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七代目的就任仪式(六)
    在院子门口,慕宁次瞧见了这栋房子主任的姓氏铭牌,只见‘漩涡’两个大字正在其上。

     不过他也仅仅是惊鸿一瞥,下一秒,人却是已经冲进了那个院子中。

     “这是……?”

     院子里的那栋房子此时大门敞开,而从院子的门口处,慕宁次也恰巧能够清楚的瞧见屋内的光景,只见一个年龄不过三四岁的小女孩此时双手捏指,满脸狰狞的瞧着面前靠墙瘫坐在地的一个小男孩,而在两人身边,一名青年男子正双目无神的瘫倒在墙角。

     除了那个小男孩之外,其他两人慕宁次全部都见过,那个小女孩正是昨天在墓园中所遇见的雏田女儿向日葵,至于那个男人——他正是木叶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最强忍者,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

     等等,漩涡鸣人?

     慕宁次的眼神骤然清晰,马上就要到火影就任仪式开始的时间了,但是身为正主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此时却瘫坐在自己家墙角,这如何不让慕宁次惊讶。

     “……?”

     慕宁次心中的疑惑仍在继续,然而那个两个正在对峙着的孩子却是发现了突然闯进院子里的慕宁次,那个小男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看见了慕宁次的白眼便趁着向日葵不注意连滚带爬的朝着慕宁次跑来。

     “救……救救我啊!”

     小男孩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仅仅是三两息的功夫,他便手脚并用的爬到了慕宁次跟前一下子躲在了他的身后拿着慕宁次的身体当做掩体,同时还不忘对着屋里的向日葵求饶道:“小葵不要闹了!就任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爸爸成了这个样子,我们还怎么去啊!”

     “哼!”

     名为向日葵的小女孩对于躲到慕宁次身后小男孩那简直让人声泪俱下的求饶毫无反应,她就跟个机器人一般缓缓的转过身子,同时双指也指向了挡在前方的慕宁次。

     “目——标——锁——定——”

     “喂,那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慕宁次连忙伸出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脸上也竭力做出一副正经严肃的神色,不过他那额角的几丝冷汗到底还是暴露了他不平静的内心。

     饶是她心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灵魂,可是此时此刻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根本就让他来不及思考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本听到里面的打斗音他还以为是有企图不良的忍者混进了村子,但是当他看到了那个从来只闻其名而不见其人的旋涡鸣人七代目竟然以一种被人打趴下了的姿势闪亮登场,这由不得慕宁次的大脑不当机。

     “可恶啊……喂,你有白眼,你一定也是日向家族的人吧!快点阻止小葵然后帮老爸回复意识啊!”小男孩两手死死的拽着慕宁次的衣服,明明手指都有些打颤了,但是语气却是一副命令般的语气。慕宁次虽然心中不是很舒服,可这里既然是七代目家,那么这个小男孩的身份也呼之欲出——那自然是七代目的儿子,木叶村的太子。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向族人,慕宁次还真没办法拒绝他的这个命令。不得已,他只得拉着那个小男孩向后一跃将他丢到了院外,独自一人面对着仿佛进入了暴走模式的向日葵。

     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女孩的时候,慕宁次记得她似乎是蓝色的眼睛,但是现在的她眼旁满是狰狞的青筋,如海一般蔚蓝的眼睛也变成了一片惨白。

     “是后天觉醒的白眼吗……果然不愧是漩涡鸣人的孩子啊。”

     慕宁次脸上的神色逐渐凝重,不论怎么说,他必须要让眼前的向日葵先冷静下来,火影就任仪式可是很重要的,他不能任由漩涡鸣人保持着这个状态下去。

     “原来是点穴吗,那既然如此……白眼!”

     慕宁次身体微屈,只听他一声低喝,顿时脸上青筋暴起,而方才还五彩缤纷的世界在这一刻只剩下黑白两色。

     “喂!她可是我妹妹,你这家伙不要伤害她啊!”

     站在院子外面的小男孩见到慕宁次忽然摆起了那个熟悉的架势,顿时有些担心的喊了起来,而在院子外面一直看着这一切的佐良娜也回过神来,她可不是笨蛋,仔细一想,就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见到那个金发小男孩似乎还要说话,她顿时沉下脸来,走过去对着小男孩的脑袋就是狠狠的一拳。小男孩显然对这一拳没有任何准备,这一拳直接给他打了个头晕目眩趴在了地上。

     “你……诶!佐良娜?!”

     “笨蛋博人!不要打扰慕宁次君啦!”

     来自院外那两道稚嫩声音的吵闹并没有影响到慕宁次,他当然不会伤害向日葵,因此为了结束这场不必要的战斗他会使用和向日葵相同的柔拳法——点穴,以此来达到控制对方的行动,但是却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的目的!

     柔拳法和白眼是日向一族的基础,拥有白眼才能使用柔拳法,而学会柔拳法的基础式,才能学习其他进阶的日向秘术,例如八卦掌,例如回天!

     点穴,正是柔拳法的基础式之一,包括赫赫有名的八卦掌都是使用点穴为主,因此对于点穴,慕宁次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向日葵大小姐,得罪了!”

     身为日向日足的大女儿,连父母都没有的慕宁次对于向日葵只能尊称一声大小姐才能不失礼仪,不过所幸的是慕宁次对于这种不算特别侮辱人格例如下跪磕头之类的的礼仪并没有任何排斥,因此对于自己低于对方的身份也并不会感到什么屈辱,他只是像个普通日向族人一样,对着向日葵施了一礼,紧接着身形一闪,直接落到了向日葵跟前。

     “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