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算不上初战的初战
    (今天先1.5张,要去看电影,据说湄公河行动超赞的!恩……球推荐票!)

     那个中忍阴沉的脸上带着丝丝不易察觉的紫芒,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听到两人都没有后,忽然一把伸出手就想要把佐良娜扯开,但是早就盯着他动作的慕宁次如何能让他得逞,只见慕宁次一把搂住佐良娜柔软的小蛮腰,一个转身就将佐良娜顺到了自己身后,就在佐良娜还没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就主动挡在了女孩子跟前,直视着那个有些不正常的中忍。

     “请您将我的包还给我,我们现在会去把我们的邀请函取过来。”

     中忍看了看手里的包,稍稍感受了一下里面的重量顿时感觉到里面大概是一些忍具和卷轴之类的,如果是真的一般平民孩子的话,说不定他就稍稍教训一下对方,在把包还给他了,可是面对的是日向一族的小鬼,从小被日向一族欺负的中忍也不知道为什么怒火就是不断的蹿高,他瞥了一眼身后议论声愈来愈大的长队,眼中闪过一丝阴森的笑意。

     “你们的情况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这是规矩,所以说小弟弟,不如你跟我走一趟吧。”

     “不。”

     慕宁次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他已经察觉到了有些不对,但只是盯着中忍手里的包,一字一顿道:“请你把那个还给我。”

     “咯吱——”

     一阵骨关节的噼里啪啦声忽然响起,那个中忍看着慕宁次面无表情的脸,尽管死死的咬着牙,但还是维持着笑容道:“但是小弟弟,我们这里是需要继续为其他的孩子办理入学的,所以不要再这里耽误时间了,好么。”

     此时,不论是其他三个中忍还是身后临近的忍者家长都感受到了从这个中忍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意,周围的一个年长中忍见此,不由皱眉道:“可以了足利,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作为忍者不要把你的私人情绪带入到工作上。”

     “哼哼……”

     那个中忍忽然笑了,他死死的盯着慕宁次不带一丝情绪波动的白眼,狠狠道:“还是那么嚣张的,区区只是一个弱的如蚂蚁一样的小鬼,竟然也能这么嚣张!日向一族……名不虚传呢!”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那个中忍以一种极其不正常的姿态大笑了起来,紧接着,他毫无征兆的一拳挥出,直取慕宁次面门!虽然慕宁次一直在防范这个中忍,但是却没曾想对方竟然直接对自己动武!来不及思索,慕宁次一脚把身后的佐良娜勾倒在地,同时伸出双臂交叉挡在脸前。尽管对方只是个中忍,而且还是和平年代的中忍,但是对于慕宁次来说还是一个大敌,一股巨大的力量砰的一声打在了慕宁次挡在脸前的小臂上,而只能做粗略防御的慕宁次顿时被被这股力量的冲击力直接打飞了老远,噗通一声落在地上,扬起了一阵弥漫的尘埃。

     “足利!你疯了!”

     在场的中忍见状无一不震惊,在他们的印象里,足利是一个有点小脾气但是却识大体的年轻人,眼下对方如此不知轻重的竟敢在忍者学校出手,这无不让人震惊!

     “慕宁次!”此时此刻,佐良娜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刚才慕宁次将她勾倒,否则估计现在她一定要受伤了,见到刚刚那个还挡在自己身前的一个字突然被打飞了出去,她既害怕又担心。

     “哈哈哈哈!”

     不顾惊呆了的众人,足利瞬间跃起,一道紫光闪过如同一道闪电般直接出现在了尚未来得及起身的慕宁次跟前。

     “日向一族的人!都该死!”

     此时的足利双眼已经被一片紫色的邪恶光芒所掩盖,他扬起拳头,半空中的空间仿佛都扭曲了一般发出阵阵的气爆音。

     “这绝不是中忍该有的力量!”

     慕宁次心中震惊,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从自己被打飞到眼前的忍者再度攻来,这一切的一切还不到一秒钟!慕宁次的思维甚至都无法跟上这个中忍,那个扭曲了空间的铁拳已经席卷着雷霆万钧之势轰了下来!

     “砰!”

     足利的拳头让整个大地都为之一颤!寸寸龟裂出现在平整的沙地,在一片尘埃缭绕中,足利所轰击之地已经出现了直径一米大小的巨坑!

     “嗖——”

     尘埃中,一道身影破空飞出!

     在拳头轰下的那千钧一发之际,慕宁次求生的本能爆发使他暴起闪过了这一足够把他打成如西瓜般四分五裂的攻击,而就在哪一瞬间,他敏感的察觉到了足利的异常。

     “那是……血?”

     从半空中跳跃到了沙地上,慕宁次剧烈的喘息着,他回想起刚才在急速中所捕捉到的一个影像,那足利的脸上竟满是裂痕!

     ‘是我看错了?分明没有人攻击他!’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尘埃散去,只见足利身上的忍者马甲莫名其妙的被撑破,而裸露在外的身体却也已是血肉模糊,从脸到手无一不被紫色的裂痕所覆盖。

     但是对于自己浑身的伤势,足利却视若无物,只是恶狠狠的盯着慕宁次。

     ‘他的身体……竟然马上就要崩溃了!’

     开启了白眼的慕宁次清晰的看到了眼前这个忍者的身体情况,此时他浑身的查克拉经络已经被满满的紫色查克拉所挤满,甚至经络之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裂痕,如果他在使用一次如刚才那般的攻击,绝对会让他的身体在一瞬间被查克拉硬生生的撑爆炸!

     这不对劲!慕宁次知道,在这个足利的身上绝对发了什么,但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想其他的事情了。

     ‘虽然说现在的他力量远远超过了任何中忍,甚至在上忍中也可以做到十分强横,但同时,目前他的身体却也远远的弱与任何中忍,哪怕只要能打中他一下,就能让他立刻爆体而亡!’

     在脑海中一瞬间便分析清楚了眼前这个忍者的身体状况,慕宁次皱着眉,他现在可以肯定,刚才的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影响了这个足利,否则他没理由突然变得这么强!而且这种强大的代价甚至远远超过传说中八门遁甲的死门!

     因为,通过白眼他还知道,如果这股经过压缩的紫色的查克拉在足利的身体里爆裂开,将会产生不亚于小型核弹爆炸的威力!

     ‘他决不能死!’

     在刹那间,慕宁次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在远处,一股又一股强大和熟悉的查克拉正在逼近,但是如果要等他们到达这里,估计此人体内的查克拉早就爆炸了,到时候就算他能逃的了,在场的其他人怎么跑?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看似废了诸多口舌,实则不多电光火石之间,在不过一个闪光就想明白了一切,慕宁次当机立断,甚至来不及让其他人撤退,脚步一抬径直冲了上去。

     在场能够制止这个灾难的,只有身为日向一族的自己!

     足利身上的裂痕愈发狰狞,在见到了慕宁次冲过来后,他拖动着残破的身躯迎了上去,但是很显然,经过了第一次的爆发,他的身体早就无法适应这么强大的查克拉,内部随时都会爆炸的蠢蠢欲动时时刻刻在消耗着足利的生命力,现在只需要一个导火索,就能让他的身体彻底爆炸!

     慕宁次运起柔拳一掌打出,但是足利根本不防,径直出拳直取慕宁次面门,见此,慕宁次只得变掌为劈,一个闪身躲过对方的拳头,同时将柔拳硬生生转变为横掌劈出。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掌劈在足利身上就仿佛劈在了一块坚硬的大石头上,慕宁次惊叹之余连忙收掌朝后一跃躲开了对方的下一拳。

     “横掌竟然不能对他造成伤害,那么要阻止他的查克拉暴动,就只能用点穴了!”

     在对战方面,慕宁次从九宫中领悟的横掌与点穴虽然同样是阻断查克拉流通,但是在侧重上却不同,横掌更倾向于在阻断查克拉的同时给予对方伤害,并且可以和柔拳以及其他九宫掌联合运用,用前世游戏界的白话就来说是:‘横掌可以和其他技能联合起来连击一套没有硬直’,但是点穴就不一样了,点穴除了柔拳中几个专门为点穴创造的掌法,大概也只有八卦掌才能与之配合。

     此刻,慕宁次没办法对他造成伤害,那么也就只能使用八卦掌来阻断对方的查克拉了!这或许会让自己受伤,但是……

     慕宁次咬咬牙,他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圣人,但现如今能够让佐良娜他们不受伤的办法只有这一个了,而且自己不这么做的话,也没有别的可做了!

     一念至此不再犹豫,再一次闪过了对方笨拙的攻击后,慕宁次当机立断,一掌拍在足利的肩膀上,借着掌的力道整个人从足利上方横翻到了他的身后。

     ‘就是现在!’

     足利的背后空门打开,慕宁次瞬间再开白眼,双掌捏指!

     “八卦——”

     慕宁次的手指瞬间的点在了足利的背后,每一指点出,一阵气流便是一指为中心荡漾开来,不过区区几指,便将刚才还无坚不摧的足利打的浑身摇晃

     “八掌!十六掌!二十四掌!三十二掌!四十八掌!五十六掌——”

     每点出一掌,足利就向前一个趔趄,而慕宁次的双臂如同一道残影般噼里啪啦的打在足利身后各个穴位,无数的穴位被慕宁次全部光顾,如同炒豆一般的气爆音接连不断。终于,就在足利眼看站不稳要跌倒再地的一瞬间,慕宁次变指为掌,轰的一声拍在了足利背后正中央。

     “六十四掌!”

     这一掌,是慕宁次突破以来第一次使用八卦六十四掌,而这一掌,也是集结了前六十三掌的全部威力!掌法落下,瞬间将足利一下子打的横飞了出去,直接在一阵巨响中砸了出去。

     慕宁次不断的喘息着,满是尘土的手臂微微的颤抖,望着眼前缭绕的尘雾,他心中有些发苦。

     ‘果然还是有点太勉强了,只是施展一次六十四掌双手就已经没办法在调动查克拉,如果他不是失去了理智,恐怕几个回合下自己就要遭殃了。’

     ……

     “失败了,桃式大人”

     在忍者学校远处的半空中,两个白色的身影遥遥的望着学校里发生的一切。

     “嘁,那家伙的垃圾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可靠呢,真是多此一举。”

     坐在壮汉的臂膀上,一个身材纤细如宛如女子一般的身影淡淡的嘲讽着,听了他的这句话,托着他的壮汉不由道:“那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现在就顺手把九尾的查克拉收回来?”

     “哼,距离那家伙复愈神树还需要四年,现在就算收回了九尾的查克拉也没有任何意义,姑且让这群蝼蚁苟活下去,等神树复愈,然后杀了那个家伙,到时候在一个一个收回。”纤细的身影说着,顿了顿,他低下头看着壮汉忽然道:“那个白眼小鬼很有意思,你姑且先在他身上留个纪念,然后把那个家伙的垃圾收回来。”

     “遵命,桃式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