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初次质疑(下)
    不过说到底他也好歹是个忍者,在察觉到了自己的思想似乎已经被慕宁次的话隐隐带到了沟里后他果断一拍桌子立刻打断了对方尚未说完的话语。

     “可是这一切又和我们讨论的主题查克拉的属性有什么关系?慕宁次同学可不要企图转移话题!”

     今天老师还真就打算和慕宁次较上劲了,身为老师在面对这么多学生面前如果针对这种忍者的常识都不能完美的说服不同的意见,那么他也不要当老师了——这种想法可不仅仅是中忍老师的想法,前世身为教师的慕宁次心底其实也八九不离十。

     “当然有关系,老师说过辉夜姬是查克拉之祖,那么现在一切关于查克拉方面的理论和知识都应该和辉夜姬有关!在刚才我问老师为什么查克拉会被划分为五大属性这个问题的时候老师并没有回答我,但是——”说到这,慕宁次的眼中白芒一闪:“我猜想,之所以查克拉会被划分为五大属性,这恐怕和远古时期辉夜姬以一己之力结束战乱时所施展的能力有关!”

     关于查克拉之祖辉夜姬的事情据说在发生第四次忍界大战前几乎是没有任何记载,这个人就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没有任何征兆。不过在七代目和宇智波佐助联手封印了辉夜姬结束了战争之后,许多关于辉夜姬的详细事情也逐渐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公之于众,这里面除了血继网罗这种晦涩难懂的情报之外,记载最多的恐怕就是那个被称为‘时空自然一体化’的能力,据说辉夜姬能够自由的穿梭在五种自己所创造的不同元素空间中,并且将它具象在现实中。而关于这五种元素空间的具体元素虽然与五大属性有所出入但却大径相庭。所以慕宁次才敢于向这方面猜想。

     “我认为,作为辉夜姬之子的忍祖六道仙人正是通过自己母亲的能力与遭遇才将查克拉划分为五种属性,但是忍祖却没有能力深入的研究查克拉内涵的真正奥义,所以才给后世的忍者们造成了查克拉只有五种主流属性的错觉。不过如果真正的去研究查克拉就会发现查克拉的起源不论是神树起源说还是神果起源说都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查克拉只是来源于传说中的神树神果,那么为什么作为非辉夜姬后代的其他忍者也可以提炼出查克拉?难道所有的忍者都是辉夜姬的后代吗?所以我认为,查克拉本就是人体的一部分,就如我之前说的一般,既然查克拉是人体的一部分而不是从什么神树神果上来的,那么忍祖六道仙人按照辉夜姬的能力所划分的五大主流属性就是站不住脚的!”

     慕宁次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嘴唇有些发干,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虽然他没说为什么自己会给属性划分为天地人三种,但是全盘否定‘查克拉的五大主流属性’这一干货夹带私货的理论却已经实打实的在其他孩子的心中站稳了脚跟,忍者的一切可以说都来源于忍祖六道仙人,但是作为辉夜姬之子的六道仙人,他的一切又是来源于辉夜姬,那么忍者不论愿不愿意接受,都必须要承认忍者这个职业本身就带有辉夜姬的标签,而辉夜姬是谁?八年前的战争大反派!辉夜姬就好像是一个框,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所以也可以说一切关于战争的起源都可以丢到辉夜姬的头上。

     慕宁次不仅仅是否定了老师的理论,也是否定了百年来忍者的常识,而矛头更是直指曾经的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幕后黑手辉夜姬,这种既叛逆却又正义的观点让在场的年龄不大的同学顿时一个个眼前亮了起来,要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心理可正是白纸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某些论调很有可能会给他们留下一生的影响,更何况慕宁次的这个论调十分迎合他们的心里,每一个孩子都有个人英雄主义但是却又不得不被传统的枷锁桎梏,慕宁次一边挑战传统但是却也在抨击反面人物,这让所有的孩子十分受用,连带着心中之前对慕宁次的嘲笑也顿时变得崇拜了起来。

     佐良娜在慕宁次说道神树的时候就已经抬起头来,而在慕宁次说完后,眼中更是满满的惊讶,原本她以为这一次慕宁次要丢脸,但是却没想到能说处这么……这么有道理的理论,这让佐良娜心底因为那对传统的质疑而感到刺激的同时又有那么几分小异样——毕竟只是个六岁的孩子,她只有美和丑但是却没有帅气和漂亮的概念,因此,此刻站在原地满脸严肃的慕宁次在佐良娜的眼中……似乎愈发的漂亮了起来?

     “呃……”

     讲台上的老师眨了眨眼睛,虽然慕宁次这一番诡辩破绽不少,如果真的要理论起来,他还是可以找到话语反驳的,但是细细一想,他还真不得不承认,现如今忍者这个职业可不就是带着极其浓厚的辉夜姬的烙印吗?当年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作为凶手的辉夜姬不仅没有被民众所唾弃,反而民间涌上一大堆崇拜辉夜姬的违法教派组织,他们认为忍者的力量来源于辉夜姬,而所有忍者应该把辉夜姬当成大地之母来供养而不是封印……这种理念显然是不合乎现状的,虽然在六代火影的努力下这些零散的违法组织逐渐销声匿迹,但现如今却依然可以再许多地方瞧见这些组织成员的踪影。

     慕宁次将忍者的力量定论为人本身而不是吃了神果的辉夜姬,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在将忍者的影响力放大,缩小辉夜姬的影响力!单单是这个,就足够让老师思考上一阵了。

     “恩……虽然你说的有那么一点意思”老师用手摩擦着下巴语气中有些模棱两可,不过看到慕宁次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他的眼神立刻锐利了起来。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你扰乱课堂纪律的理由!慕宁次同学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么这堂课你也不用继续听了,给我去站到走廊里好好反省!”

     一码归一码,虽然慕宁次说的真有那么几分道理,但是私自就给查克拉划分属性这种事情可不是他一个区区六岁孩子能做的,尽管这个孩子的思维条理清晰但是他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老师相信,慕宁次的这一番论调很快就会通过班级里的学生还有家长逐渐被人们所熟知,如果在让他说下去,估计很快就会得到各方面的质疑,虽然他不是很喜欢日向一族的人,但是眼前的这个名为慕宁次的孩子倒让他颇为新奇,处于保护目的,他最终决定让慕宁次赶紧闭嘴乖乖到走廊外站着才是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