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城防
    刺眼的灯光,明晃晃的手术刀,痛入骨髓的刺痛感,一切依旧。方炯一张脸因为无法忍受的痛感而扭曲着,冷汗淋淋,面色透明没有血色。

     这是方炯躺在手术床上的第31天。

     在这个冰冷苍凉的手术室里,每天来往的科学家无数,脚步声不停,手术刀不停,身旁液体仪器里的试验品无数,时间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种煎熬。他经历了痛苦嘶吼,求饶哀哭,寻死之后,便就留下了撕心裂肺的恨意。

     也就只有恨意了。

     身体被拆卸再被缝上,无数往回,体能行动早就在楚知霖送他进入手术室后便就不复存在了。连挣扎都是奢求,他在日日夜夜的折磨中,也就只留恨意,这恨意越涌越深,让他有股让世界毁灭的报社的疯狂之意。

     有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方炯眼睛滚动着望了过去。

     这个脚步声他最为熟悉,是楚知霖的。那人穿着宝蓝色高领毛衣,格子纹的披风,一头精心打理的头发让他更显风度温润,干净利落。即使是在末世里,这人每天的打理都不曾落下。

     是了,他最是洁癖爱干净,又有空间异能,在末日来临便去把几个大型超市给扫清。

     方炯看着他,那温润的外表下,楚知霖的目光里是刻骨的冷漠。

     冷漠。

     这是他从前所未察觉的。

     方炯咬牙切齿,刻骨的恨意毫不遮掩。

     楚知霖只冷淡地瞥他一眼,接过许教授递来的资料翻看,一边询问:“还没有找到原因吗?”

     “是。”许教授瑟缩了下,低声说道,“方炯的身体机能已经全面宣告崩盘,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楚知霖闻言把资料合上,慢步走到方炯的手术床边,打量方炯的眼就像是在看一件物品,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方炯用力挣动起来,拼命的想要翻动起来,楚知霖,楚知霖,唇瓣抖动,无声地念着这个名字。

     楚知霖目光忽然柔和了下来,抓住了方炯的手,他低低说道:“阿炯,你还能使用治愈异能吗?使用给我看看好吗?阿炯,我送你来,不过是想让你恢复身体。”

     你骗不了我了。

     方炯呸的吐了他一口口水,浓厚的恨意让他双眼充斥血红。

     楚知霖一下子就冷了脸,拿出方巾迅速擦脸,眼底的厌恶毫无遮掩:“许教授试过在他和人交合的时候提取血液,细胞,收集信息吗?”

     许教授愣了下,这之前可是楚大人的爱人,谁敢让人上他。用力摇头:“没有试过。”

     “那就去试,人,丧尸,异能者,都给我一一试验下去。”楚知霖笑得十分冷,翘起嘴角凝视着方炯,“阿炯既然不想要我温柔对你,那就别怪我狠心。”

     方炯倏忽瞪大来双眼。

     脸色苍白,绝望。

     和别人,丧尸,异能者交合!交合?楚知霖这是把他当成了什么?彻骨的冰冷将他笼罩,方炯艰难的伸出手,不,他不要。

     他不要。

     楚知霖,你竟是如此狠心。

     他的心是黑得,他的狠心不断超越着方炯所想。这一刻,方炯死死的瞪着楚知霖,汹涌的恨意在心底翻滚着,比以往更甚。

     有能量不断地涌进他的身体里,带着狂暴厮杀之意。

     “楚知霖。”那久未出声的喉咙终于是沙哑的喊出了这个名字,是厮杀的恨意。

     楚知霖诧异,要知道,在把方炯身体榨干之后,他的身体就像是是漏风的气球,软绵绵的落地,行动,语言,力量,跟方炯再无干系,他就成了个废物了。只是楚知霖不甘心,在享受过那种不用费力就能够让自己异能登上顶峰的方法后,他哪里能够罢休,遍寻不得方法后只能把他丢进实验室让人研究了。

     而现在,他手动了,能够说话了。

     楚知霖灼热的眼里是疯狂的贪婪。

     挥手就要让人全部退下,他要好好试验下。

     方炯就是在这个时候蓦地跳起,抱住了楚知霖,手一把刺入来楚知霖的心口,掏出了他的心脏。

     一切来得突然。

     实验室立刻沸腾起来,方炯哈哈大笑起来,在楚知霖不敢置信的僵硬笑容下,疯狂的能量从方炯身体爆发,刺眼的白光炸起,轰隆,整个实验室顿时被炸响。

     大仇得报。

     方炯的笑声不停。

     他终归是把楚知霖杀死了。

     黑暗涌来,方炯眼底滑落一滴泪珠,这一生回顾,他就像是场笑话。

     为他,亲人不在,朋友离去,简直可笑。

     ……

     “小炯,小炯,快走。”久远的熟悉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慌张害怕的颤抖。

     方炯睁开眼,破落的巷尾,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堆,血色笼罩的天空,尖叫哭喊响彻云霄。这是末世降临的那一天,丧尸,血腥,趁乱而闹的人,他茫茫然,这是?

     他不是死了吗?

     “阿炯,怎么办,我们跑到死角了。”带着颤音的女声响起,方炯回头,方燕儿清秀的脸蛋满是恐惧,瘦弱的小手正搀扶着自己。

     这是姐姐。

     一直保护着自己的姐姐。

     方炯的眼泪忽然就落下了。

     他不知道这是梦还是怎么了,再见亲人的欣喜和激动让充斥心间,再没别的想法,他脑子里只有牢牢的抱住这个姐姐不让她消失,方炯一把抱住了方燕儿:“姐。”

     他一声一声地叫着,像是一停下声音,眼前人就会消失。

     方燕儿只当弟弟这是害怕极了,她身体因为恐惧而颤抖着,却依旧努力安抚弟弟:“阿炯,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姐姐在呢。”

     十几个青年跑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穿着短t,染着紫色头发的青年,人高马大,看起来破为威武,他停下,轻蔑地看着两人,招了招手:“方炯,识相的就给我滚过来,把东西给我送来。”

     方燕儿悄悄的站在方炯面前,强按下恐惧看向青年:“宋恒,你说得那东西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什么空间物品,我们压根不懂。”

     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害怕显而易见。两条腿抖得如糟糠,清秀的小脸惶恐而无助,看起来就是好欺负的模样,宋恒瞧了眼底有了猥琐之意,还有对这小妮子话里的怒气,恶声恶气:“不知道?想骗我?都给我上,好好伺候他们,我看到底知不知道。”

     末了声音有了流里流气的别有意味,和他一起混的手下顿时都哄笑起来。

     “伺候?老大,随我们弄吗?”有人用力擦了一下嘴,视线火热灼灼,急促询问。

     周围的视线让方燕儿感觉自己像是被剥了衣服,她捏了捏手,小脸苍白:“你们要,要干嘛?”

     即使如此,她还是坚韧地站在方炯面前。

     “干什么?干你,干到你不嘴硬,给我抓住她,老子第一个上。”宋恒靠在墙壁上,手指着方燕儿,等着手下把这小妞抓住,至于方炯,他满是鄙夷地挤着说,“这个小白脸长的也不错,你们有走后门的可以上去。”

     宋恒可是听楚知霖那小子和人炫耀的说了,丧尸来了,末日降临,方炯这个走后门的家伙手中有空间戒指,约着他一起去扫荡大超市,不管这世界到底会不会变成人间地狱,可不用愁吃愁穿,大不了以后找个地方窝着。

     而现在,丧尸的确到来,世界也开始混乱,容不得宋恒不相信。

     方炯被方燕儿拉到后面,这重现的一幕深深刺激着脑海,这是他一生笑话的开始。天空突然变红,有人开始疯狂咬人,变成了丧尸,他找到姐姐一起从租住房跑出来,刚跑出来就被宋恒这个混混带着人追杀。

     两人跑到这里,两人都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宋恒让人在他们身上翻找,然后逼问自己那个空间物品,方炯根本就不知道,然后宋恒就让人糟蹋姐姐,方炯红着眼,他也忘了那个时候到底怎么了,脑子里充斥着杀人的想法,清醒后巷子里简直是惨不忍睹,血红充斥着,姐姐倒在地上,气息不稳,方炯上去抱住她,也是那个时候刺激的激发出了治愈异能。

     在他帮姐姐治愈好后,就看到了寻找他而来的楚知霖,楚知霖满是担心恐惧,让方炯一颗心瞬间甜蜜了起来。

     往事浮现,方炯黑眸深谙了下去,他在想,楚知霖的出现太过巧合,就在他帮姐姐治愈好的时候出现的。嘴角轻轻一扯,满是自嘲讥讽,太过巧合只能是别有所图。紧接着,一缕摄人犀利的精芒骤然浮起,方炯狠狠拧住自己的手心。

     痛。

     这不是梦?

     上天保佑,让他重回以前了?

     方炯直直看向宋恒,不管是梦还是他重回以前了,这次,他不会再让姐姐受伤害,不会再让历史重来。首先,就从这些欺压他们的人开始。有熟悉而陌生的能量在丹田翻滚,方炯视线越发凌厉了起来,手掌紧握了握,能够感觉汹涌的力量。

     这是死前感受到的那股能量。

     虽然没有死前的强烈汹涌,但,对付眼前这些纯靠蛮力的人,还是足够了的。

     思绪之间,方炯犹如看死物的视线一一扫过众人。

     他拽住方燕儿把她拉到身后,抬脚就朝着靠过来的人踹了过去,能量运转集中到脚上,那一脚用的力气很大,直接让人一下子飞出,嘭的掉落在地。

     虽不致命,却也让人倒地动弹了几下,肋骨碎裂,五脏六腑具都叫嚣,难以翻滚而起。

     他突如其来的行为,还有那卷着的疯狂杀意,危险,顿时使得其他人吓了一跳,纷纷的止住了脚步。空气仿佛凝固住了,方炯森冷的视线一一扫过众人,最终停在了宋恒身上。

     重生一次,他不再是那么天真了。

     宋恒的追杀,还有他的话,空间物品,末世初降或许他听不懂,不过现在,他哪里不懂。只是,宋恒为什么会说自己有空间物品,是谁告诉他的?

     被那视线盯上,宋恒只觉得从脚底窜起一股子的凉意,脚步往后退了一下。然后就停下了,用力摇着头甩去这莫名的恐惧,他看着一群手下都停住没动,这是都被吓到了。

     不过是两个学生。

     宋恒为自己刚才的恐惧恼羞成怒,抬脚上前,看向被方炯踹开的手下,宋恒爆火的一脚踢开,没用的废物,这一脚踹下,本就是生命垂危的人瞬间吐出鲜血,闭上了眼。宋恒见此瞬间得到满足,阴戾地扫向呆愣的人:“都给我愣着做什么,你们十几个人还打不过两个手无寸铁的十几岁学生吗?”

     死了人。

     他的话一下子就打醒了众人,是呀不过个十几岁的学生崽,就算是把瘦子踹开,也只是瘦子太不会打,他们害怕什么?他们一人一只手都可以把他们给拍的求爷爷告奶奶的。向来为非作歹的众人这下子更是士气高涨,朝着方炯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