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与雏田的初次会晤
    慕宁次缓缓地将日足屋子的大门拉了上去,就在这时,一股柔软的充盈感忽然从他的头顶传来。紧接着,几丝散发着幽香的黑发垂到了他的眼前。

     “臭小鬼,这下子……看你往哪里跑!”

     声音尚未落下,一双玉臂忽然环住了慕宁次的小肩膀。作为受害者的慕宁次一抬眼,便瞧见了花火那双带着点点坏笑的俏脸。

     “呃……花火阿姨。”

     慕宁次努力的想要挣脱花火的牵制,奈何不论他怎么挣扎,人家花火的手臂就是纹丝不动的环着他,不得已下,慕宁次只能立刻祭出严肃的小大人模样,仿佛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冷静抬头看着花火。

     两双白眼,四目相对。

     “要叫花火姐姐!”

     看着怀中小大人那副故作镇定的模样,原本还故作凶恶状的花火忽然扑哧一声,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她一边收回手按在了慕宁次的肩膀上将他的身体扭转了过来,同时一边说道:“父亲大人的教导结束了,那么就该轮到姐姐我来教导了。”

     “花火阿姨,我还要……”慕宁次的话还没说完,日向花火忽然一把将慕宁次的小身体抱了起来向前走去。而这种完完全全抱娃娃一样的姿势也让慕宁次心中隐藏了多年的羞耻心涌上心头。

     虽然说花火今年不过二十岁,长得漂亮不说,身体也异常有料,被这样一个大美女抱在怀里对于慕宁次这个心理年龄的老男人来说本应该是占了大便宜,奈何他本就不是那种色急之人,如果是以其他方式的软玉伴怀也就罢了,可是被以这种小娃娃一样对待慕宁次心中除了无奈更多的却是羞耻。

     要知道,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孩却从来不卖萌,反而给自己包装成了一个满脸严肃小大人,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不被人当做小娃娃玩来玩去啊!

     “花火阿姨!放我下去!”被抱在怀里的慕宁次耻辱的挣扎的,但是花火却铁了心的仅仅的箍住了慕宁次的四肢,使得他动弹不得丝毫。

     “嘿嘿,难得能够看到你这个臭小鬼露出这幅表情,我怎么可能放你下去呢?”

     日向花火不怀好意的看着怀里被憋得满脸通红的慕宁次,从前的慕宁次脸上永远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这可是让她不爽了很久,今天能够瞧见这个和宁次哥哥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鬼被自己折磨成这个模样,她心中暗爽不已。

     “唔……唔!”

     慕宁次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花火再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只见她玉手一按,笑嘻嘻的直接将慕宁次的脸按在了她胸口……被两团柔软的触觉忽然挤压,慕宁次脑袋光荣当机了。

     ……

     因为花火的捉弄,整整一下午,慕宁次对她也没有好脸色,只是板着那张小脸,脸上写满了严肃和固执。

     “真是的,你花火姐姐我的人气可是很高的哦,要是别人,我可是连看都不看一眼,你竟然还摆出这样一副臭脸”牵着身旁满脸别扭的小鬼,日向花火浑不在意的调笑道:“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小鬼呢。”

     “花火阿姨请注意您的措辞。”

     虽然被花火细如丝滑的玉手牵着,但是慕宁次却没有丝毫身为小孩子的觉悟,满脸正经道:“按照年龄来算,您比我大整整十五岁,所以您只能是阿姨!”

     “臭小鬼难道没人告诉你女人的年龄是禁忌吗!”

     “除了您之外。”

     现在正是下午三点钟左右,但是今天的慕宁次以及花火却并没有如往日一般在日向道场内内修炼,而是顺着驻地的大门,走向了木叶一处清幽之地。

     而这个地方,赫然就是木叶的慰灵园!

     从羊肠小路走进了墓园之内,花火逐渐收起了在路上和慕宁次嬉闹的娇笑,而慕宁次……他似乎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严肃的模样,从未变过。

     之所以来到这个地方,两人当然不是来旅游的,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饶是宁次也将心中的一切杂念收拾的一干二净。

     今天,是日向宁次的祭日。

     要说关系,日向宁次和花火只能算是表兄妹,而和自己除了长得十分相似,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不过祭奠这个他从未谋过面的日向一族曾经的天才,却已经成为了慕宁次每年都会必须经历的事情,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的习以为常,慕宁次时常也会感叹日向宁次的生不逢时。

     若是早生几年,他有可能在第三次忍界大战里大放异彩成就一番传奇故事,若是晚生几年他说不定也能在雏田的关系下如同日向花火一般在木叶一干小强的保护中度过木叶灾难开始新的人生。

     “哎,似乎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来对自己所生的时代感到不满……我大概是非常幸运的穿越者了吧。”

     从宁次的命运中认知到了自己有多幸运,慕宁次不由得一阵唏嘘。而此时两人也停下了脚步,眼前的墓园里,这一排又一排的墓碑无一不是捍卫着木叶在灾难中的英雄,因为有了他们的牺牲,自己这样新的一辈人才会在这样一个和平的时代活下去。

     “姐姐?”

     慕宁次还在感怀之中,花火惊诧的呼喊忽然将其从思索中惊醒。他抬眼望去,只见在重重墓碑中那个代表着日向宁次的墓碑前,一个有着蓝色长发的女子正带着一个勘勘到她膝盖的小孩子手捧白花的站在跟前。

     “花火……”那女子见到花火,脸上扬起了一丝淡笑,但紧接着看到与她迎目相对的慕宁次时,却是在那一刹那间语调都硬生生僵了下来,周身更是一颤。花火很显然察觉到了女子的异常,她侧头看了一眼表情不变的慕宁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牵着他直接迎了上去。

     随着两人越走越近,对方的身影也愈发清晰,一直来到墓碑前,慕宁次总算是彻底的看清了眼前两人的模样。

     只见那蓝色长发女子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制服短裙,贴身的小衬衫将她那凸翘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而短裙下,一双黑色的丝袜也紧紧的包裹着她纤细修长的玉腿,再看她如雪般白嫩的脸蛋上两个日向一族标志般的白眼,眼前之人身影,赫然和慕宁次记忆中的那个日向雏田所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