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第七十九章
    鱼子瑜被噎了一下,脸上也有些不好看,李田这态度明显是在故意找茬。他本能的想要说几句讨好的话,但是看到边上悄悄看着热闹的工作人员,想到自己立过的誓,立刻就把背挺了起来,给自己鼓了鼓气,组织了一下语句说道:“我们小易现在正在化妆,如果李老师不方便就算了。先前我还担心我们小易经验不(丰)足(富),万一拍出张不好的照片对杂志(摄影师)影响不好,不过李老师看起来很有信心,那我就放心了。”

     李田脸一下就黑了,鱼子瑜这是在威胁他!

     易兰修拍的那两个代言照在他看来也就那样,但是外界对他却是一致好评,有那些照片在前,别人自然觉得易兰修完全能拍好这次的封面照。如果最后没拍好,别人也不会怪易兰修,只会认为他这个摄影师的水平不好,到时候他们再说一句他这个摄影师太自大不愿意提前和易兰修沟通,这才导致照片拍摄效果不好,那他就得背这个黑锅了。

     李田气的当即就想和鱼子瑜开撕,他在圈内好歹是有点地位的,一个十八线小明星的经纪人就想威胁他,门都没有。但是他抬起头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

     其实鱼子瑜在说完话后就拍拍屁股回了化妆室,根本没有要和李田撕逼的意思。原本他也不是要威胁李田,他只是想提醒李田端正一下自己的工作态度,毕竟要对照片好坏负责的不是明星,而是李田这个摄影师。他这样带着私人情绪工作,如果影响照片质量,杂志社责怪的肯定只会是他,至于兰修这边,一张拍的不太好看的封面照,就连黑历史的边边都够不上。

     鱼子瑜这样的态度,反而惹的李田更生气了,他觉得鱼子瑜这是在侮辱他,而他这么做肯定都是兰修教的,于是气的一巴掌拍掉了桌上的一瓶矿泉水,阴沉着脸对着化妆室方向说道:“抱了根金大腿就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了,我倒要看看他有几斤几两!”

     边上的助手一声不吭的捡起被摔瘪的矿泉水瓶,躲到一边默默的给兰修点了几根蜡。李田性格极端又偏执,他认定了兰修不好,那无论兰修表现的多优秀都不会改变他的想法。李田这人还惯会捧高踩低,特看不起小明星,本来态度就不会好,被鱼子瑜这么一弄,等会他肯定会故意刁难人,让兰修摆最难的姿势,做最难的表情,反正怎么折腾怎么来,怎么刁难怎么弄。

     这种事情发生也不止一两次了,最后拍出的照片都不太好,李田每次也都被主编找去谈话了,但也只是谈话而已,杂志社是不会因为一张不太完美的照片就换掉一个出色的摄影师的。真正倒霉的还是那些被刁难的小明星,都被杂志社放进了黑名单,之后再没上过一次他们杂志。反正小助手在这杂志社两三年了,就见过一次例外的,那小明星在他们杂志社拍完内页之后,不到一年就因为一部电影爆红了,从七八线一跃到了二三线,然后杂志社就又把人家给请了过来。

     鱼子瑜气呼呼的回了化妆室,姚玲见他这副模样就问道:“这是怎么了,生什么气啊?”

     鱼子瑜看了那几个女孩一眼,灌了口水说道:“摄影师脾气不太好,小易你等会注意点。”

     “怎么,被欺负了?”兰修摸着指甲问道。

     “没有。”鱼子瑜哼哼了一声,说道:“被我给呛回去了,反正咱们做好本职工作就好,照片拍出来是什么样不是我们要操心的。”

     “哦。“兰修应了一声,并没放在心上。

     那几个女孩子听了鱼子瑜的话,却互相对视了一眼,她们知道李田这是又要欺负人了,只是她们也不敢开口提醒兰修。这化妆室里是有监控摄像头的,她们要是在这里说李田坏话,回头被李田知道了准得开了她们不可。她们都是挤破了脑袋才进了风尚杂志社的,可不想因为多嘴被开除,反正她们粉的也不是兰修。

     兰修很快换好了衣服,他穿着一件到小腿的廓形羊绒大衣,衣服是一种很浅的淡紫色,看上去有些接近浅褐色。衣服的款式十分简单,上面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连颗扣子都没有,口袋也采用的是侧缝直插袋的设计,不仔细看都会让人忽略掉这两个口袋。大衣里面配的是军蓝色的低领毛衣还有浅灰色细格纹的修身西装裤,脚上是深蓝色接近黑色的尖头皮鞋。总之这一套衣服款式简洁利落却色彩丰富,不是所有人都能穿得好的,特别是这其中还包含了抢眼的亮色还有中性色,穿得不好一不小心效果就会变得阴阳怪气,特别是长相俊秀一挂的男明星,穿这两类颜色的衣服特容易显得娘。

     造型师一开始知道李田让兰修穿这一套的时候还有些担心,这么一套衣服最好是容貌俊朗气质爽利的轻熟男来穿最好,兰修年纪小,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气质也比较软,一个穿不好,有可能就会变成小妹妹偷穿哥哥衣服了。

     不过兰修从试衣间一出来,造型师就被打脸打的眼睛都红了,眼里一颗颗粉色的小心心不停往外冒。尼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兰修,前一刻还是软萌少年,结果后一刻就被总裁附体,这会儿气势简直不要太足,他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眼神清朗又锐利,看人的时候一边眉毛微微挑起,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完美演绎了什么叫邪魅狂狷。兰修本来身高就高,只是他平时气质柔软弱化了自己的身高,现在这么一弄,整个人就显得特别高大,站在他边上的工作人员,只觉得压迫感十足,被他看的都要颤栗了。

     负责化妆的姑娘双眼瞬间亮起十万伏特光芒,抓着化妆刷激动的对着兰修招手:“来来来,兰修我一定给你化个狂酷拽霸帅的妆容,配你现在的气场绝逼龙傲天。”

     化妆师姑娘说到做到,果然人品大爆发,刷刷刷几下子,不到半小时就给兰修化出了一个帅到没朋友的妆容,赢得了全部围观群众的吸气声。

     但是有一个人在看到这个十分成功的妆容之后却非常不满意,李田看到兰修走出来的样子,脸就垮了下来。他已经做好了拍劣质照的准备,结果兰修造型弄得那么好,对他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旁边小助理看他脸色心里咯噔一下,预感要出坏事,但为了饭碗考虑,还是不得不蹭上去询问:“李哥,要拍了吗?”

     “拍拍拍。”李田烦躁的点头,然后在小助理准备通知大家准备的时候一把扯住了他衣角,压低声音说道:“去让人把垫子搬过来?”

     “垫子?”小助理瞪大眼睛看着李田,不确定的反问了一声,同时心里不好的预感也越来越大,他们拍个照片基本用不到垫子,除非是为了视觉效果要做一些有可能造成危险的动作时,垫子才会拿出来派上小小的用场。按理说型男照无非就是那几套动作,不是站着就是坐着,反正就是每个动作都要耍帅,你说耍帅要什么垫子。

     “快点去。”李田不耐烦的催促,眼神阴翳的看向兰修站着的方向。

     他们不是威胁他吗,他还真不怕,得罪了一个小明星,外头多的是小明星排着队等着他拍照,就算风尚不高兴辞了他,外头也多的是地方要请他过去,他会怕一个小明星的威胁,简直笑话。

     兰修感受到李田对他散发的恶意,表情不变走到了摄影布前。还没等他站定,几个工作人员就抬着一大块薄薄的海绵垫子过来了,这几人看到他,脸上无意不露出了隐晦的同情的神色。

     鱼子瑜看到垫子也觉得不对,正想要走过去问李田倒底怎么回事,李田就拍了拍手让大家准备开始工作,原本散落在各处的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跑出来各就各位,摄影棚里出现了短暂的混乱,鱼子瑜刚跨出的脚就收了回来。虽然之前谈的不太好,但他还是觉得李田不会真的做什么,稍微刁难有可能,这个他相信兰修完全能够自己化解。

     怪只怪鱼子瑜以前带的人级别太差,时尚圈资源不够好,所以不知道李田这人在圈里口碑一直不好,如果不是技术过硬,他本人也比较懂得看人下菜碟,否则估计风尚这边早把人给开了。

     现在这边鱼子瑜刚收回脚,李田就叉着腰摆着一张不怀好意的脸对兰修只是道:“易兰修,我要你侧对我,做跨步向后仰倒的姿势,身体保证笔直,两只手插在口袋里,然后脸对着我,不要做表情。”

     兰修挑了下眉,这是要他生摔?这种需要抓拍的动作一个拍上几十遍都是正常的,要是垫子厚点摔了也就摔了,完全不会痛,那么薄的垫子你摔几次看看,绝对够呛。而且李田还要求他身体笔直,双手插袋,完全杜绝了他做动作缓冲的可能,这是想摔死他呢。

     兰修有时候真不明白人类的一些心理,明明之前完全没有关系的人,非要无缘无故的去得罪人家,这到底是为的什么。

     倒底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人性本恶。不过兰修就算知道这个理他也永远不会真的明白原因,就算有了人类的身体他也不是真的人。因为这个,兰修对这世上的凡人天生有着一股优越感,李田的刁难对兰修而言就好比一只蚂蚁爬到了身上,连点烦恼情绪都不会有,反正谈谈手指就能送蚂蚁上青天。

     李田见兰修站的不动,心里有点得意。看你狂的,知道厉害了吧?站在这摄影棚里他就是上帝,就算天王巨星也得乖乖听话,按他说的做事。你一小明星,分分钟收拾了你,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听明白了吗?明白了就开始吧,别耽误大家时间。”李田故意说道。

     李田的恶意如此明显,所有人都看着兰修等着他的回应,这种情况你要不立刻反抗要么就是忍,反正都是一场好戏。

     兰修当然没有反抗,他看了看李田身后纠缠在地上的几根电线,给鱼子瑜使了个不会有事的眼色,按照李田说的双手插袋侧身站好,一边做跨步状向后仰一边侧头对着李田问道:“是这样做吗?”

     “对对对。”看着兰修马上就要摔,李田有点小激动,他边点头边抱着相机习惯性的后退找角度。

     整个摄影棚里的人视线都集中在兰修身上,谁也没注意的在李田后退的过程中地上几根电线像是活了一样自动缠到了李田的脚下。

     “砰”的一声,本应该倒下的兰修没有倒下,抱着照相机的李田却因为脚上缠到电线出人意料的后脑着地摔在了地上,同时他手里的照相机应声砸在了他的脸上。

     “啊!”李田一声惨叫捂住了脸,照相机从他脸上滑下,大家看到了他痛苦到扭曲的脸,还有从指缝中汹涌而出的鲜血。

     “李老师!”

     “快叫救护车!”

     “啊呀,好多血,怎么办啊!”

     摄影棚里瞬间小范围的混乱了起来,谁也没想到照片还没拍,李田自己给自己来了场血案,情况还如此惨烈,那照相机的重量可不轻啊,初步估计鼻梁已断。

     鱼子瑜看看还在痛叫的李田,又看看一脸淡定的兰修,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世界变得太快,前一刻他还准备冲上去和李田理论,后一刻李田就自己残了,真是好惨。

     兰修淡定的对他摊摊手,时间充裕点的话,他是挺想和李田耍耍,但他晚上约了付睿一起玩游戏,所以只能早点让李田狗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