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七代目的就任仪式(十)
    (接下来还有一章就要结束七代目的剧情了,接下来即将进入忍者学校,更多的故事,更多的矛盾与冲突还有更多的人物即将展开!球推荐票!球收藏!)

     佐良娜略带稚气的动作令慕宁次莞尔,他脸上不动声色的解释道:“事实上就算是拥有了日向一族才能用有的白眼血脉,也是要依靠后天的修炼才能觉醒真正的白眼”

     “诶?真的吗?”佐良娜听了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看向慕宁次:“那慕宁次君觉醒白眼了吗?”

     “嘁,那还用说!小葵今年才三岁都已经觉醒了白眼,这么臭屁的家伙如果还没觉醒,我博人大爷可不承认他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将双手拄在脑后,博人脸上一副看不惯的样子。慕宁次对于博人的揶揄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我仅仅只是承蒙父母血脉,自从有意识起就已经拥有了白眼。”

     “哇,所以是天生白眼吗!”佐良娜颇为羡慕的看着慕宁次:“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打开我的写轮眼呢……”

     “有什么了不起的吗!”看着佐良娜对慕宁次如此推崇至极,博人心中有些不爽的伸出了拳头道:“白眼有什么了不起的,随随便便就能开眼了!……再说,我要是继承了妈妈的血脉,我也肯定一出生就会白眼!”

     “哼,就算博人继承了七代目大人的血脉,也没有见你天生就会七代目大人的螺旋丸啊。”佐良娜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颇为不屑道:“而且小葵妹妹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她现在都已经开眼了,博人的眼睛却是一点变化也没有呢。”

     “什……什么!”听了佐良娜的话,博人顿时炸开了锅,他刚想说和慕宁次决斗,但是眼角的余光一看见在前面一直没说话的鸣人,就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嘁,不就是白眼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话说回来,慕宁次君的妈妈难道是花火阿姨吗?”没有理会博人小声的抱怨,佐良娜忽然想起了上午自己的妈妈和花火相遇时的事情,下意识的问着慕宁次。

     “怎么可能!这个家伙才不可能是花火阿姨的孩子呢!”一听到这家伙竟然可能是自己妈妈母族家的孩子也就是自己的堂兄弟,博人连忙抗议了起来:“花火阿姨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臭屁的孩子啊,绝对不可能!”

     一行五人,鸣人在前一言不吭,小向日葵抱着自己爸爸给自己买的新玩偶喜欢的不亦乐乎,而博人吵吵闹闹仿佛就是看慕宁次不顺眼,佐良娜则是用清晰的口齿不断的反驳着博人各种申论,辩的他哑口无言。最后的慕宁次倒是一路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两人对各种针对自己身上的问题争论不休,心中却也感觉颇为有趣。

     就在这样的吵闹中,五人终于到达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火影就任仪式会场!

     “稍等一下,轻出示您的……”站在会场内部工作后台的两名忍者见到这一大带四小的奇怪组合,连忙迎了上去,但是当他们看清了鸣人的面目之后,便立刻低下了头尊敬道:“七代目大人!”

     “啊,真是抱歉,出了一些小差错,好像迟到了……”

     鸣人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对着门口的忍者说着,而那两个忍者则是同样堆起笑来道:“七代目大人言重了!现在距离开始还有一点时间,七代目大人快去准备一下吧!”

     虽然是带着小孩进来的,但是任何人都不敢怠慢,一路上在众忍者尊敬的问候中,几人终于来到了火影岩最上面的后台。尽管隔着如此高的距离与遮盖用的幔帐,但是慕宁次等人却仍然能够感受到来自火影岩下那高涨的热情与欢呼——此时整个木叶村的人,已经全部都集中在了这个火影岩之下!

     “七代目,您终于来了啊。”

     一个穿着风衣,竖着朝天辫的男人满脸无奈的走上前来,当他看到鸣人身后的几个孩子后,更是无奈的笑了笑。

     “七代目大人,你还真是喜欢给我找难题做呢。”

     鸣人不好意思的对着他哈哈一笑,他连忙环顾了下四周,但是却没有找到雏田的身影见此,他不由得看向鹿丸。

     “雏田没有先过来吗?”

     “七代目不用担心雏田,雏田她现在已经下去了。”一边说着,鹿丸一边将从别人那里接过的火影斗笠递给鸣人:“而且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时间快来不及了,七代目大人先去准备一下吧,羽织雏田已经交给卡卡西了,那么接下来这几个孩子就交给我去带到他们父母那里吧……诶?”

     鹿丸絮絮叨叨的说着,视线也终于转到了几个孩子的脸上,但是当他扫过慕宁次的时候,口中的话语随之一顿,紧接着再次望向鸣人时,原本懒散的眼中不由闪过了几丝深意。

     鸣人当然注意到了鹿丸的眼神,但是他除了脸上的笑容略有些缓和之外,却没多说什么,只是接过斗笠,随后对他招了招手,径直和他走到了远处窃窃私语了起来,只留下了四个小孩站在原地。

     “呃……”

     几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概也只有抱着兔子玩偶的小葵没有意识到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爸他这是怎么回事……”博人挠了挠头,心里有点不明所以,而佐良娜敏感的多,她和鸣人的接触可一点也不比博人少多少,因此在许多事情上她对自己这个鸣人叔叔是十分了解的。

     “鸣人叔叔……好像不太高兴呢……”佐良娜喃喃自语着,因为她正一左一右的站在慕宁次和博人的中间,因此她便抬起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两个男孩子。

     “喂,鸣人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之前是不是在屋子里惹鸣人叔叔生气了?”

     当时因为要照顾小葵,所以佐良娜并没有进到屋子里去,而对于里面所发生的一切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至于几人之间说了些什么,她到是一概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