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木叶医院
    从无尽的死寂与冰冷中清醒时,宁赐浑身疼的简直可怕,那几乎就是一种用巨针在一个人身上来回戳啊戳的感觉,特别是面对这种痛苦的时候,他还发现自己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整个人就仿佛被鬼压床了一般,这让宁赐心中在痛苦之余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恐惧。

     我在哪?我怎么了?

     这几个字不断的在宁赐的脑海中徘徊着,他依稀记得在灾难发生后,他带着全班的学生躲在了教室的角落,因为但是还没等他继续做其他的措施整个教学楼就直接坍塌了下去,不过幸运的是他们所在的是一楼,而且坍塌的时候恰巧有一个混凝土石板卡在了角落的一个支撑点形成了一个三角体的小空间,这才让他们全班学生幸免于难。

     不过那混凝土石板终究不牢靠,不过十几分钟便有断裂的迹象,而宁赐则是当机立断,依靠着自己的身躯支撑着那块混凝土石板,以一己之力支撑起了全班三十二个学生的希望之墙。

     至于后来,他记得自己支撑了很久很久,久到他的意识甚至模糊不清,只是在记忆的最后一个片段中,宁赐才找到在黑暗之中似乎发现了一个光点,至于后来……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难道……我在那个时候被身后的石板砸中,然后被救出来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回忆间,身上的痛苦似乎缓解了不少,宁赐这才有闲暇功夫思考起自己现在的处境,暂且忽略身上的疼痛,且说自己口不能言手不能动,甚至看不见……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自己是成植物人了?

     “我是植物人了?”宁赐心中一突,紧接着无尽的悲哀涌了上来,虽然没有母亲,父亲也在不久之前去世,可以说世界上早已是了无羁绊,但是这不代表他愿意自己就这样成为废人……一想起自己未来很可能就维持这个状态一直到死亡,宁赐心中一阵悲苦与绝望。

     ‘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情……我这一生近三十年从来没有刻意害过谁,就算不是好人也不能算是坏人……我……’

     如果不是除了思考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宁赐真的想要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好歹是个近三十岁的男人,正值壮年却成了植物人这种事情……

     “铃铃——”

     正在宁赐黯然伤神之际,一阵清脆的铃声仿佛在他耳边响起,宁赐一惊,紧接着他发现,在无尽的黑暗与疼痛之中,一道光芒突凸的就出现在他所能望及之处,随着那清脆铃声的愈来愈近,那光芒似乎也越来越大,不一会功夫,就从光点大小的光束,彻底扩散在他能够看到的所有地方。

     “怎么回事!?”见到这如此神奇的一幕,如果不是他身上依旧在隐隐作痛,他甚至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此时的宁赐,就好像一团有意识的空气,他没有身体,也无法动弹,更不能说话,但是却能够看得见包括自己‘身后’三百六十度的一切。这种神奇而又微妙的感觉不免让宁赐生疑。

     就在他暗自疑惑自己是不是变成了精神病时,在这无尽的白光之中,一道黑色的人影逐渐由远到近,宁赐定睛看去,这是一道不算高大的身影,因为倒光的缘故,他出了一片黑影之外什么也看不清,只不过从这黑影的轮廓中似乎能够隐约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影似乎肩膀上扛着一根枝叶异常茂盛的竹子,而那铃音却正是在竹子枝叶上所系着的无数小铃铛发出的。

     “你是……谁?”

     宁赐根本不能说话,但是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直接就能够通过意识向对方传达自己的意思——这绝对是一种十分神奇而又玄妙的感受!

     他的意思精准的传达了出去,但是那黑影似乎没有一点要回应他的意思,只见那个扛着竹子的身影只是定定的站在宁赐面前不远处,仿佛仅仅是在注视着他,又仿佛是在仔细的打量他。

     “带着我的意志,活下去吧。”

     没有任何征兆的,那个黑影开口了——没错,他的确是开口了,宁赐清楚的看见了!在那一瞬间,在哪倒光之下,那是一双……纯白无暇的眼眸!

     “铃铃——”

     清脆的铃音豁然响起,宁赐心中一惊,紧接着还没等他做什么,无尽的光芒和人影瞬间消失不见,包括宁赐的意识在内,黑暗在这一瞬间吞噬了一切。

     ……

     木叶医院的特别产科门外,此时已经挤满了人。

     “哎,鸣人你放心吧,凭着小樱和纲手大人联手的实力,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身着白色风衣的鹿丸站在鸣人跟前沉声劝慰着,但是他眼中的凝重却暴露出了此时的不同寻常。

     井野、鹿丸、佐井、丁次、小李、天天、卡卡西、伊鲁卡……此时,特产科门外,鸣人所熟悉的忍者此时都来到了这里。

     漩涡鸣人,作为忍界的英雄,救世主,其之威望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之相比,甚至包括昔日的初代目火影,可以说当村里的重建工作全部正式完成后,漩涡鸣人就是当之无愧的七代目火影,其实现在这个时候,卡卡西就已经有意识的让鸣人来为其处理一些事务,这无一不彰显着漩涡鸣人未来的上位已经是必然。

     拥有着现如今忍界任何人都不可匹敌的实力和如日中天的威望,漩涡鸣人的一举一动毫无疑问的在大众的注视之下,而他的夫人就在今天即将生产这件事自然也是不胫而走,许多鸣人熟悉的人都在这个时候怀揣着贺喜的心态来到木叶医院。

     然而,当所有人来到这里时,都不约而同的接到了一个消息:雏田和次子平安,但是鸣人的长子……却是眼看要不好了。

     这下子倒好,原本是一件喜事,却没想到突然变成了坏事,根据护士的描述,医疗忍术通天的小樱甚至要托人请来纲手大人,很显然这绝对是一个很坏的兆头——甚至喜事变丧事都是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着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的鸣人,他们也只能说一些宽慰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