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七代目的就任仪式(四)
    (球一拨推荐票……)

     “诶!?等……等一下啊!花火你怎么了?孩子们还在后面呢!”

     拉着小樱,花火身体矫健的从人群之中穿过,一路小跑之下险些让没有任何准备的小樱跌倒,不过好在她起码是一名忍者,经过一开始的猝不及防后,小樱很快就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那件事,小樱姐姐难道还不知道吗。”

     花火没有解答小樱的疑问,也没转过头,只是自顾自的拉着小樱继续朝着前方跑去。而听了她的这句话,小樱心中的疑惑更甚,她微微蹙起好看的眼眉疑惑道:“什么事情啊?”

     朝着身后的方向望了望,似乎是感觉距离已经差不多足够远了,花火的步伐这才缓和了下来,连带着让身后一直被动跟着她跑的小樱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就是那件……关于慕宁次的事情。”

     两人肩并肩的走在街道一处没人的靠墙的位置,已经跑到了这里,之前异常拥挤的人流与大街显然宽敞了不少,而听见花火这低沉声音的问话,小樱也情不自禁的严肃了起来。她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慕宁次的身体是有什么问题么?”

     “不是这样的。”花火转过头去看着前面有说有笑的人们,情绪略显低迷的开口:“这种事情我本不应该和小樱姐姐多说的,但是您是七代目大人最好的朋友之一,我想这件事情您知道了也没什么的。”

     “和鸣人也有关系?”听到花火这么说,小樱的思路下意识的转移到了鸣人身上。花火则是点了点头,她四下张望着,见没人注意她们这里,便附在小樱的耳旁轻轻的说道:“其实,那孩子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七代目的子嗣,更没有见过七代目。”

     “什么!?”

     花火的声音非常轻,哪怕是附在小樱耳际也是如此,但是就是这一句窃窃般的私语,却不亚于在小樱的心中炸响一片惊雷。她的碧波眼瞳不可思议的瞪大,再次看向花火,眼中满满的震惊。

     这五年里,她不知道去鸣人家拜访了多少次,但是每次过去却从未见过那个由她亲自从死亡边缘线拉回来的孩子,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的她可不止一次的对着鸣人夫妇问起,但是每每她要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鸣人不是借口自己有事要走,就是让雏田带着两个孩子先行回避,然后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自己。

     小樱也不是个笨蛋,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每次登门都会遇到这个结果的她当然会起疑心,不过因为佐助常年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家庭的小樱的确没有精力针对这件事情继续追查下去。而再一次拜访鸣人夫妇时,恰巧碰见了来访的花火,小樱这才知道那个当年的孩子被寄养在了日向一族学习柔拳等术,所以就此再也没有追问过关于慕宁次的事情。

     当然,那也仅仅是小樱从雏田花火姐妹的谈话中所了解到的片面之词,要说更多的细节,例如慕宁次从未和自己亲生父母见过面,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孩子之类的,她是一概不知。

     “可是……这是为什么?”同样已经身为母亲的小樱无法理解鸣人和雏田究竟是抱着一种怎么样的心态才远离自己的孩子,她索性停下了脚步,不可置信的对着花火摊开了手语气有些冲动道:“鸣人和雏田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这么多年……难道从医院里出来,那孩子就被送到了日向家吗!?”

     对于小樱的激动花火是可以理解的,鸣人和小樱的关系不需要多说,肯定是这世界上最亲近的那几个人之一,而鸣人的孩子更是她亲手接生并且救活过来的。更不用说那孩子与已经去世的日向宁次及其相似,就冲着这一点上,他对于当初木叶的大家就有极其特殊的意义——别人她不知道,但至少小樱自己始终都相信慕宁次这孩子一定和宁次有着莫大的渊源。

     “小樱姐姐你不要太冲动,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的东西,而且说起来,这里我们日向家也多少有些责任。”花火这么说着,眼帘逐渐有些垂落下去。

     “因为宁次哥哥的死,父亲大人在很多年前就和七代目做下了约定——如果姐姐能够生出天生继承白眼的男孩,那么这个孩子就将是日向族人。但是再慕宁次来到日向家后,父亲大人才意识到这个约定对于七代目还有日向一族所造成的影响有多么大。”

     花火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将额前的几丝黑色秀发撩到了耳后。

     “七代目虽然当时还不是火影但是却早就可以确定为未来的火影,而身为火影,就必须要为整个木叶的安定着想,如果被木叶的人们知道,七代目将自己的孩子给予日向一族并且以未来家主人选而培养的话,这不仅仅对于七代目和日向一族会造成声誉上的负面影响,更重要的是会给人们一种‘七代目和日向家族相互勾结’的假象,这种假象不仅仅会让群众们哗然,更会让木叶其他的家族都会产生危机感,以此来很有可能整个木叶村的家族都可能会对七代目产生不信任,对于火影来说,这是非常致命的……哪怕他是漩涡鸣人!”

     “要知道,就算是曾经的初代目,也不敢如此堂而皇之的为千手一族谋取利益……为了木叶政治上的安定,七代目放弃了慕宁次身为自己孩子的存在,更从没有来日向探望过一次。”

     不知不觉中,花火那时常散发着英气的白色眼眸此刻早已是集满了泪花。她抬起眼来,含着泪对愣住的小樱道:“第一次见到那孩子的时候,我只有十四岁。这六年里,只有我和父亲大人才知晓他的身份,为了不节外生枝为七代目添麻烦,有时候一些族人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就算看到了,也只是以为是父母战死的日向天才孤儿亦或者是我的……”说到这,花火俏脸一红,顿了顿她后接着道:“总之,那孩子从来没有向我抱怨过……作为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从他的脸上我甚至没有看见过一丁点只有孩子才能露出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