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姓氏日向
    这下子倒好,原本是一件喜事,却没想到突然变成了坏事,根据护士的描述,医疗忍术通天的小樱甚至要托人请来纲手大人,很显然这绝对是一个很坏的兆头——甚至喜事变丧事都是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着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的鸣人,他们也只能说一些宽慰的话语。

     “谢谢你了鹿丸。”抬起头来,鸣人对着鹿丸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他微微偏过头看了一眼从雏田病房走出来的护士,连忙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雏田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眼前一大堆木叶村的大人物都挤在这样一个小走廊里,那个小护士表示自己的压力很大,但是就算如此,她还是稳住心神镇静的说道:“漩涡夫人的情绪冷静下来后就已经睡着了,现在的她需要的是安静的修养,至于小少爷在经过我们的全面检查后基本可以确定没有任何异常,漩涡大人不需要担心。”

     “啊,是这样吗。”鸣人稍稍松了一口气,后退了几步,又扑通一下子坐了下来。看着他这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抱着双臂靠墙站着的卡卡西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知道自己的孩子竟然很难度过这一关了后,雏田当场就晕厥了过去,害的众人一阵手忙脚乱后这才消停了下来,不过关于鸣人另一个孩子的事情,恐怕的确很难办了。卡卡西对于火影这个位置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他当初仅仅是在木叶无人可用的时候才被拉出来顶缸,现如今自己任内的烂摊子很快就要收拾完了,直接将火影之位丢给鸣人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可是当下这个情况……如果那孩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或者出了其他什么变故,怕是这个决定有必要延后一段时间了。

     众人各怀心思,不过都知趣的没有再去打扰鸣人。一时之间,这条走廊明明站着十多个人,但场面却是无比沉闷。

     这种沉闷的确很不好受,就拿犬冢牙来说,他抱着双臂蹲在地上,看着左右之人都是一脸肃穆,一阵忍耐过后,他终究忍耐不住,站了起来一边挠着头一边勉强笑道:“嘛……不管怎么说,作为鸣人的儿子,可绝对不可能是那种能够轻易认输的家伙!都苦着脸算是什么嘛!绝对不会有事的!”

     “YES!”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万年不变西瓜绿的小李忽然瞪着圆眼睛站了出来,他一手握着拳头,眼中满是精光:“青春是不容许失败的!我相信鸣人的孩子绝对会贯彻青春之道!”

     “碰、碰!”

     这下子,大家都回过味来。不过还没等小李的话落音,只见两道拳光闪过,一个披着头发的金发女子直接上去就是两个暴栗,直接给两人的头上打出了个闪亮的大包。

     “两个白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不要在说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井野额头青筋暴起,雪白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被镀上了一层银亮。不过也亏他们三人这一闹,原本沉闷的走廊里到是轻松了不少。鸣人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底的阴郁略有些消散,他刚想说些什么,手术室的大门忽然咯吱一声,打了开来。

     这下子,众人也顾不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个个全都站直了身子看向手术室大门。只见一个胸部异常惹眼的美妇满脸严肃的从手术室内走了出来,这女子一头淡金色的长发扎成两只马尾垂在背后,那和春野樱一般无二的菱形印记相比起春野樱的妩媚,在她的这张绝美的容颜上却更加给人一种致命的诱惑,那是来自彻底成熟的少妇才会拥有的诱惑。

     “情况……目前稳住了。”

     纲手走出来环顾了一圈,一一扫过众人紧张的视线后,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了鸣人的脸上。

     “不过……”纲手说着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道:“鸣人,和我来一下。”

     “没关系的纲手婆婆。”鸣人见到纲手视线中的难色猜出了她的犹豫,略微思索了片刻,他直接满脸郑重道:“这里都是我最好的伙伴,他们每一个都是孩子们的亲人。”

     鸣人的话语说的很淡,而且神色也很镇定,似乎丝毫不为自己孩子可能会出现的什么不好的事情而紧张,但是不论如何,这番话的确是让在场众人的心中为之一暖,看向鸣人的眼神也更加柔和,但当再次瞥向纲手时,大家眼中却不约而同的又加重了几丝认真。

     “是这样吗……”

     纲手美眸微瞥,紧接着再无顾忌的说道:“这孩子和另一个孩子不同,他彻彻底底的继承了日向家血统,不论是特征亦或者是……血继限界。”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手指将额前的几丝秀发撩到了耳后,透过重重人群,她望见了那站在最后的那两个身影。

     其实不只是纲手,在听到这番话后,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疑惑的向后望去,而在哪里此时正站着一大一小两人,大的穿着一件黑色的和服满脸的严肃规整,而小的身上穿的却是一件上忍的绿色忍者马甲。

     “既然如此,鸣人我希望你能够遵守此前的承诺,将这个孩子交给我们日向一族。”

     从人群的最后,那一大一小两人缓步走上前来,而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足和日向花火。

     “什么!”

     “鸣人,这是怎么回事?”

     “日向日足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日向日足这句话,众人不由得震惊了起来,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在木叶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特别这个人还是赫赫有名的漩涡鸣人。

     在众人的不解和震惊中,鹿丸将手从风衣口袋里伸了出来,一边从鸣人身后向前走去一边低沉的说道:“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种时候哪怕您是日向一族的家主,我们也……”

     “好了鹿丸……!”

     还没等鹿丸走上前去,一只胳膊忽然横在了他的身前硬生生的顿住了他的脚步。

     “鸣人……”看着这条胳膊的主人,鹿丸的眼中不由得有些复杂,他嘴巴动了动,但千言万语终究到了嘴边终究是没能说出口。

     “算了……我知道了,真是麻烦。”

     抬眼望着众人各个不一的神色,鸣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可是到了最后,他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抬起头,望着前面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声音郁郁道:“我知道了岳父大人,那个承诺我会遵守的。”

     此刻,鸣人的样子与往日那元气满满的年轻人形象判若两人,日足心中其实多少也有些犹豫,但是为了家族的未来,他不得不狠下心来将脸色摆的无比郑重。

     鸣人的决定多少有些让在场的大家意料不及,虽然猜出两人之间必然有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协议,但是既然作为父亲的鸣人已经答应了,他们自然也没有更多的理由出面干涉。小李,天天,井野,丁次……所有人皆是阴晴不定的那将目光转向了那个孩子。

     这一刻,他们知道,这个孩子将会成为日向家族的人,也就是说,将会姓日向,而不是漩涡!谁都不是傻子,他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对那个孩子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