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七代目的就任仪式(一)
    “白眼!”

     摊开的手掌豁然攥紧,慕宁次瞬间抬起头来,原本澄澈的白眼忽然浮现出一圈淡淡的瞳孔轮廓,而眼睛的青筋阵阵暴起,方才还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忽然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

     “八卦——”

     几乎是一瞬间,慕宁次浑身的气势陡然转变,只见他身形一闪,下一秒便出现在了道场正中央的粗木桩跟前。他的身体委屈,双手只伸出中食二指,狰狞的白眼中倒映着眼前木桩的影子,在一圈淡淡的波纹自他脚下向着周围散去,一大片青草地硬生生被这股无中生有的气浪压弯了身子。

     “三十二掌!”

     手指如闪电般激射而出,慕宁次的双臂如残影般不断的向着眼前的木桩攻去,只见他每每挥出一指,就有一阵重物撞击般的咄咄音响起。明明只是两根细小的手指,但是点在坚硬结实的修炼木桩上竟使其凹陷了下去,而且每指都能够精准无误的点在木桩的不同位置!以上看似似废了诸多口舌,但实则不过电光火石之间,这一阵如同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仅仅持续了不到两秒便在慕宁次的最后一指中结束,而就是这最后轻飘飘的一指,竟直接嘭的一声将木桩彻底点爆开来!

     “呼呼……”

     有些气喘的关闭了白眼,慕宁次不顾头上飞散的木屑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八卦掌可不仅仅是根据掌数来区分威力,施掌的时间也是决定着至关重要的一点,如三秒挥出三十二掌,这和二秒挥出三十二掌可不仅仅是三减二等于一那么简单。而慕宁次能够在区区不过六岁的年纪就能够施展出如此之快的八卦掌,除了其天赋之外,这对他的身体其实也是有着一定的负担。

     “果然三十二掌已经是我目前的极限了,根本完全没办法在分心融入从柔拳里领悟的那点太极之势……原来目前的我只是这个程度。”

     不知道为什么,慕宁次忽然想起了日向一族中唯一一个能够使出八卦一百二十八掌的天才日向宁次,一股浓浓的自负忽然从他的心中喷发而出,现在的他已经将这个去世了的天才当做了自己的生父。只见他单手驻着地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身为日向宁次的后代,我可不能给他丢脸啊。八卦一百二十八掌……终有一天,我也可以做到!”

     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慕宁次口中低声呢喃着终于彻底站直了身子。随后,他身子微屈,摆起了一个柔拳的起手架势。

     “白眼,开!”

     ……

     “真是的,明明只是嘱咐你不要再修炼的时候悄悄跑掉,但事后却又做这么任性的修炼,你这个臭小鬼还敢抬出父亲大人出来说我的心境不好,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

     因为今天是七代目火影的就任仪式,因此一大早花火便起了床,可是没想到来慕宁次房间时竟发现他给自己搞得伤痕累累,心疼之余不由得责怪起了他。

     “咳咳……因为对花火阿姨的黑玉断续膏十分有信心,所以……”

     “臭小鬼,什么黑玉断续膏啊!不要乱起名字啦!还有,要叫姐姐!”

     在慕宁次的房间里,花火面带嗔怪之意用柔软细滑的手专心致志的为慕宁次背后的伤痕处涂抹着日向一族秘制药膏,而这样一个大美女在自己背后摸来摸去,对于此时的慕宁次来说的的确确是痛并快乐着,虽然他只是个六岁大的小孩,但奈何心理年龄可是超过了三十岁,因此尽管脸上一副正经的模样,但是心里却早就叫苦不迭。

     花火的的确确是个典型的美女,和她姐姐那种纯粹安静的柔美女子不同,花火的身上的气质更多的却是活泼与英气,但是一旦配上她那一头突出女性柔和特点的披肩长发,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便在花火身上纠缠开来,而且她的身材本就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这也不怪慕宁次小小年纪就‘道心不稳’,不是我军不给力,奈何敌军有高达啊。

     关于慕宁次心里的小抱怨,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花火自然是不知道的,见将药膏涂抹的差不多了,花火用透气的弹力绷带一圈一圈的缠在了慕宁次身上的伤痕处,当她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终于收回了手。这让慕宁次在松了一口气之余也暗自决定以后绝对要自备药膏,绝对不能再让花火给自己涂药了。

     “喂,臭小鬼,今天可是七代目的就任仪式,你一定给我打起精神哦。”

     用手帕将手上的药膏擦拭干净,花火头也不抬的和慕宁次说着。慕宁次一边穿上衣服,一边转过头去,此时他才发现,今天的花火并没有穿着往日那件黑色的练功袍服,而是变成了一件和慕宁次常服极其相似的素衣,而且在其背后,还印着一个鲜红的‘火’字。

     这件衣服慕宁次记得听日足大人说起过,似乎每次新火影就任仪式上都会统一民众着装,但是自己……

     慕宁次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这件款式虽相同但却没有火字的素衣,不由得抬起头来。

     “花火阿姨,我不需要换衣服么?”

     “不需要,你穿这件就可以了。”花火说着,微微侧过身来,她一边上下的打量着慕宁次,语气逐渐转为严肃:“这件衣服,可是对七代目大人有着特殊的含义,怎么能轻易换掉呢。”

     每当花火的这个语气出现,慕宁次都会很识趣的闭嘴不在说话,因为这就是她对待外人的语气,同时也是代表着她日向花火进入了正经模式的语气……但是慕宁次真的想不出,到底自己做了什么,竟然让花火说变脸就变脸?

     疑惑的思索着,慕宁次不由得再次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着装,因为除了修炼的时候会患上特定的练功服,一般的时候慕宁次一直都是穿着这件衣服,所以要说认真打量,他还真没有过。不过经过花火这一变脸,慕宁次仔细的观察起了自己的衣服。您还别说,他这一打量,还真发现了问题。

     “这衣服的款式……不就是日向宁次在疾风传里的服装吗!?”想明白了这点,慕宁次对于花火的心思也明白了七七八八,她这显然是要把自己变成小宁次然后去故意给七代目看啊!

     想一想吧,一个昔日救了自己的却牺牲了的恩人突然再次出现在眼前,那是一种怎么样的趣味啊!

     对此,慕宁次只能将之当做花火又调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