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宗分之别(三)
    (三更结束!下次加更就是两千五百票,如果到三千票直接W字大章!求推荐,球收藏,求打赏!)

     按照以往来讲,这个时候大桥天一声令下,他的那个小弟狗腿子就应该迫不及待的驾着这个老大夺路而逃,但是此刻大桥天的命令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就在那个代表着他小弟所在的位置上,此时已经是空无一人。原来就在女孩子出现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悄悄逃走,独独留下大桥天却是已经连威风也耍不起来。

     “混蛋!看我怎么教训你!哼!”

     给自己搞的颇为狼狈的大桥天气愤的跺了跺脚,再次转过头狠狠的看了一眼落他面子的慕宁次,随后似乎是一分钟也不想再多呆,掉头就跑。

     “……”

     慕宁次看着大桥天慌不择路的背影,心中的不愉快早就被一阵无语所取代,虽然对方出言不逊让他有些生气,但他毕竟是哪个什么飒人长老的孩子,面对着这个被惯坏了的六岁孩子,他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教训对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女孩子帮他解决了这个烦恼,这个女孩子在大桥天跑远后,也同样是松了一口气。她转过身子,露出了一张精致的俏脸。只见那黑色齐刘海的长发下是一双雪白的眼睛,两颊脸蛋儿还上带着两团奇妙的红晕,乍眼一看煞是可爱。

     “喂喂,你就是慕宁次君吗?”

     那个小女孩的个头和慕宁次差不多高,她将双手背在身手,俯下身子将脸凑到慕宁次跟前,就在慕宁次以为她只是想要打量自己的时候,小女孩忽然将琼鼻贴在慕宁次的脖子上嗅了嗅。

     “恩……果然是慕宁次君的味道呢!”

     望着这个小女孩既天真又可爱的动作,慕宁次真的很想吐槽一句:你是狗吗?但是他脸上的表情不变,只是低下头看着这个几乎要埋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女孩道:“你怎么认识我?”

     “我怎么会不认识慕宁次君呢!”小女孩似乎是嗅够了,她直起身子双手依然背在身后笑眯眯的说道:“大概是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叫日向诗音今天七岁,目前在忍者学校就读二年级,我的哥哥是日向苍介,这下慕宁次君应该知道了吧?”

     小女孩的声音如黄鹂般清脆悦耳,此话一出,慕宁次顿时想起了那个自己昨晚一直都没有等到的‘前辈’,他了然的说道:“原来你就是苍介大叔提到过的那个前辈吗?”

     “哈……?”

     小女孩一听这话,原本笑眯眯的神色顿时一怔,紧接着,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原来苍介哥哥在慕宁次君这里竟然是苍介大叔吗……噗……还真是……真是格外的贴切呢!”

     女孩子如同银铃般纯净的笑声听得慕宁次有些恍惚,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一阵柔软的温暖所包裹,定睛一瞧,原来是那个叫日向诗音的女孩子伸出小手主动的拉住了他。

     “虽然不知道慕宁次君为什么叫苍介哥哥大叔,不过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在不走的话,上学可是要迟到了呢!”

     因为大桥天的事情慕宁次耽误了不少时间,诗音的话让慕宁次顿时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个学生的身份,他点了点头,连忙抬起脚步跟着诗音并肩走向驻地外。

     诗音的手比慕宁次甚至好小一号,被这样一双柔嫩丝滑的小手牵住慕宁次一时之间有些别扭,但是看着身边小女孩那看起来似乎很平常的神色,他有不好随便把人家女孩子的手甩开,因此只能任由这副‘两个小孩子手拉手并肩一起走’的画面持续下去。

     “诗音”

     “嗯?”

     好不容易将杂念的思绪抛去,慕宁次终于想起了自己和对方认识的主要原因,他微微侧头看向诗音,沉声问道:“我记得苍介大叔说过,你对分家的情况很了解是吗。”

     “嗯,当然了。”诗音转过头面向慕宁次,漏出了一可爱的个小虎牙道:“对于分家的事情,我可是相当了解的哦!”

     “是这样吗。”慕宁次想起了刚才大桥天等人落荒而逃的场景,他接着问道:“宗家和分家待遇的差别很大吗?”

     诗音歪着脑袋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虽然不明白慕宁次君所指的待遇是什么,但是要说分家和宗家的关系,那大概就是守护和被守护的关系吧。”

     小诗音这么说着,随后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很正确,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道:“嗯!就是这样没错!这种关系大概就是大人们常说的主与仆的关系!”

     “主仆关系……”

     这个答案早就在慕宁次的预料之内,不论是之前伊吕波的表现还是今天这个大桥天对待分家的不屑一顾无一印证着这一点,慕宁次沉思了片刻,又道:“刚才那个大桥天难道经常会欺负分家的人吗?”

     “哼!”

     一说起这个,前一刻还满脸灿烂的诗音立刻变得不忿了起来,慕宁次甚至感觉小诗音握着自己的手都加了几分力。

     “那个臭坏蛋仗着自己是长老的儿子就到处欺负别人……不,不仅仅是那个臭坏蛋,那群混蛋都是这个样子的!”

     本来只是想确定一下那个大桥天的势力有多‘强大’,但是从小诗音嘴里的话来看,似乎这里面还不知牵扯到他一人,因此慕宁次追问道:“难道还有别人?”

     “当然了!他们好多混蛋都是一伙的呢!”

     小诗音不忿的捏紧了手,连带着让慕宁次都感到了几分生疼:“那些长老的孩子都会自己成立自己的小队伍,拉拢一些宗家的孩子和他们一起在学校称王称霸,慕宁次君可能是刚刚上学不知道,在我们二年级甚至三四年级,这群混蛋打着日向家族的旗号成立了不少让人讨厌的组织,天天以欺负同学为乐,因为都是日向一族长老的孩子,所以就算是一些老师都不敢说什么,真是太让人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