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你们还在磨磨蹭蹭什么,手机上有剧本是不是?还不快点给我准备!!!”

     蔡志国愤怒的大吼声响彻在片场上空,众人吓得浑身一颤,反射性的将手机都塞进了衣服里。他们真是自己作死,快要开拍了不看剧本竟然都在玩手机,不用想,蔡志国一定气死了。

     看到演员们胸口全都鼓起的一块长方形形状,蔡志国确实是要气死了,抬手就将剧本扔在了站的最近的那个小配角胸口上,骂道:“一个个看手机看的智商都掉了是吗?你们怎么不把手机塞自己脑袋里呢!”

     被砸中胸口的演员脸“轰”的一下涨的通红,连忙将手机从胸口掏出来,手忙脚乱的想要塞到裤子口袋里去。可是古装的裤子根本没有口袋,所以塞了半天他也没塞进去,不过这可怜的家伙非但没清醒过来,反而在众人的视线下越慌越乱,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腿一抬将手机塞到靴筒里去了。

     蔡志国真是要被气笑了,懒得理这个智商掉线的家伙,瞪着眼珠子扭头将视线转向了其他人。

     被蔡志国的视线扫到的人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赶紧纷纷将自己怀里的手机给掏了出来,给助理的给助理,扔桌上的扔桌上,没有助理又离桌子远的就直接将手机藏进了身后的花坛里。感谢老天,这个院子里四周围都是花坛。

     蔡志国将所有演员都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了之后,就把目光停留在了兰修身上。兰修现在穿的衣服上次拍定妆照的时候也穿过,不过摄影棚里看的效果和现在看的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如果不是身边摆放着摄影机,看着面前那一堆古装人物,倒真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呢。

     蔡志国收敛了脸上的怒容,走过去对着兰修和颜悦色的笑了笑,“小易,怎么样,紧张吗?”

     “蔡导放心,我不紧张。”兰修摇摇头。

     “不紧张就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马上就要开拍了,你调整一下情绪。”蔡志国满意的拍拍兰修的肩膀,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兰修平时和付睿他们对戏表现的都很好,蔡志国对他的演技是很放心的,可那和真正拍摄倒底是有差别的,有很多演员平时表现不错,一对上摄像机就会表现失常,他只希望兰修不会有这个毛病。

     蔡志国说完就走,完全忽略的其他的人。一直站在兰修边上的付睿不干了,立刻抱怨道:“导演,你就安慰小易一个人啊,我也紧张,我也需要安慰。”

     “那就紧张着,有压力才有动力。”蔡志国瞄了付睿一眼,背着手晃悠悠的往导演席走去。

     背后传来付睿不满的嚷嚷声:“蔡导,你这是赤果果的差别对待啊,我为我未来的剧组生活感到万分担忧。”

     “那就忧着。”蔡志国一屁股坐到导演椅上,喊道:“武术指导跑哪去了?快给这些兔崽子讲讲,再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快点!”

     “在这在这!”几个武术指导连忙跑过来,一人一个拉着自己负责的演员走到了一边。

     这部剧需要的武打动作在之前两个月里大家都有训练过,所以大家上手的很快,一个个的熟练的比划着,务必让自己在等会的拍摄中不出差错。

     负责教兰修的武术指导看了看周围同事忙碌的场景,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面前的男孩子漂亮干净的不得了,看起来更是一点武力值都没有,不过认识了两个月他已经非常了解对方的实力了,跟这个男孩比起来他的功夫只能算三脚猫而已。

     兰修抽出剑,在手里比划了一下,歪着头笑了笑:“那我们也开始吧?”

     武术指导木着脸点点头,手脚僵硬的拿起了剑,只觉得手上无比沉重。

     作为一个在业内非常出色的武术指导,在演员面前他也是十分吃香的,可是在兰修面前他却仅仅只是个动作示范而已。同事都以为他是走运找了个好差事,随随便便表演一下动作就能轻轻松松赚上一天工钱,可谁知道他心里苦啊,每次看到兰修做出来的动作比他好看漂亮,他都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手里的剑要向前伸,然后脚踏出去顺势后仰旋转,袍摆要甩出一个圆弧,然后起腰,手腕翻转,利落的把剑收起来,就是这样。”武术指导说着,硬着头缓慢的把动作示范了一遍。

     “好的。”兰修应了一声,脚下轻轻一转,身体顺势后仰旋转,袍摆在风中飞散开来,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然后随着兰修的动作上下翩飞,看上去说不出的优美。

     “这样对吗?”

     “……对,可以了,就这样,其他的你等会儿自由发挥吧。”武术指导看的一愣一愣的,只觉得胸口被那把剑狠狠的刺了一下,痛得不得了。

     之前兰修穿着普通衣服做起这些动作也就好看而已,现在穿上一身古装那简直是漂亮得不要不要的,他感觉自己完全被打败了。

     真的,要他这个武术指导有毛用啊!作为老实人,白拿工资他也不好受啊!

     薛佳雨和丁笑笑两人拿着手机挤在蔡志国的身边,正好就拍下了这一幕,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将视频保存了起来,然后偷偷摸摸的就想离开。

     蔡志国余光瞄到两人的动作,眼皮子一掀,问道:“拍到了?”

     “嘿嘿,我们自己存着,概不外传。”丁笑笑举起手来做着发誓状。

     “对对,保证不外传。”薛佳雨符合着点点头。

     蔡志国头也不回,伸出手招了招:“拿我我看看。”

     “唉。”丁笑笑叹了口气,把视频打开来举到蔡志国眼前,星星眼的说道:“蔡导,片花播出之前我们保准不传出去,就自己看看,真的!”

     蔡志国抿着嘴,眼睛紧紧看着视频中兰修白色的身影,他就如同一只展翅的白色蝴蝶,正在花坛间翩翩起舞,美得让人心头发颤。

     “拍的不错。”

     “那我们能留下吗?”薛佳雨连忙问道。

     蔡志国摸了摸下巴,抬头看了看不远处耍剑耍的虎虎生风的付睿,说道:“等会给付睿和江紫楠他们也拍几段,回头你传给宣传策划,咱们先预热一下。”

     薛佳雨眼睛一亮,立刻明白了蔡志国的意思,这是要拿他们小易炒作啊。至于付睿什么,在她看来那就是浮云啊浮云。

     二十分钟之后,蔡志国拍了拍手,正了正声音,举起喇叭喊道:“大家准备好啊,站好位置,我们马上开始拍摄。”

     兰修收回剑,立刻往边上走了几步,找准了机位,然后闭上眼吸了口气。等再睁眼时,兰修身上的气质已经完全沉静了下来,他的表情温柔亲切,眼神中充满了对世间万物的怜悯之情,显然已经入戏了。

     场记板“咔嚓”一声用力合上,付睿表情一凛,快步冲向前去,大开大合的挥舞起自己的重剑。兰修提剑跟在付睿右后方,足尖轻点地面,与其说奔跑,倒更像是在轻松的跳跃。江紫楠和贺明则一个在右一个在后紧紧跟着兰修,用力奔跑着。

     饰演蛇妖的王子源在前面慌乱的逃窜,时不时的向后甩出了自己的长鞭,在空气中发出一声声空响。

     付睿加快了速度,很快就追上了王子源,王子源着急的对着付睿的脸就狠狠甩出了一鞭子。

     两人离得太近,鞭子看起来就要打到身上,付睿连忙将剑往面前一挡,眉头皱着侧身躲了一下。

     王子源得意一笑,胳膊用力一拉一甩,鞭子就变换了方向,竟然甩向了兰修。

     兰修眼睛一眯,表情凛冽了起来。他的身后紧跟着贺明,左右两边是付睿和江紫楠,看起来并没有躲避的地方。

     眼看着鞭子就要甩到眼前,兰修脚上用力一点,一个前空翻躲过了鞭子,并且直接越到了王子源前面。然后按照刚才武术指导教的那个姿势,伸剑,后仰旋转,眼睛冷冷注视着王子源,然后用力向王子源面门刺去。

     王子源被兰修冰冷的眼神看的汗毛乍起,又见那剑朝自己的脸飞快的刺过来,吓得连忙向后退,结果不小心踩到自己的鞭子,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向后倒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卡卡卡!!!”

     演员意外摔倒,看起来摔的还挺重,蔡志国连忙喊停,招呼着人过去扶人。

     “摔得怎么样摔的怎么样?”王子源的经纪人吓得面无人色,连忙冲过去小心翼翼的扶人。王子源可是后脑勺着地,他站的那么远都挺到撞击声了,得摔的多重啊。

     王子源这一跤摔的确实不轻,浑身都一阵阵的疼着,特别是背上的两块肩胛骨,火辣辣的疼的厉害。他躺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头脑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的什么话也听不清楚,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声。

     王子源知道自己在害怕,不过不是因为这突然的一摔,而是因为兰修的身手,和他最后看他的那冷漠一眼。那个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冰冷至极,让他忍不住心惊胆战。

     被两个助理扶了起来,王子源依旧没动,他的经纪人见他脸色惨白眼神涣散以为他摔的重了,心里更是担心,揉着王子源的膝盖焦急的问:“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摔坏哪了?”一边又冲着兰修吼道:“怎么回事,武打戏是可以随便换动作的吗?你会不会拍戏啊?我们小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谁负责!”

     鱼子瑜也在边上,听到王子源经纪人的话气的半死,立刻回吼道:“你说什么,突然变动作的明明是你们王子源,那鞭子剧本上是往地上甩的,他往我们小易脸上甩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幸好没打到,要是打在我们小易脸上,我才要你好看!”

     王源刚才突然甩向兰修的那鞭子可真是把鱼子瑜吓了一跳,虽然那条鞭子是剧组动过手脚的,打在身上不会太痛,但是打在脸上肯定也不会轻。演员最重要的就是脸,兰修那张脸又那么好看,哪怕擦破一点皮都是天大的事,要是鞭子打的,鱼子瑜想想都要出一身冷汗。

     王子源的经纪人根本看不上浩洋娱乐,听到鱼子瑜这么说,他轻蔑的说道:“鞭子又不是剑,说甩哪就能甩哪,你们仗着自己有点身手,就想用剑刺我们小源,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没完!”

     “吵吵吵吵吵什么吵?!”见情况似乎不太好,蔡志国也跑了过来,正好听到王子源经纪人这句话,脸一下就黑了。他做导演这么多年,谁在拍摄的时候搞事一眼就看得出来,况且王子源做的又不够隐晦。蔡志国最讨厌的就是片场出现这种演员,只是一点小动作不影响拍摄倒还好,王子源刚才那一招下手可是不轻,第一鞭差点达到付睿,第二鞭差点打到兰修,一个他负责不起,一个他心有偏爱,这两个受了气他本来就火大,没想到王子源的经纪人还在这大放厥词,心里就火冒三丈起来。

     “他是手抽还是脑抽,怎么没见把鞭子往自己身上甩?你说拿剑刺谁呢?剑尖离他那张脸还有十多公分呢,自己胆小摔倒怪谁,是不是怪我这个导演不该设计这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