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血液
    “哼哼。”坐在慕宁次对面的博人得意的宝起了双臂,哼哼唧唧说道:“今天的红豆丸子全都是博人大爷我的!”

     “……”

     望着博人那双湛蓝色眼睛肿所透露出和小孩子一样的得意之色,饶是慕宁次心中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灵魂,在对方长此以往的挑衅下也不由的生出了几丝孩子气,只见他脸上表情不变道:“你真是个白痴。”

     博人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他也不生气,只是把脸一撇:“哼,臭屁的家伙你也不差!”

     佐良娜和巳月看着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神色不屑的两人,不由的苦笑一生,巳月将双手放在桌子上交叉在一起道:“慕宁次君和博人君的感情还真是好呢。”

     “谁会和这个臭屁的家伙感情好啊!”

     博人大嘴一咧就要数落慕宁次,不过好在这个时候佐良娜特意在身边的慕宁次所看不到的角度对着博人做了个阴森的表情,博人连忙噤声。而就在这时,一阵四溢的响起由远至近,端着托盘的店员微笑着将几个盘子一一送了伤来。

     “两份红豆丸子,一份糯米丸子,还有一份炒蛋,小朋友们请慢用哦。”

     慕宁次看着端上来的盘子,怪不得这里会被叫做‘丸之店’,作为主打的丸子系列无一不是丸子中的精英,只见盘中的红豆丸子通体赤红,表面晶莹剔透,团子的表面反射着银白色的光芒,仔细观察还能在红色的团子中找到些许黑色的芝麻颗粒,一颗一颗的芝麻镶嵌在软糯光滑的团子上,毫无疑问更为团子增添了几分让人迫不及待就吃下去的欲望。

     丸子用木签串联在一起,每份是三串丸子,看着如此可口诱人的红豆团子,慕宁次顿时食指大动,他刚想伸出手去拿起木签,而就在此时,一只手突然闯到了他的眼前,将他盘子中的丸子一扫而空。

     “……”

     慕宁次抬起头来,只见博人满脸自得的拿着三串红豆丸子,他一边晃了晃手中的丸子,一边挑眉说道:“臭屁的家伙!这下子看你吃什么!哈哈哈哈!”

     “笨蛋博人!你怎么能够这样!”

     见到这一幕,佐良娜连忙放下了手里刚咬掉了小半口的的糯米丸子,她义正言辞的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博人道:“这可是慕宁次点的东西,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拿呢!快还给慕宁次!”

     “哼,我才不要!”博人左手一串丸子,右手两串丸子,脸上一副死不屈服的样子。见此,佐良娜再也忍不住,干脆也不在掩饰,直接握起了拳头,黑着脸说道:“笨蛋博人!难道要我说第二次吗!?”

     “呃……嘁!我知道了!”

     看到黑着脸的佐良娜原本还想在坚持一下的博人顿时怂了,他颇为不甘的将手里的团子放下,就在他想再继续说两句场面话的时候,博人突然发现,坐在他对面的慕宁次手里正拿着一串丸子吃的正香,而盘子中甚至还有两个残留的空木签。

     “诶……这是?……!”博人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可惜此刻他面前盘子里那代表着他的三串丸子却早就消失不见——紧接着,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他刚才放下的三串丸子又奇妙的‘飞’到了慕宁次的盘子中。

     看到这,博人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瞪大了眼睛抬起头,看着慕宁次鼓鼓的两腮,一瞬间就炸开了锅。

     “我要杀你了!混蛋!”

     “白痴。”

     “笨蛋博人!给我适可而止啊!”

     “砰——”

     望着眼前鸡飞狗跳的博人还有佐良娜以及淡定吃着团子的慕宁次,巳月不由放下了筷子眼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艳羡,脸上依旧维持着不变的微笑道:“大家的感情,还真是好呢。”

     “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白痴在。”

     一边吃着丸子的慕宁次在博人和佐良娜的吵闹声为背景中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不咸不淡的回复了一句。

     “臭屁的家伙!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用下巴随意的指了指大吵大闹的博人,慕宁次淡定对巳月道:“所以说不需要担心,你很快也会融入大家的。”

     “啊……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巳月的嘴角扬起:“一开始我还担心自己能不能喝大家成为朋友呢,不过看样子似乎应该是没问题了吧。”

     前世作为一名小学人民教师,对于这种孩子的一些想法慕宁次其实相当敏感,暂且抛开博人这个大笨蛋不谈,从刚和巳月见面开始,博人就感觉他似乎有着什么担忧,原本以为是什么别的事情,不过看他刚才的样子,慕宁次才知道原来是这个情况。

     不过相比起这个,巳月的身上似乎有一个更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当然没有问题,这个白痴会让你知道交朋友是有多简单。”不理会被佐良娜修理的博人,慕宁次放下手中团子的木签,对着巳月正色道:“不过,想要成为朋友总是需要礼物的,那么巳月君如果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可以给我一样你的东西吗。”

     慕宁次的话说的淡淡的,完全不像是管别人要东西的样子,其义正言辞的模样,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是巳月欠了他什么东西呢。

     “啊……这个,当然没问题。”

     巳月的笑容微微一顿,不过随后便立刻恢复了自然。他微微一歪头,淡蓝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一摆,笑着对慕宁次道:“那么慕宁次君您想要什么呢?”

     “……”

     慕宁次的白眼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探究,他放下了手中团子的木签,一板一眼道:“你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