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领悟
    走在回去的路上,慕宁次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却早就活络开了。

     对于自己这一世的父母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他虽然也不是要非知道不可,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父母,如果能够知道自己的身世那当然是再好不过。因此对于雏田今天这格外奇怪的表现,慕宁次不知道已经翻来覆去的思考了多少次了,而唯一能够解释她对自己的异常,同时也满足自身条件与状况的,那么也只有那个传闻中牺牲了自己拯救了鸣人和雏田的日向宁次了。

     这个答案,慕宁次其实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雏田之所以对自己那么……好,肯定是出于对宁次的愧疚,而且自己除了头上那搓怎么看怎么傻的呆毛之外,几乎可以说是和日向宁次长得一模一样。现在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各方面条件都满足了他身为日向宁次之子这个事实,如果突然跳出来一个人来反驳自己不是宁次的孩子,那慕宁次反而会嘲笑:“那难不成我还是雏田的孩子不成?”

     想到这里,慕宁次微微侧过眼睛看向身边牵着自己花火。在这一路上,花火并没有说多少话,脸上的神色也是淡淡的。但慕宁次一眼就能看得出,她这是有心事的表现。

     ‘果然还是因为宁次的事情吧……’

     慕宁次心底微微一叹,日向宁次不知道已经去世了多少年,其实就他自己来讲,并没有多重视这个事情。所以对于花火,他也拿不出什么多余的话语,也只能跟着沉默。

     一路上,这一大一小两人皆是沉默无言,一直到日向驻地内,花火才对着慕宁次打了个招呼,接下来连多余的话语也没有,自顾自的径直离去。这让一向饱受花火骚扰的慕宁次多少有些不适应。

     “呼,算了。趁着天色还早,开始今天的修行吧。”

     日向一族的驻地很大,据说在多年前的那次大灾难中原来木叶几乎完全被摧毁,只留下一个超级大坑。而后来的木叶重建工作却正是在这个大坑中进行,因此新木叶不知道比以前的老木叶大了多少倍。作为木叶豪族的日向一族也有幸划分到了一块超级大的驻地。如果要一个形象的比喻,现在的日向驻地,大概是原来全木叶的三分之一大小!

     如此之大的地盘,作为如今人丁已经不算是特别兴旺的日向族人差不多每户都能给分到一块不大不小的道场,而亲自养在宗家家主日向日足膝下的日向慕宁次自然不会差到哪去。

     蔚蓝色天空中万里无云,将身上祭拜用的白袍换成背后刻画着日向族徽的练功服,日向慕宁次赤足的踏在了碧绿的青草地上。这处临近湖泊的青草地正是日向慕宁次和日向花火的专属道场。

     “事实证明,柔拳法和太极虽然在规则上极为相似,但说到底却是殊途同归,相反八卦掌在这方面和太极却有诸多异曲同工之处,但说到底我前世所见到的太极还是大多都是以养生为主,虽然偶然了解了其中的相关理论,可是真正要说对太极的理解,怕是也只有及其浅薄的一点了……”

     慕宁次今天不过六岁,但是修炼柔拳却已经有三年的时光,日向一族其独特的查克拉无法使用忍术,因此族人都对于日向秘技如柔拳法与八卦掌法格外重视,而慕宁次年纪轻轻,在日足与花火的亲身教导下就已经将柔拳修炼的异常得心应手,这里除了日足与花火的功劳之外,慕宁次此世那对柔拳等术的亲和天赋也是绝无仅有。虽然日足私下曾言慕宁次的天赋有望超越日向宁次,不过他所不知道的是,这里面和慕宁次所修炼的太极理论有着莫大的干系。

     在地球上,只要是华国人,怕是没几个不知道四两拔千斤的太极之论,慕宁次自然也不例外。在第一次被日足强迫着练习柔拳时,他就已经尝试着把前世所看见过的一些太极姿势融入到柔拳之中,毫无疑问,他的尝试十分成功,融入了太极的柔拳法虽然不说威力提升了多少,但是再某些理解与运用上,绝对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说到底慕宁次前世只是个普通人民教师,并不是什么太极大家,因此对于太极拳的认知也不过是一些皮毛。所以他在经过了一开始对柔拳法的熟练如火箭一般蹿升后,就因为理论上的缺失而进入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个瓶颈期。

     赤脚站在草地上,一袭微风将慕宁次练功袍的下摆吹的微微扬起。他伸出了自己那绑着一层厚厚绷带的双手,眉宇间逐渐认真了起来。

     哪怕前世只是一个不求上进只求安稳的普通人,但那也不意味着慕宁次此世也不求上进。时代不同,生存的规则也不一样,以前的慕宁次在安稳的环境下完全可以生活的很好,但是来到了这个忍者的世界,那就意味着这是一个依靠着自己的力量适者生存的世界,哪怕他是日向一族的人,哪怕他生在一个和平的时代……没有力量,就只能成为被人保护的弱者。

     每当他在修炼的筋疲力尽时,都想干脆放弃了算了,反正这是一个和平的时代。可是每每他生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历史上的一幕又一幕却又让他不得不重新挥起掌来。

     日向宁次很强,他死了,自来也很强,他也死了,宇智波鼬很强,他还是死了,更不要说什么晓组织、宇智波带土、宇智波斑、大筒木辉夜姬……这一个又一个拿出来都能让整个忍界震上三震的名字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历史中的一粒尘埃,在强大的人,终究是败在了力量之下,不论是正派人物还是反派人物,哪怕你是气运加身的木叶小强,也终究逃不过力量的禁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力量就等于死亡的这个念头悄然无息的在慕宁次的潜意识里深深的扎下了根。尽管他也会调侃自己生在这样一个主角把反派BOSS都消灭光了的时代根本不需要多努力。但慕宁次知道,鸣人已经不是主角了,先不说所谓的天生气运、命运之子到底存不存在再这个非漫画而是真实的世界,单单说漩涡鸣人的成长与冒险早就结束这就是个不争的事实,未来的一切都是新的篇章,没有所谓的剧情,没有所谓的历史的必然,更没有什么洞察未来的金手指,未来的一切,都是要依靠人们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的!

     “白眼!”

     摊开的手掌豁然攥紧,慕宁次瞬间抬起头来,原本清澈的白眼忽然浮现出一圈淡淡的瞳孔轮廓,而眼睛的青筋阵阵暴起,方才还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忽然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