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慕宁次的生日(一)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暂且不说就宗分二家疑惑重重的慕宁次,单说此刻的漩涡宅内,日向雏田正对这一件衣服怔怔发愣。

     “妈妈,这是什么啊?”

     一阵稚嫩的童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惊醒了不知沉浸在什么之中的雏田。她眼中一个恍惚,再一次看向手中衣服时,心中却不免酸楚泛泛。

     “这是……你哥哥的衣服。”

     雏田略显难过的声音并没有被年幼的小葵捕捉到,她只是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雏田手中那件衣服,因为被叠的方方正正,所以一时之间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样款式的衣服,只知道这是一件纯白色的衣服,而在正中央,上面还有一个火红色的团火标志。

     “诶?哥哥的衣服?”听到这句话,小葵好奇更甚了,她有趣围着雏田转了一圈,苦着小脸思索道:“可是我可从来没见过哥哥穿白色的衣服诶……”

     小葵的话说的很天真,除了苦恼的思索之外再无其他含义,但是如此天真的话语听在雏田耳中却又是另一番意思。

     虽然相信有花火在,慕宁次在日向一族不会受到什么委屈,但是明明是一个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偏偏要过无父无母仿佛寄人篱下一样的生活,这让一想起慕宁次那张严肃小脸的雏田鼻子一酸。不过好在小葵还在这里,雏田还是硬生生忍住了即将涌上来的泪水。

     “他当然有穿过……只是小葵大概是没有看到吧。”将手里的衣服抱在怀里,雏田脸上勉强扬起一丝微笑看向了身边咬着手指满脸好奇的小葵,见其似乎还有深究的意思,雏田连忙道:“那个……再过几天就是博人的生日了,你有想送你哥哥什么礼物吗?”

     “哼,我才不要送他礼物!”

     雏田的转移视线大法果然有效,一听到这个事情,小葵的嘴立刻仿佛能挂灯笼一般撅的老高,她抱着双臂一歪脸傲娇道:“上一次哥哥把我的兔兔撕坏了,这一次我要让他送我礼物!”

     “啊……是吗?”

     雏田勉强干笑了几声算是迎合了自己女儿的小孩子要求,不过一说到生日这个问题,她抱着衣服的手臂不由得更紧了。

     作为自己的孩子,她当然在清楚不过博人和慕宁次的生日,但是每每为博人庆生的时候,一想起那个和博人同胞出生的慕宁次雏田的心情就立刻没了大半。虽然没有刻意的打听过,不过从和花火以及父亲大人的交谈中,雏田也只言片语的了解到了关于生日这个问题,一般小孩子的生日都是父母给操办与主持以此庆祝家中增添新成员,但是慕宁次在日向一族不同,花火不是她的父母,孩子太小来大肆庆生不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而且就算操办起来也颇为尴尬,毕竟因为日向日足的不允许父母都是没办法道场的,而单独庆祝什么的……花火说过似乎慕宁次对这件事情毫不热衷,甚至连花火送礼物这种事情也已嫌麻烦而推脱,这让一直见不到孩子却想给慕宁次送点什么的雏田连一个光明正大的途径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雏田不由的垂下了眼帘,慕宁次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哪怕父亲大人给他教导的在刻板,也不可能把一个孩子的天性消除,喜欢节日和期待过生日是全世界所有孩子的通病,雏田不相信慕宁次会对这种事情‘嫌麻烦’,因此她只把这个当做是慕宁次不愿意回忆自己拿根本就问不出名字来的父母所以才做出的故作成熟的举动……

     博人每年都会过生日,而同为兄弟慕宁次在同一天却只能面对枯燥的日常,这让雏田下意识的咬紧了嘴唇。再一次低头看向手中白色的衣服,她的眼中闪过种种复杂之色。她不知道鸣人的想法,不过在这个世界大概没有人比她更想见到慕宁次了……

     但是不行……雏田不知道鸣人的考虑,作为妻子她别的做不了,但却必须要给身为火影丈夫制造一个安定的家庭,如果整天因为政事而焦头烂额的鸣人回到了家里还不能放松,这如何让雏田能够自处。

     “但是……过生日这种事情,应该没什么的吧?只要一天就够了……”

     似乎是为自己打气,又似乎是在为自己辩解,雏田松开了紧咬嘴唇的贝齿,眼中终于浮现出一抹坚定。

     ……

     日向驻地。

     站在日向驻地的大门口,望着眼前气派的驻地大门上那颗团火标志,雏田的心中颇为感慨。现如今已经成为了七代目夫人的雏田在理论上已经是漩涡雏田而非而日向雏田了,因此能够回到日向驻地的机会并不多,就算曾经她是日向大小姐,但那也已经是曾经,现在的她想要进入日向一族的驻地,还得需要花火的邀请才可以,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件令人唏嘘的事情。

     “姐姐!”

     正在雏田看着大门发怔之际,一阵熟悉的清脆声音自前方传来,雏田连忙收拾好心神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而除了花火之外又能有谁?

     “花火。”雏田的脸上扬起一丝微笑走上前去,今天雏田出门身上穿的是一件灰色的风衣,一阵秋风拂过,风衣的下摆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截包裹着黑色丝袜的纤细小腿。

     “今天怎么忽然想起要来到这里了?”花火跑到雏田身边,打趣道:“慕宁次可是已经去上学了,这一次你可是偷看不到了哦。”

     比起仿佛真的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儿子的鸣人,雏田对于慕宁次的关注可是从没少过,虽然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慰灵园的那次,但在此之前的数年中,雏田可没少通过花火偷偷关注慕宁次,虽然因为自己已经不是日向族人不能频繁的出入日向驻地这一点有些可惜,但是好在自己的妹妹还算配合,经常带着慕宁次出来玩,以此来让雏田能够远远的望上一眼。

     雏田摇了摇头,淡笑着对花火道:“不是的,今天我来这里……是想和父亲大人见一面。”

     一说起父亲,花火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

     “再过几天就是慕宁次的生日了,你这一次来这里找父亲,该不会就是想说这件事情吧。”

     不愧是亲生姐妹,仅仅是从一丁点细小的信息中就精准的察觉到了此番雏田的来意,而雏田也被自己妹妹这洞察秋毫的能力感到一阵心惊,既然花火已经识破,她索性也收起了笑容,难言的低下了头。

     看她这个反应,花火心知绝对是被自己说中了。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翘起了腰道:“慕宁次这孩子很不喜欢过生日的,每次一到过生日的时候甚至都不愿意走出驻地,就怕我带他去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所以说姐姐完全不需要担心他的这方面了。”

     花火说的绝对是大实话,和慕宁次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那个臭小鬼的脾性她摸得一清二楚,虽然有时候她也会觉得慕宁次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父母的这方面缘故而不愿意过生日,可是时间长了,她就发现慕宁次绝对只是单纯的讨厌过生日的那一套理论而已,久而久之花火干脆放弃了这方面,谁曾想身为母亲的雏田却又因为这件事情找上了门。

     雏田可不是花火,她没有和慕宁次相处这么多年,尽管是亲生母亲,但是毕竟除了生下了慕宁次,她什么为慕宁次做,所以对于慕宁次的了解她还是欠缺了太多,所以对于花火的这番话,她只当做是花火不愿意让她担心的表现。

     “花火……我今天一定要见到父亲。”雏田眼神坚定的抬起了头,直视着花火的脸:“不论他喜欢也好,讨厌也罢,至少让我这个母亲能够为他做一点什么。”

     雏田是一个很好劝的人,有些事情仅仅是轻描淡写的说几句说不定就能让她改变主意,但是一旦雏田下定了决心的某些事情,任凭风吹雨打五雷轰顶却是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看到雏田这幅表情,花火干脆放弃了接下来的劝说,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姐姐要坚持,那么我也不拦着了,和我来吧,父亲目前在御事廷。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很忙,经常有长老出入,所以给姐姐的时间可能不是很多。”

     “谢谢你,花火。”

     自己的妹妹对自己的支持是雏田绝对无法怀疑的,但她也不能给花火做什么,因此只能把花火给自己做的一切默默地放在心底。

     跟着花火走进了日向一族的街道,看着周围的一切人和物,雏田不由恍如隔世。她记得在自己小时候,日向一族的宗家仅仅单纯是家主与八大长老与其嫡系才能被称为宗家,而剩余其他所有日向族人都是分家。不过自从分家天才宁次哥哥去世之后,日向分家似乎出现了一些颇为不好的声音,而日向日足为了维持日向一族的稳定,同时也为了能够达到和平遏制分家的目的,便从分家选拔出了一些拥有天赋的忍者允许其加入宗家。虽然这个举动让长老团异议颇大,认为此举使得日向的宗分划分变得毫无意义,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举动的确让因为宁次之死而蠢蠢欲动的分家立刻变得安静了起来,毕竟有天赋的忍者或多或少都和分家现存的强大战力有所关联,小孩子也好成人也罢,只要有他们在,至少五十年之内分家是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