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唯一信仰科学的男人(2)
    按照这个世界的历史来看,大蛇丸的所作所为绝对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哪怕是后来被洗白,这也不能改变他滥杀无辜、生性残忍的本质。但是正所谓立场不同所看到的也不同,对于过去的事情慕宁次暂时保留意见,至少就目前来讲,大蛇丸据说是早就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而且这个将自己的一辈子都献身给了‘学术’的忍者,慕宁次对他的知识还是垂涎异常的。

     和巳月约定好了具体的时间后,慕宁次就直接和三个小伙伴分开径直回到了日向驻地。虽然不知道这一次和大蛇丸见面能不能从他那里学习到什么,但慕宁次本着准备要做足的想法还是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将自己所研究的一些成果整整齐齐的收拾了起来将之全部封印在了一个卷轴里,到了周六一大早,慕宁次就借口和佐良娜约好出去玩,随后在花火一副‘我懂得’的笑眯眯表情中离开了日向一族。

     慕宁次是一个绝对守规矩的孩子,这在以礼教为重的日向一族内显然是非常好的,至少在许多事情上日足和花火对于慕宁次都有着绝对的信任,在他们看来,慕宁次既然说是和别人有约那就肯定是真的。当然,慕宁次有约不假,不过不是和佐良娜,而是和那个跟日向一族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大蛇丸有约。

     “慕宁次君来的这么早啊。”

     刚到学校门口,慕宁次就瞧见了巳月的身影,今天的他身上依然穿着那件蓝白相间的宽松长袖,苍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对慕宁次摇摇的摆了摆手。

     “抱歉,看样子是我来晚了。”

     三步并两步的跑到了巳月身边,慕宁次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巳月见此,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在多说什么,他侧过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后抬起脚步走向前去,而慕宁次也赶紧紧随其后。

     “其实昨天家父说如果慕宁次君是正好按照约定的时间到的话,那么我也没必要带慕宁次君过去了,但是没想到,慕宁次君竟然提前了整整半小时,这还真让我惊讶呢。”

     巳月在前面笑着看似随口说道,但是慕宁次听在耳中却隐隐有种庆幸之感,大蛇丸的这个做法恐怕就是在测验他是否重视这次见面。虽然对于这个见面慕宁次的确很重视,但要说因此就让他提前那么早过来他是绝对生不出那个小心思的,而今天之所以能够早来半小时其实只是为了避开日足所以才提前出门,谁曾想他瞎猫碰上死耗子……如果慕宁次没有因为日足的缘故而正好在约定的时间到,恐怕从今以后,他也很难在见到大蛇丸了吧?

     想到这,慕宁次心中一阵叹息,果然,这运气一旦来了,谁也挡不住啊!

     心中思量了颇多,但表面上慕宁次的表情却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对于巳月的感叹他只是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大蛇丸大人很忙吗?”

     “恩……也不算太忙吧。”巳月想了想,笑着摇了摇头:“既然家父承认了慕宁次君,那么就请慕宁次君不必拘束,家父的时间可是很闲的。”

     慕宁次点点头,紧接着便默默的跟在巳月身后不再言语,而巳月似乎也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性质,两个孩子一前一后默默的走在清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一时之间倒也没几个人注意。

     秋天的早晨空气十分凉爽,不过灰蒙蒙的天空却是一点也不给面子,虽然没有密集的乌云,但是仅仅是看一眼那糟糕的天气就已经让人失去了好心情。

     跟着巳月,慕宁次两人七拐八拐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等绕过了一处试验场的围栏候,巳月终于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是……巳月的家吗?”

     看着眼前如同地下室一般的通道入口,慕宁次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了,虽然在来的时候心中就一直在猜想大蛇丸会住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但是当他真正的看到眼前的地下室时,慕宁次还是不争气的抽了抽嘴角。

     是不是应该说,这叫本性难改呢?试看历史上但凡关于大蛇丸出没的地方,似乎就没有和地下室脱离不了干系的……

     “没错,看起来很别致吧。”巳月笑着对慕宁次歪了歪头:“相比起建在地面上的房子,居住在地下不仅可以防范外来的袭击和自然灾难,而且还可以为木叶省下一大片空地,这是一件一举多得的事情……这是我哥哥说的。”

     “呃……的确如此。”

     跟着巳月走下一层又一层的石阶,很快一个石制大门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也没见巳月怎么用力,他轻轻一推,那个看似厚重的大门在一阵硌喇喇声音中便自己应声而开,而石门内,则是一排看不见尽头的走廊,枯黄的火把左一个右一个的拍在走廊两边的墙壁上,一股阴风扑面而来。

     “这还真是大蛇丸的一贯风格啊……”

     看着两边镶嵌着火把的雕纹墙壁,慕宁次心中暗自腹诽,当年自己看疾风传时的第一幕可不就是大蛇丸基地的墙壁和花纹么?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大蛇丸的审美依旧是那么的‘无可挑剔’,果然蛇这种动物还是要和阴冷与潮湿相伴啊。

     “待会见到大蛇丸大人,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跟在巳月身后,长长的走廊内似乎只能听见两个人咔哒咔哒的脚步声,慕宁次忽然想起了大蛇丸似乎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他可不想在无意中触怒对方,虽然对方不一定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这样一来自己此行的意义又有何在?

     “这个方面我还真的没有注意过呢。”

     巳月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家父是一个很和蔼的人,我相信慕宁次君一定可以和家父有很多共同语言的。”

     大蛇丸和蔼?这估计是慕宁次本世纪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不过对于巳月的这番话,他的脸上还真不能露出别的什么神色,只能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同了对方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