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忍者的真相
    慕宁次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对着日足道:“没错,这个术完全可以自成体系,虽然目前的我在理论上的研究进展很快,但实际上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试验,与这几天真正的实践,我也只不过初步的掌握了第一个术而已。”

     “既然如此……你且说来听听。”日足严肃的开口,但是白眼之中却闪过一丝惊叹。

     日足一个年近五十的大叔,此时和一个六岁的小孩研究起了自创忍术,这个场面怎么看似乎都有些滑稽和不可思议,但是如果有一个人真的能够如日足一般了解慕宁次,那么那个人就绝对不会这么想了。

     因为慕宁次是七代目的孩子,尽管名义上是日向的族人,七代目也不一定知道慕宁次的遭遇,但是日足还是不想如当初训练自己女儿一样对慕宁次,或许是年龄大了,许多事情都看开了,因此对于慕宁次的教导,日足采取了放羊法全部交给了自己的女儿日向花火。

     自己的女儿日足无比了解,虽然在修炼上很优秀,教导方面绝对足够,但是在给孩子的教育上花火就不一定那么称职了,所以对于慕宁次的教育日足一直是亲自抓,这也是为什么日足一点也不惊讶慕宁次小小年纪却老气纵横的原因——美名其曰:像外祖父有什么不对!

     但是就算如此,慕宁次的成熟与天才还是出乎了日足的预料,在慕宁次面前他虽然能够摆出长者的姿态,但是无论如何,他却都没办法把慕宁次当做一个六岁的孩子,有的时候他甚至错以为自己面前的那个小不点是一个二三十岁完全拥有独立思想的年轻人。

     日足知道,当年的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天才,不过二十岁的年纪但是却早已不知打破了多少人的眼镜,在政治方面也十分成熟,而拥有了这个人在前,慕宁次的早熟与优秀似乎并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身具漩涡一族、四代目、七代目的血脉,天才中的天才之姿配合传说中的六道后裔、仙人之体,如此出身的慕宁次能够在不过六岁就得到日足的认同与看重并非是很么稀奇的事情。

     日足心中的惊叹没有被慕宁次察觉,见日足如此重视,慕宁次下定了决心,将一个卷轴从自己臀后的忍具包内取了出来。

     “日足大人,这个您一定知道吧。”

     将卷轴展开,只见卷轴之上满满当当的刻画着一个又个奇怪的图案线条还有文字,当然,这个奇怪只是在别人眼中,但是在日向一族的眼中,这个图案和文字别说有多熟悉了。

     “八卦?”日足看着卷轴上其中一个图案,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没错,就是八卦,但不止是八卦。”慕宁次面无表情的说着,将卷轴彻底展开放在了地上。

     “日足大人,您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二十四气节吗。”

     “二十四气节?就是那个你所说的阴阳合历吗”日足微微一思考,顿时想起了曾经自己和慕宁次一次闲聊时慕宁次和自己所提出来的设想,可随后他却皱起了眉道:“我不是告诉过你阴阳为六道之术不要深究么,你还在研究这个?”

     “不是的日足大人。”慕宁次摇了摇头,随后直接跪坐在地上指着卷轴上的一处图案道:“我所说的阴阳并非传说中七代目的那个阴阳之力或者是阴阳之法,阴阳八卦内所蕴含的东西太过博深,纵然是一直在研究它,但是我也只不过捕捉到了其中的一个小分支而已。”

     不管日足怎么想,慕宁次接着道:“我所研究的这个分支正是根据二十四气节所划分,我称呼其为阴遁九局和阳遁九局。”

     似乎是接受了慕宁次的说法,日足也跪坐了下来,他看着摊在地上的卷轴问道:“那你说的这个阴遁九局和阳遁九局跟那个阴阳遁法有关系么?”

     “没有关系,甚至是完全搭不上边。”慕宁次移动手指,将之转向了一旁那数行只有日向一族才能看得懂的晦涩难懂的文字,而那正是用古字所写的二十四气节名讳。日足仔细的看了一会,只感觉双眼似乎有些发花,他连忙运起查克拉稳住心神,看着上面的文字不由自主的念道:“冬至、大寒、清明、谷雨……”

     “在我的划分里,即冬至、惊蛰的上元为阳遁一局,中元为阳遁七局,下元为阳遁四局,如此十二气节为阳遁,阴遁则是下十二气节以此类推,不过之所以我称之为九局而非所谓十二局则是因为遵循‘奇门遁甲’之道。”

     “原来是奇门遁甲吗……不愧是慕宁次。”收回了古字上的视线,日足惊讶之余微微点了点头,奇门遁甲他是知道的,每一个日向的族人都会了解,因为奇门遁甲之说在八卦中是有痕迹的。

     “是的日足大人,但是我所说的奇门遁甲和您了解的可能有些不同,我认为,日向一族的八卦阵内出现的奇门遁甲其实并不是单纯的一个整体,而是由奇、门、遁、甲四个概念组成!”

     “什么!?”听了这话,日足白眼一瞪,他仔细的看着慕宁次,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破绽,但是慕宁次面色如水,无比认真。见此,他厉声道:“奇门遁甲是组成八卦与日向一族的重要真言,慕宁次你决不能妄自绯议先祖!”

     “可是一旦不是我绯议先祖,而是我们日向一族本就理解错了先祖的意思呢!”慕宁次说完,也不顾日足惊世骇俗的眼神直接脱口而出道:我认为,所谓的奇门遁甲所说的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而遁就是五行遁术,甲指六甲,即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遁在四字中最为尊贵,它藏而不现,隐遁于六仪之下!至于六仪,正是我们日向一族八卦掌的八卦之阵中所标刻的那个六个字——戊、己、庚、辛、壬、癸!五行之遁隐与甲仪,这甲仪正是我方才所说的甲子同六戊、甲戌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而正因为有着甲仪之茂,五行遁术才会超脱于奇门成为我们忍者的最主要使用的忍术!”

     “你……!”

     日向日足不可思议的看着日向慕宁次,查克拉和忍者的由来虽然早就因为那惊天动地的一战被全忍界所知晓,但是为什么后来忍术会出现五行之术,查克拉又为什么会被划分为五大属性,这些却都是记载不详。

     现如今,当了五十年忍者的日足忽然从自己的外孙口中听到了如此颠覆性的理论,这如何不让他惊叹!

     这一刻,什么先祖不可测的规矩都抛在了脑后,日足只是定定的看着慕宁次,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所以……这么长时间,你一直研究的其实是……术的起源?”

     慕宁次嘴唇微动,缓缓地点了点头。

     “是的日足大人。”

     没有人知道,这个年仅6岁的孩子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一刻,日足深深的感觉眼前这个孩子的思想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研究这些。”

     “……”

     慕宁次沉默了,他微微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用那莫名的语气道:“我只是想知道忍者的真相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