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 返回村庄
    马洛的安慰起了效果,怀里的女人渐渐停止了抽泣。他想要松开手,对方却又朝着他的怀里挤了挤,指尖传来的温润玉滑让人有些不舍,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份,马洛还是取下了披风将对方身子包裹起来。

     “走吧,我们快点离开这里。”马洛站起身强自镇定的说道,不过心里难免有些怅然若失。

     奥琳娜把披风裹紧了一些,上面还带着对方的余温和气息,这不禁让她羞涩又有些幸福。想起刚才在对方怀里的感觉,奥琳娜的脸有些发烫,她低着头强自镇定的站起来,但眼神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身边的人。

     “准备好了吗?”马洛拿着长弓望向远处,他根本不敢回头看。

     “嗯。”奥琳娜低声回应,那声音软绵绵的如同温顺的羔羊。

     这让马洛有些不自在,当初在布谷鸟村的时候,奥琳娜总是一副高傲的神情,对自己也爱理不理,马洛能理解,双方毕竟发生过一些不愉快,可对方此刻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知所措了。

     “能自己走吗?”马洛转头却突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的脸……”

     奥琳娜闻言赶紧捂住了脸,她平日里用了一种特殊药剂遮掩自己的面容,一般的清水是无法洗掉的,刚才自己大哭一痛,眼泪里的盐分肯定将这些药剂破坏从而弄花了脸,她不禁有些懊恼的想到:“现在肯定难看死了!”

     “不准看,转过去!”

     “噢。”马洛依言转身后说道。“这里太危险,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你能自己走吗?”

     奥琳娜赶紧从地上捡起因为挣扎而踢掉的鞋子,将鞋穿好,她才说道:“我准备好了,可以自己走。”

     “嗯,跟我来。”

     马洛灭掉火堆,然后拿着武器走在前面。奥琳娜紧紧跟随着,今天发身的事情都实在太可怕了,她已经不敢再独自一人。

     所幸一路上没有遇到危险,两人很快便来到了小河边,奥琳娜就裹着一件披风,如果要跳过这条小河的话……寒风可不会听话的帮她压住扬起的披风。

     “那个……”奥琳娜站在河边踟蹰不前。“马洛,你能背我过去吗……你知道,这披风……”

     马洛此时正在寻找战马的身影,闻言便蹲下说道:“可以,快点,我们还要过河找我的那匹战马。”

     奥琳娜懊恼的发现自己的羞涩简直多余,对方根本没有在意自己话里的意思,她走到马洛背后狠狠跳了上去,压得马洛差点一头栽倒在河里。

     “唔。”

     “怎么,你受伤了吗?”马洛并没有生气,因为他此刻正把所有心思放到了找马这件事情上。

     刚才动作太猛,胸口压的有些疼……奥琳娜可不敢说实话,只能回答道:“没有,我们快过河吧。”

     “好,你抓紧我。”马洛后退两步,然后猛的往前一冲,两人腾空而起,呼吸之间便落到了河对面。

     “唔。”

     马洛转头关心的问道:“你真的没事吗?”

     “哎呀,真的没事!”在落地的一刹那,奥琳娜的胸口又撞在了马洛的后背,然而马洛穿着铠甲根本感觉不出什么,可自己却真的——很疼。

     奥琳娜怕对方再问,于是将脸藏在披风里命令道:“快找马!”

     听到奥琳娜终于又恢复了一些公主本来该有的语气,马洛放了心,把小手指弯起压在舌头上,然后狠狠吸了一口气吹出一记口哨。

     拉贡战马终于从不远处的灌木丛后面跑了出来。

     马洛没想到这马竟然自己知道要藏起来,于是拍拍战马的脑袋以作奖励。

     “来吧,上马。”马洛将奥琳娜放下,然后拉着马的缰绳说道。

     为了能尽快赶回布谷鸟村,他决定两人共乘一匹马。

     “我要坐后面。”奥琳娜有些倔强的要求道。

     “噢,对不起,我忘了前面风大。”

     马洛翻身上马,然后朝奥琳娜伸出手,等对方把手放上来,马洛轻轻一拉便将奥琳娜拉到了马鞍后面。

     “坐稳了。”马洛看到一对洁白的手臂抱住自己,然后挥动缰绳喝到。“驾!”

     恢复了体力的战马撒开四蹄在雪地中跑了起来,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中,雪花飞扬,雪地上只留下了一道延伸至远方的马蹄印。

     *******************************************

     今夜乌云微微散开,有些许月光透过云层洒在大地,沿途的情况倒是能看清个大概。

     似乎是明白自己在往家的方向赶,战马跑起来分外卖力,它跑的欢快却苦了它背上的人。寒风呼呼的刮在马洛脸上,几乎都快把他的脸冻僵。

     虽然寒风大部分被马洛挡住,可奥琳娜还是冷的发抖,她已经不敢再碰马洛腰间的铠甲,那些金属已经比寒冰还要冰冷刺骨,但是颠簸的马背又让她不得不去寻找可以抓住的一切东西,最终她发现自己的双手可以放进马洛胸甲和背甲的缝隙处,那里很温暖,还可以牢牢抓住稳定身形。

     马洛当然感觉到了一双小手钻进了铠甲里,虽然这让人有些尴尬,因为那双手再往下移一些就会碰到某个东西,但他还是决定无视这件事,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赶回去,一切的尴尬不便都必须为此让路,想必大家在村里已经等的万分焦急了。

     很快,战马又跑回到了那片树林边,马洛白天的时候在那片树林里发现过几具兽人的尸体。想起这事,马洛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安,虽然不知道这种不安从何而来,但直觉告诉他必须尽快穿过这里。

     突然,马洛看到树林里有十来个蓝色小火苗般的亮点,这些亮点正朝着树林外移动。

     战马不安的嘶鸣着扬起前蹄停了下来,这些东西让它恐惧,它原地踱着步子想要后退。

     马洛立刻勒紧缰绳,然后拍着战马的脖子安慰对方,不过眼睛却死死盯着那些移动的亮点。

     “啊!那些是什么东西?”奥琳娜刚才差点跌下马背,她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斜着身子便看到了那些诡异的蓝色亮点,那些亮点两个一对,在大概离地两米高的地方移动,在寒风中,这些亮点不像火苗那样忽明忽暗,而是非常稳定的发着光亮。

     “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