪目光看着前方,余光瞄着放在副驾驶的大背包,拉链已经拉开,里面一张张红色钞票,更是让人恨不得捧在手里,不过这里不是安全地方,等到了安全地方在好好享受钞票。

     “一帮蠢货,真以为我会和你们平分。”

     这个劫匪之所以找上同伙,纯粹是因为弄开金库大门需要时间,自己又不愿意去做这种活,索性找人帮忙,提出抢来的钱平分,实际是全部吞掉,顺便杀掉几个知道自己长相的劫匪。

     劫匪忽然发出一声惊疑声,前方小道站着一个人,目光只看这边,眼中闪烁一丝寒光。

     轿车停了下来,劫匪下车,问挡在车前的人:“同学,有什么事吗?你是迷路了吧,要不要上车我送你回去?”心里暗暗想到:“等你上车,再把你宰了。”

     这个人正是荀成,一路跟在后面,最后见到这里比较偏僻,是个好动手的地方,索性不再隐藏,现身小道。说道:“我想请您帮一个忙,一个小小的忙。”

     荀成眼里的平淡,劫匪心中一冷,心里暗笑一声:“这种地方突然出现一个人,嘴里说要帮忙,恐怕这个小忙不是小忙。”

     心里这么想,嘴上不慢说道:“你说吧,如果是合理的话我会帮的。”

     荀成嘴角一弯:“献出你的生命和灵魂。”

     话音刚落,劫匪抬手一掌,一大团火球直直过去,眼看就要打中,荀成右手抬高,轻轻向下一挥,火球一分为二,落在左右两边。

     “你要是乖乖一点,说不定死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不过现在我决定了,要让你死得比较痛苦。”荀成说的话平淡无奇,内容却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劫匪没有被吓到,相反活动了一下手臂,轻佻的语气说道:“哟,竟然是同类啊,这可少见啊。我猜猜看,你是多管闲事?”

     “不,你的生命和灵魂即将为我所有,你抢来的钱足够解决我一些难题,这么好的事,你会拒绝吗。”荀成反问一句。

     两人的语气不像敌对,现实却是双方暗暗戒备。

     劫匪的实力,荀成大致确定,接近筑基期,自己练气七层,相差不算大,而且对方的实力好像有些不稳定,一会强一会弱,打起来自己占上风。

     劫匪阴晴不定,自己实力自己知道,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他的实力就和荀成所想一样,极度不稳定,他的能力是拔苗助长,威力大是大,但不能一直使用。

     两人静止不动,目光死死盯着对方,直到一片落叶落下,打破了僵局。

     荀成率先出手,手指一动,劫匪后方一颗尖锐石头飞了过来,后者察觉到后方有破风之声,身子一扭,带动燃烧起来手臂,石头瞬间燃烧殆尽,可见其火焰温度,火焰持有者也避免了后脑勺中招。

     一颗石头没有奏效,荀成继续发动攻势,周边石头居多,外部条件充足,和对方相差不远的实力,越级杀人不是问题。

     荀成露的这一手,让劫匪错误判断,以为对方是念力者,殊不知他面对的是还未承认的存在。

     过去曾和一个念力者对过,劫匪心知这种超能力非常棘手,原定不动等于给对方当靶子。

     跑动起来,企图拉近两人距离,实际情况却非常艰难,前进一步,周围石头悬浮飞过来,劫匪不想浪费本就不稳定的能力。一次又一次躲过,一次比一次艰难,劫匪打消了念头,原本可以靠着闪避,最后不得不依靠火焰。

     就在劫匪应付飞来石头,后背突然遭到重击,犹如背了一颗巨石,脚步踉跄倒去,艰难回头看到是自己开的轿车,一下子明白了,荀成不断使用石头攻击自己,根本不指望这些石头真的伤害到,为的不过是吸引注意力,真正杀招是身后的轿车。

     可惜明白过后是下肢被轿车压在底下,下肢瞬间失去了知觉,动弹不得,想要动用火焰燃烧轿车,只会爆炸,消耗了太多力量,不足以抵挡轿车爆炸。

     耳边听着脚步声接近,劫匪想要射出一道火焰,抬手时已经被一脚踩在了地上,对方全身重力好想全部放在了踩在自己手腕的脚上,一声清脆声传出,这无疑加剧了他身体上的疼痛,再也忍受不住剧痛,惨叫出声。

     胜负已定,荀成不想浪费时间,右手张开,手指弯曲做爪状,只见劫匪脸上冒出五道白气,和上方手掌五指连接在一起,劫匪脸部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

     劫匪清楚感受到自己体内正在缺失什么,只是一眨眼失去了双臂的知觉,抬头艰难去看荀成:“双能力!?不可能……你不是超能力者?!你是谁?”

     “我是一名修仙者。”

     说完,荀成大手一挥,劫匪失去了生命,整个人变成了一具干尸。很难想象一分钟前还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劫匪,一分钟后直接成为了一具干尸。

     干尸慢慢飘浮一团白雾,荀成见状微微一笑,一手抓着看起来抓不了的白雾,走到翻了的轿车,打开车门拿走那袋钱,然后就离开。

     过了一会,警车姗姗来迟,现场除了凌乱的石头、翻了的轿车和一具干尸,再无一点线索,无疑加剧了警方破案的难度,不过这和荀成有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