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开学日
    (新人新书,球推荐票呀)

     晚夏的燥热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随之而来的是习习凉爽的秋风,一转眼,木叶七十四年的至秋随着历史嗷嗷转动的车轮将来不及逃跑的盛夏碾的四分五裂,就在盛夏嚷嚷着必然要在来年报仇之际,木叶忍者学校的开学日却是已经到来了。

     “……花火阿姨,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强行牵着慕宁次的小手,花火脸上带着丝丝自得的笑容走在街道上。她斜眼看了看身旁满脸别扭的小鬼,悠然自得道:“难得能够让你这个臭小鬼露出这么有趣的表情,你花火姐姐我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机会呢,真是个笨蛋。”

     “……”

     慕宁次的眼角微微抽搐,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任由花火牵着自己走在街道上。

     出乎意料的与前世相同,自从进入和平时代之后,五大国的忍者村都统一的将九月一日作为所有忍者学校的开学日,没有了战乱时代的赶鸭子上架,和平年代的小忍者们对于‘上学’这种事情和慕宁次前世的那群学生有着截然不同的兴趣。这一路上,无不是家长带着自家孩子赶往学校,见着这一幕,慕宁次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就差走上前去跟家长唠嗑了。

     忍者学校的位置处于木叶行政区的中央,不论是火影大楼还是暗部办公处都在忍者学校左右,看着这个建筑分布,倒是给人一种安全感。

     “臭小鬼,在学校里要记得听老师的话哦。”差不多到了学校门口,花火终于松开了慕宁次的手,她将手里的学生挎包递给了慕宁次,俏脸露出坏笑:“怎么样,要不花火姐姐还是亲自送你到学校里面吧?你看看其他家长可都是把自己家的孩子送到中忍老师面前呢。”

     “我才不要。”慕宁次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这个提议,他瞥了一眼花火脸上的坏笑道:“花火阿姨你又不是我妈,为什么总是要说这些话。”

     “什么!你这个讨人厌的臭小鬼!”慕宁次的话让花火俏脸一红,要知道她今年也不过二十岁,还算是个黄花大闺女,平常总被别人误会是慕宁次的妈妈也就算了,可是今天从慕宁次自己嘴里说出来,她还是感觉到心里涌上阵阵羞意。也不管慕宁次‘高深莫测’的表情,花火一下子将包丢到了慕宁次脸上,紧接着头也不回直接走了。

     “你这个臭小鬼不要指望我放学之后来接你了!”

     慕宁次将包挎在自己的肩膀上,心里倒是巴不得花火别来接自己。要知道,他可是最烦当那种卖萌的小孩儿了,卖萌之后那种从里到外透露出的恶寒绝对不是他所喜欢的。因此没有大人,独来独往,这才是慕宁次希望的。

     “诶?是慕宁次君!”

     就在他整理好单肩包打算走进学校里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清脆的女声,他应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红色旗袍小女孩正对他不断的挥手。那一头乌黑的齐耳短发下是一张如瓷娃娃般精致的小脸,再看她脸上那个标志性的红框眼镜,此人正是慕宁次那次在火影仪式上碰见的小女孩,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樱的女儿宇智波佐良娜。

     “啊,你好。”

     看着小女孩跑了过来,慕宁次转过身子对着她友善的问了一句好……好吧,尽管是使用友善这个词汇,但是慕宁次那张严肃郑重的脸上可是没有一点点友善的样子。

     “小慕宁次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吗?”

     在佐良娜身后跟着走上来的是一个粉色短发的俏美女子,她睁着那双碧波水眸看着慕宁次,紧接着又打量了下周围,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是的,花火阿姨刚刚送我来的,只不过在我的坚持下让她先离开了。”

     春野樱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仿佛对慕宁次的身份一无所知,有的只是对寻常友人的孩子一般亲切。但是若能仔细打量她,便会发现在她那波澜不变的碧绿色眼眸中,潜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不过很显然,在场会关注她的人都没有发现这个情况。佐良娜在看到慕宁次后似乎很兴奋,要知道,在她认识的小伙伴里,慕宁次大概是最厉害的那一个,自从上次的火影仪式事件后,她就一直后悔没有在当场和慕宁次一较高下,这次竟然发现对方和自己是同一届学生,这如何不让她兴奋?

     不过,这个兴奋在佐良娜的脸上不过维持了区区两秒便僵硬住了,察觉到自己的表情好像有点太不矜持,佐良娜连忙扶了扶眼镜,小脸上强行做出一副镇定的表情,而在听到了自己的妈妈和慕宁次的对话后,她更是想也不想,转过身就从自己妈妈手中夺过了自己的背包。

     “好了妈妈……呃,那个……现在已经到学校了,你快回去吧!”

     春野樱有些惊讶的看着忽然变得有些促狭的女儿,但说到底还是亲妈,略微一思索便明白了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突然如此,无非就是小孩子之间的争强好胜,不想让慕宁次觉得自己是个依赖父母的孩子罢了。想清楚这个,她捂着嘴咯咯一笑,也不点破佐良娜的小心思,背着手略显俏皮的对着慕宁次说道:“那小慕宁次,我可以拜托你在学校照顾好我们家的佐良娜吗?”

     “妈妈!”

     一听这句话,佐良娜立刻不干了,要知道她可是打算和慕宁次一争高下的人,自己的妈妈在别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这实在是太让她没有面子了。而慕宁次听了这句话到没有多想,他还是习惯把佐良娜当做一个六岁的小孩,也就是自己的晚辈,因此对春野樱跟自己的嘱咐全然没有半分不适,而是正儿八经的点了点头,一脸郑重道:“请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佐良娜桑的。”

     “那我就先走了,佐良娜记得要和小弟弟好好相处哦!”

     临走也不忘了给自己女儿在辈份上占个便宜。春野樱心情不错的背手离开了这里,除了周遭形形色色的家长和孩子,也只剩下慕宁次和佐良娜两个小人独自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