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从一开始就存在的裂痕(上)
    “现在,告诉我,你现在的名字。”

     在无尽的混沌与茫然之中,慕宁次听到了这样一句仿佛从自己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几乎是本能的就开口回答道:“慕宁次……日向,慕宁次……”

     “你知道吗慕宁次……你所感受到的……你所倾听到的……你所经历到的……都是虚幻的……”

     虚幻的?什么意思?慕宁次茫然的思索着。

     “你本该拥有的一切,现如今却被别人所享受着——尽管你的命运,早就注定了这一切。”

     那阵虚茫的声音异常缥缈,慕宁次不由得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混沌的意识清晰起来,但是不论他怎么做,那股昏昏欲睡的感觉却始终缠绕在他的脑海之中。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些……?”

     那声音似乎是嘲笑,又似乎是不屑,只听它道:“现在的你是如此的弱小,现在的你是如此的天真!现在的你,根本无法承担起我所告诉你的一切……那么这样无能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承担‘那个’之名呢。”

     听着那靡靡之音的嘲讽,慕宁次只感觉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开始模糊起来,他竭力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的意识就这样睡过去:“你……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的……现在的你不配知晓……但终有一天,你会知道一切的真相……”

     慕宁次只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濒临到了极点,几乎是在下一秒,他就会闭上眼睛昏睡过去。而就在这无尽的朦胧与昏沉里,一段如催眠之音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中,终于让他坚持不住,意识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忘却自己那‘白眼之子’的可笑身份吧,你会明白的,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已经不属于这个腐朽的时代。”

     “因为,忍者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变革者!”

     ……

     豁然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木质天花板上那刺眼的吊灯。

     “这是……哪里?”

     意识逐渐从方才那无尽的死寂与虚幻之中清晰,慕宁那双纯白到不带一丝瑕疵的眼眸不由得闪过一丝恍然。

     ‘刚刚的一切……仅仅是个梦吗?’

     “慕宁次!你醒了吗?”

     正在慕宁次思索刚刚的梦境时,一阵软糯的女音忽然从慕宁次身边响起,他应声望去,只见身上依然穿着白色素衣的雏田此时正坐在自己床边,恬淡柔和的面庞之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慕宁次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指,却发现自己的小手此时正牢牢的被雏田握在柔荑之中。

     “雏田大人……?”

     一时之间,慕宁次的大脑忽然有点转不过弯来,他依稀记得自己是去参加七代目的就任仪式,在去会场的路上遇见了七代目和他的儿女还发生了一些小冲突……但是后来被七代目带到会场后发生了些什么,他就有点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在看到漩涡鸣人登台宣布成为火影的时候,好像是被人打了闷棍一样,后面所发生了什么,就全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慕宁次不由得皱起了眉,他看着脸上依旧带着喜悦之色的雏田,正经的问道:“雏田大人,请问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雏田似乎没有预料到慕宁次在如此的时刻对她依然是一副严肃的冷脸不由微微一愣,不过紧接着,她就露出了温柔的微笑,一边握着慕宁次的手一边轻声道:“在会场的时候你突然晕倒了,不过医疗忍者检查之后说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

     说到这,雏田的表情看的慕宁次有些纠结,说是责怪吧,但是却又分明有些自责,但要说是自责,里面却又有一些悲伤,这种既自责又悲伤却又仿佛在责怪别人一样的神情,看的慕宁次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但是他的别扭雏田是感受不到的,她神色复杂的抿了抿嘴,握着慕宁次的手又紧了些。

     “答应我,以后不要在做那么辛苦的修炼了……好吗?”

     雏田带着恳求的语气让慕宁次隐隐起了鸡皮疙瘩,而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那件时常穿着的白色素衣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一套小孩子才穿的黑色睡衣,特别是在睡衣的袖口还有着漩涡一族的标志!发现了这几处细节,在结合着此时自己所身处的这个陌生环境,好像……好像雏田对自己热情过头了。

     ‘带着家族标志的衣服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给别人穿的啊……’

     慕宁次看着雏田脸上那令人疼惜的恳求,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决定当着雏田的面问个清楚。

     “雏田大人……”

     他低声说着,随后在雏田说不上是难过还是惊讶的眼神中将自己的手从她的合握中抽了回来,同时从床上站起,身手矫捷的跳到了地板上。

     “雏田大人,有些事情,我想向您问清楚。”

     “……”

     看着慕宁次一本正经的模样,雏田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她的嘴唇忽然抖了抖,紧接着毫无征兆的,眼眶内立刻涌起了一阵泪花。而她这连个酝酿都没有说哭就哭让慕宁次也有些措手不及,他瞪着白眼看着雏田,嘴里即将脱口的话语忽然怎么也说不出口。

     “对不起……慕宁次……”雏田低下了头,用纤细的手指拂去了眼中的泪花,但是无论她怎么接下来怎么擦,眼眶中的泪水却仿佛抑制不住的往外涌。而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雏田不由得放下了手,眼泪也终于顺着她的两颊顺流而下,滴在了地毯上,滴在了她心中。

     “雏田大人,您怎么了?”

     看着雏田这个模样,慕宁次顿时老实的站在原地,虽然真的很好奇她对自己是不是如他所臆想的那般是因为宁赐的关系,但是看她此时这个模样,估计这里面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