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初见分家
    “花火阿姨,这是……?”

     之前因为处于对慕宁次出现的开心而忘乎所以的花火并没有发现小樱的身影,而当她回过神来时,小樱却早已走远。见此,花火不由低低的叹息了一声,也不知是因为被她看见了什么东西,还是因为自己单纯的没有上前打招呼。

     “原本这些事情父亲大人是不打算让你知道的,但是既然今天已经被你看见了,就算告诉你也无所谓了吧。”

     暂且收起了在小樱身上的心思,花火微微偏开身子,面向那队站得笔直的日向忍者道:“伊吕波。”

     “花火大人!”

     只见在第一排忍者中最左边一列走出了一个人,他昂首挺胸的走到花火身边不远处站定,恭敬的对着花火微微躬身。慕宁次仰着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忍者估摸着三十来岁接近四十岁,头上戴着木叶的头巾式护额,一张国字脸上满是如同日足一般的刻板与严肃。

     “慕宁次,他是日向伊吕波,这只队伍的负责人。同时,也是日向分家之人。”

     分家之人!

     虽然从小就在日向一族内长大,但是说到底,这还是慕宁次第一次见到日向分家之人!要知道,分家和宗家虽然同姓日向,也同住在日向驻地,可是说的不好听一点,两家的关系其实比起主仆来也好不来太多。据他所知,日向分家生来就是为了守护宗家,而且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必须要种上笼中鸟的咒印。慕宁次还特意瞧了一眼伊吕波身后的数名忍者,他们无一不是将护额戴在额头之上。恐怕在护额之下,就是那传说中的笼中鸟咒印了吧。

     心中的思索不过在一瞬,慕宁次很快就收起了思绪对着伊吕波规整的鞠了一躬。

     “您好,伊吕波大人,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慕宁次的这个举动早已是习惯,面对着不是敌人的长辈,他习惯以晚辈的姿态将礼仪做到挑不出一丝毛病。但是在这里,看着他的举动,不论是花火还是伊吕波亦或者是那些分家的忍者,无一不是有些发愣。

     完美的九十度鞠躬礼仪维持了半天也不见对方让自己起来,慕宁次只得自己直起腰来,不过当他看到在场诸人脸上那奇怪的神色后,有些不解道:“怎么了?”

     “呃……”

     似乎是被这句话惊醒,那个叫伊吕波的忍者顿时回过神来,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出乎意料的爬上了一丝苦涩的微笑道:“慕宁次大人无需如此,我们只是分家之人……”

     伊吕波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慕宁次基本已经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说实话,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慕宁次还从未在意过自己究竟是宗家还是分家,不过现如今看来,自己似乎已经被认定为宗家之人了。

     尽管有些不太适应对方的低姿态,但是慕宁次也不是什么古板固执之人,宗分二家之间的差距并不是能够依靠着别的什么轻易打破的,就算天才如日向宁次在面对着日向雏田和日向花火时也依然是一个恭敬的分家子,不得不说,宁次口中的那套命运论在这个忍者的世界还真是个真理——一个人的命运,从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

     慕宁次的表情以及维持着那副严肃的模样,对着伊吕波点了点头。而他这略显冷淡的反应似乎让伊吕波‘心安’了下来,他脸上的苦笑隐去不见,低垂着眼帘,恭恭敬敬的站在原地。

     “伊吕波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上忍,曾经甚至和当年的七代目以及八尾人柱力交过手,是一名很可靠的领队。”花火对慕宁次说完就转过头对着伊吕波道:“今天的任务暂时取消,你们先解散吧。”

     “是,花火大人!”

     伊吕波恭敬的说着,全然没有一个年近四十的大叔对着不过二十岁女子恭敬而产生的抵触,慕宁次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跟着花火看着他将数十人的忍者队伍解散,不一会功夫,原本气氛异常紧张的驻地大门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见到人走的差不多了,花火这才松了一口气的穿过头来,看着慕宁次那略带思索的眼神,忽然想起了自己刚才很丢脸的一幕,她俏脸一红,顿时将手按在了慕宁次头顶来回揉搓。

     “臭小鬼,在学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快点告诉我!”

     原本慕宁次那头梳的整整齐齐的黑色长发被花火揉的一团糟,慕宁次不得不收起心思向后退了两步从花火的魔爪中挣脱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遇见了两个很奇怪的人。”

     “很奇怪的人?”花火有些好奇的收回了手:“什么奇怪的人?”

     两人一边朝着宗家的御事宅走去,慕宁次一边将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日向花火。对于大筒木一族,他的了解其实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只是通过前世在网络上所看到了的一些零星信息知道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家族,不需要修炼就能获得十分强大的力量,而且火影里的最终反派大筒木辉夜姬就是这一族的人,诸如什么六道之类的更是属于大筒木的后裔。可以说火影这个废柴逆袭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热血故事在后来发展能够发展成宁次口中那个‘人的命运从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的故事是和大筒木一族有着无法割舍的关系的。

     而花火在从慕宁次口中听到了关于大筒木的消息后就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她忽然站定了脚步,侧过头一双水润的白眼直勾勾的盯着慕宁次。纵然慕宁次心理定力足够,但是被眼前这个俏生生的大美女如此肆无忌惮的看着,也是不免心中发慌,他刚想问花火到底怎么回事,花火却是率先开口。

     “你是说,那个人说你的眼睛是最纯净的白眼?”

     “他确实是这么说的”慕宁次点了点头,紧接着他连忙问道:“难道我们日向一族的白眼也是像宇智波的血继限界一样有所区分的吗?”

     花火没有回答慕宁次的这个问题,她只是定定的看着慕宁次,忽然眉头没问的问了一句:“慕宁次你还记得舍人吗。”

     “舍人?”慕宁次一愣,这个名字他绝对没有听说过:“那是谁?”

     “呃……没什么!大概是我想多了吧,啊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花火在发什么神经,从嘴里吐出了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话语后,她如释负重般的吐出一口气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也不等慕宁次在继续发问,她突然一巴掌拍向慕宁次的后背,颇为豪爽道:“既然如此,那么姐姐我今天就给你好好检查检查身体,看看那两个坏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

     (十分感谢书友‘辰东之外皆浮云’的打赏!本书第一个舵主诞生!另外本书在十万字前达到了一千推荐票,在下兑现承诺,明天的更新将会是10000+4000字以舵主的标题献给大家!最后,如果本书能在十五万字前到达三千推荐,那么再加更万字[好吧,我承认这个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