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奇怪的雏田大小姐
    似乎是察觉到了慕宁次的注视,雏田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好奇的看了看眼前这个奇怪的小哥哥,然后就直接躲到了雏田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悄悄的观察着这一切。

     “姐姐今天也是来看宁次哥哥的吗。”

     花火的声音异常平静,甚至平静到慕宁次都忍不住微微侧目,在他的认知里,虽然花火对待外人时常也会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但是这种完完全全的平静,可是极为少有……甚至是没有的。

     “啊……是啊,今天因为要照顾博人就稍稍来晚了一些,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们……”

     尽管雏田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是不论是长相还是身材却依旧如同十八九岁的少女,更甚者眼前这这个二十五岁版本的雏田口中所发出的软糯声音竟然和慕宁次印象中那个还是下忍的害羞雏田一模一样,这由不得他不惊讶:女人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是这样啊。”花火点了点头,因为白眼的特殊性,白眼的使用者很难被人察觉到自己所观察的目标,但是这却不妨碍花火对于视线的认知,她很敏感的察觉到,虽然雏田一直在和自己说话,但是眼睛的视线至始至终都盯在慕宁次身上。见此,她心中略微有些叹息。

     ‘因为政治敏感而没办法母子相认,这还真不像那个未来七代目的风格啊……’

     “咳咳。”花火瞥到雏田身后那个好奇的打量着一切的小女孩,顺势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道:“诶,这个是小葵吧?现在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啊……是啊。”雏田有些恍惚的收回了视线,她侧头看了看身后的小家伙,脸上扬起一丝温柔的微笑将她从自己身后拉了出来。

     “小葵,这是妈妈的妹妹,你要叫……”

     “就叫花火姐姐好了!”

     还没等雏田说完,花火直接抢先打断了雏田的话语,紧接着她也不给雏田继续说话的机会,直接走上前去一下子拉住了那个女孩子的小手,笑嘻嘻的说道:“人家今年才二十岁,才不要当什么阿姨呢!走吧小葵,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慕宁次知道,只有在亲近之人的面前,花火才会露出这幅嘻嘻哈哈的样子。而她竟然让自己妹妹的孩子管自己叫姐姐,不得不说,在乱辈分这件事情上,花火的确是很在行。

     但是……她似乎是忘了什么吧?

     望着抱起小葵就笑着想外跑去的日向花火,慕宁次表示很无语,把一个小孩子丢在这也没跟别人介绍就自顾自的跑掉……果然自己这个看似细心的花火阿姨实际上还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不得已,身为晚辈的慕宁次只能主动走上前一步,对着眼前这个温柔的‘大号’雏田鞠了一躬。

     “您好雏田大人,我的名字是日向慕宁次,请多多指教。”

     “原来是慕宁次啊。”

     不知道为什么,慕宁次总感觉雏田的语调有些奇怪,说是颤抖吧,却明明很平静,但要说平静,从那声音中却又分明可以察觉到几丝颤抖。

     脑袋里还在思考着雏田为什么这么奇怪到底是不是假冒的,慕宁次突然感觉到一阵香风迎面而来,紧接着他整个身子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雏田竟然屈下身子,直接将他抱在怀里。

     “呃……”

     她的这个举动可是慕宁次没有预料到的,今天一天他可是连续被两个成熟的女性抱在怀里,甚至让他脑子里都情不自禁的生出了‘日向一族的女性是不是到了年龄都会进化为怪阿姨’这个念头……不过话说回来,雏田和花火不一样,她可是个绝对的深闺大小姐,如花火那般对待亲近的人毫无顾忌这点并不会在雏田身上出现,这点从火影忍者里雏田暗恋了鸣人这么多年却连告白都不敢就能看的出来。

     可问题是,自己和对方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脸上依旧维持这那副小大人的严肃模样,慕宁次原本还想是不是要提醒一下雏田这里是在墓园,您就算是怪阿姨属性作祟,也要矜持一点。可是当他发现那个抱着自己的柔软身躯竟然在微不可查的抖动后,他不得不将嘴里的话语硬生生拐了个弯,小脸上皱着眉疑惑道:“雏田大人,您怎么了?”

     “啊,抱歉……只是有点太高兴了……”

     察觉到了自己异常的太过明显,雏田不舍的松开了怀抱的慕宁次,但她依旧屈着身子将自己和眼前这皱眉的小大人维持在一个高度,同时一边用手拂去自己的眼泪,一边强行微笑着对眼前的慕宁次道:“那个,花火以前和你说起过我么?”

     “恩,似乎听花火阿姨提起过她有个姐姐。”

     虽然不清楚雏田为什么这么激动,但慕宁次还是收起心思,皱着的眉头也松了开来,规规矩矩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的应对着眼前这个奇怪的雏田。

     她可是鸣人的妻子,七代目的夫人,慕宁次并不打算给她留下一个自己是熊孩子的印象!

     “是这样啊……”雏田喃喃着,随后微微一笑,如同一个温柔的母亲般,伸出手整理着慕宁次那因为她的怀抱而弄的有些发皱衣领。做完这一切后,她那散发着泪光的白色眼眸深深的看着慕宁次,仿佛要把他记在心中。

     “父亲大人对你严厉吗?”

     “……日足大人对我很好。”

     “修炼的时候有受过伤吗?”

     “……偶尔会有,但无伤大雅。”

     “一个人的时候会有其他孩子欺负你吗?”

     “……不会的,我有修炼柔拳法。”

     “……”

     雏田的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和慕宁次说话,但是眼中的泪水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而她这仿佛老妈子一般的絮叨问话在让慕宁次感到无尽的诡异和无所适从之外,眼前这个和他记忆中相差的不是特别多的‘大’雏田也让他在这一刻打心底感受到了一股仿佛血脉相连般的莫名亲切。

     意识到了这一点,尽管依旧在应付着雏田的问话,但是一丝冷汗却是不禁从慕宁次的额角流了下来。

     ‘且不说花火和日足为什么要培养我,单单说我和这个雏田大小姐可不认识,她绝对没理由对我这么关切,难……难道……’

     突然想起了一些曾经听到过关于历史上宁次是为了救雏田而死的传闻,这一刻,一个想法从慕宁次的心中一闪而过。

     ‘难道……我真的是日向宁次的儿子!?’

     “妈妈!”

     正在慕宁次惊疑不定之际,不远处一阵小孩子的呼喊终于打断了雏田絮絮叨叨的问话,而从自己从小到大感冒了多少次到几岁才停止尿床全被雏田问了个清清楚楚的慕宁次也终于摆脱了这个怪阿姨的魔掌,趁着她不注意,慕宁次赶忙向后退去。

     手下那温暖的两个肩膀忽然消失不见,雏田顿时一惊,眨着那双含着泪的清澈白眼,她的脸上不可抑制的涌起一阵失落之意。

     “妈妈!花火阿姨好奇怪,她竟然说哥哥也会白眼,可是哥哥的眼睛不是蓝色的吗?为什么会白眼呢?”

     名为小葵的女孩子脸上仰着童真的笑容跑到了雏田身边,见到自己女儿来了,雏田赶忙收起了心中的失落,同时掩饰般的擦掉了眼中的泪水,面对着自己的女儿强打起笑容。

     “那是因为你哥哥不能说,否则的话还怎么谦让你这个妹妹呢。”雏田没等说话,花火的声音却已经先至,她淡笑着走上前来到慕宁次身边,看着茫然无知的小葵和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雏田,自顾自道:“那么姐姐,我就先走了,明天是七代目的就任仪式,父亲和我……还有慕宁次都会去的。”

     “是吗?”雏田眼前一亮,她的视线立刻转移到慕宁次的脸上,不禁让后者浑身发毛。

     ‘没跑了,我爹肯定就是宁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