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七代目的就任仪式(完)
    “嘁,老爸那个家伙还能说些什么……”博人抱着双臂,满脸不爽的斜眼看着慕宁次道:“本来我是要把这个臭屁的家伙揍趴下的,但是老爸却出来阻止我……哼哼,要不是看在老爸的面子上,这个家伙早就被我打哭不知道多少次……哎呀!”

     还没等博人的大话说完,佐良娜直接扬起秀拳对准他的脑袋就是一个狠狠的‘开山劈’。

     “你这家伙不要再说这大话了,你的身手我难道还不知道吗!”在博人眼中,此时的佐良娜表情异常可怕,她用那来自深渊一般的声音阴恻恻道:“难道你一定要让我说出‘慕宁次君一招就能制服小葵,而你却被自己的妹妹打的跪地求饶’这件事吗?”

     “我……我只是让着小葵的!我可是哥哥啊!我怎么可能和小葵动手!对,就是这样!”

     看着身边两个孩子又一次吵闹了起来,慕宁次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果然他还是很难融入进去,因此他也不说话,任由那两个孩子吵闹,看着身边安静玩玩偶的小葵,他心底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还是女儿比较好养啊……’

     “那,接下来就由我来带你们去找你们各自的父母。”

     还没等慕宁次心中奇怪的想法生出来,鹿丸却是已经结束了和鸣人的谈话走了过来,他微笑的着看着几个将视线都转向他的孩子,心底稍稍松了口气,要知道,他可是拿小孩子最没办法了。

     ……

     “妈妈!”

     “妈妈~~!”

     在鹿丸的带领下来到了下方会场,几个孩子一眼就看见了在最前排站着的几个熟悉的身影。春野樱、日向雏田、日向花火,等一系列慕宁次所熟悉的身影赫然都在一个小圈子里。而喊出妈妈的,自然是佐良娜和小向日葵两个女孩子,至于博人,他原本在看见雏田后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但是当他看到了慕宁次板着脸走向花火时,原本脱口而出的妈妈两字顿时憋了回去,脸上也强行做出一副很严肃的模样走向雏田。

     这个严肃的表情出现在慕宁次的脸上会给人一种很高冷很严谨也很自然的感觉,但出现在博人的脸上时,一股浓浓的装比范儿顿时自他为中心弥漫开来。而看到他这副‘便秘’表情的众人也不由得有些好奇。雏田在看到他后,更是担心是不是自己孩子吃坏了肚子。

     “臭小鬼,我不是告诉你要带着小妹妹直接来会场嘛?等了这么久还是让鹿丸大人带过来的,真是一点靠不住嘛。”

     刚走到花火身边,日向花火就毫不留情的对着他娇笑了起来。而慕宁次听了,脸上表情不变,更也没有打算辩解,直接就道:“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禀报日足大人!”

     “嘁,你这小鬼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呢!”

     “承蒙花火阿姨赐教。”

     “花火……”

     正在慕宁次和花火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阵软糯的呼唤忽然从嘈杂的人群中传来,两人转身一看,只见两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正带着几个孩子走了过来,而这两人除了春野樱和日向雏田及其孩子们之外还能有谁?

     “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不过看样子孩子们之间相处的还是很不错的吗。”

     小樱眼中包含深意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而佐良娜看到了自己妈妈眼中的戏谑,不由得脸色一红,见此小樱笑容更甚,她一把抱住自己女儿的肩膀对着慕宁次笑道:“看来小慕宁次将我们家的佐良娜照顾的很好呢,要不要干脆搬来我们家和佐良娜一起住呢?”

     “妈妈!”

     一听小樱这句话,佐良娜的脸立刻红成烧汤的热水壶,她手忙脚乱的挣脱了小樱的怀抱,小脸之上满是羞愤的说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胡话啊!”

     “哎呀,看样子是忘记了还有小博人呢!”不顾自己女儿那张仿佛要滴出血的脸,小樱忽然看向一旁憋着嘴的小男孩:“那么干脆三个孩子都在一起住好了,让我们家的佐良娜照顾她的两个小弟弟,至于小葵就让……”

     “小樱姐姐这句话可是会让我们家的慕宁次不高兴的哦。”没等小樱说完,花火忽然一脸诡异的抢过话来:“我看倒不如让小博人和小佐良娜来我们这里,慕宁次照顾他的弟弟妹妹可是很在行呢。”

     “错误,我们家佐良娜才是姐姐!”

     “但是明明我们家的慕宁次更沉稳吧!”

     “这和沉稳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是年龄,年龄!”

     “但是……”

     “那个……请听我说!”

     两人争辩的正激烈的时候,一直站在两人中央一声不吭的雏田突然一阵呼喝将两人的话语全部打断,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雏田。却看她此时满脸通红的站在原地,双手的手指不断的相互搅动着,良久,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她一咬牙,赫然抬起头来。

     “小樱和花火不要再吵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这几个孩子都住在我们家也没有问题的!”

     她在鼓足勇气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像是放下了什么负担般松了口气。同时她还做贼一样偷偷的瞧了一眼慕宁次,见其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心下黯然之际也连忙收回了眼神。

     “……”

     “……”

     花火和小樱相互对视了一眼,紧接着都不着边际的看了看不敢再说话的雏田,方才还火热的辩论场景忽然冷场了。

     雏田的这番话,知道内情的也大多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论是花火还是小樱都不可能真的把刚才的玩笑放在心上——不过显然雏田把两人开玩笑的话当成了真的。

     她大概是真的想要把慕宁次带回去,至于佐良娜……她以前几乎就是鸣人的亲传弟子,不论是小樱的家还是鸣人的家,对于她来说都是自己家没什么区别。

     “那个……卡卡西老师来了!”

     正当小樱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时,她忽然眼尖的发现卡卡西穿着火影羽织缓缓的登上前台,见此,她连忙转移话题。花火也知趣的没有在说话。而见这两个人开始装傻,雏田不由得暗自伤神起来,她悄悄的瞧了瞧沉默的慕宁次,一种想哭就不敢哭的情绪不由得在心间弥漫开来。

     ‘慕宁次……’

     对于这几个女人之间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作为孩子的几个当事人却是都不知晓,也只有慕宁次能够感觉到几人似乎话中有话,但却也没有深究,他可是从未想过自己会和雏田能有什么关系,至于去谁家住,那更是笑话,他除了和花火这条不知道是什么的关系之外,和昔日的木叶十一小强在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宁次这方面,他也不是很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因此只能明白揣着糊涂,他现在只是个五岁小孩而已,与其向这方面事情倒不如多多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