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四章 怪声入魔
    呜呜的声音几乎就隔了几道墙,大的有些刺耳,这会儿苏钰算是听清楚了,这哪里是风声,根本就是鬼哭狼嚎,甚至比鬼哭狼嚎还要让人觉得恐惧的一种声音,光是听着,那份莫名的害怕感就萦绕心头,带起心中的不安。苏钰和阴阳道人都忍不住吞咽着唾沫,等着那声音临近,等着那摄魂夜叉推门而入的一刻。

     苏钰趁机看了看四下,这密室不大,真要动手也很难施展开来,这阴阳道人的道术不差,自己自然也不会很差,虽说近年来多专医术,可捉妖人的本事他也没有忘记。如果二人合力,说不定还能赢。之前对付那小鬼,心中不免大意,这回说什么也不能在大意了。

     只是呜呜的声音明明从二人正前方的石墙后传来,可二人右面的石墙却被推了开来,苏钰和阴阳道人急忙拉起架势,阴阳道人从怀中取出一张蓝符,这符文比起黄符可要高级很多,一般的道士是没办法凝聚成功的,看来这阴阳道人的道术非比寻常。

     苏钰看了一眼,注意力即刻盯着那门后,率先打出了一道穿魔印,但似乎对来者并没有什么作用,轻易就化解开来。

     “臭小子,就这点儿本事?”

     听到声音,苏钰原本紧张的心情一下就放松不少,这一声吼也是用足了劲力,将那呜呜的声音掩盖了不少。“七师伯,你清醒了?”苏钰看着应晟,目光已经清澈,不在浑浊,不过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心下还是不免担忧,“这里有只摄魂夜叉,我怕……”

     “怕什么?怕我也对付不了还是怕我一会儿又变得疯疯癫癫,没法对付这东西?小师弟可是我们那一辈里十分出众的,怎么会收了你这么个徒弟?”应晟语气略带这责备。

     苏钰缩了缩脖子,也不敢在说什么。

     那呜呜声已经到了跟前,应晟也不着急,自觉站在了苏钰和阴阳道人身前,呜呜的声音一点一点临近,最后那石墙,被缓缓推开,一个身影极快的窜了进来,苏钰这才看清楚摄魂夜叉的模样。以前都是听闻,现在亲眼见到却有不同。

     摄魂夜叉比起一般鬼物要高大许多,有三只手臂,背上伸出来的那只手臂高举过头顶,左手手中拿着一根鱼叉,面色铁青,与这拜月楼里的绿光无异,要不是那双眼睛通红,实在很难分辨出它的脸。腰间还系着一根红黑相间的绳子,这绳子看起来不像麻绳,也不像布料一类。整个绳子不算很粗,倒是圆咕咕,滑溜溜的,就好像蛇的身子一样。

     仔细看,这东西的脸还有几分人样,只是鼻子比较平整,几乎是镶进了脸上,嘴巴也是一码绿色,张合的口中看不见獠牙,甚至连牙齿都没有。苏钰稍稍握紧了拳,脚步微动。

     摄魂夜叉也跟着脚步微微移动向前,看着三人,眼珠子左右转了两圈,最后定格在站在最前面的应晟身上,口中那股呜呜的声音也终于消停了下来。

     应晟没有给它观察的机会,一道穿魔印就打了出去,第一下,被它躲了过去,这家伙的反应灵敏度完全超出了苏钰和阴阳道人的想象。第二下,也只是擦到它身后手臂的一根手指头上,不过至少还是打中了。

     苏钰暗暗松了口气,应晟却是一刻不敢松懈的盯着摄魂夜叉。这东西因为前生受了重重苦难,死后却变得十分狡猾,杀人的时候,也最爱用些手段将人折磨致死。所以此刻即便是打中,他依旧不敢松懈,就怕这东西只是假装定身。

     阴阳道人望着那被定身的摄魂夜叉看了半响,隐隐觉得不太对劲,“前辈,这东西好像和我刚刚看见的那个不太一样,我看见的那个明明是右手拿着鱼叉,这东西的鱼叉怎么用的左手?”按照正常的习惯,一个人不管是习武还是吃饭干活,习惯了右手的人,兵刃也绝不会用左手去拿,同样用惯了左手的人也不会用右手去吃饭。

     而除了左撇子,大多数都习惯用的右手,就算是鬼物妖物也是一样,这是一种自然习惯。

     阴阳道人一直觉得奇怪,难不成这家伙左右手都很厉害?

     应晟听着阴阳道人的这话,也是稍稍楞了一下,步子向后挪动了半寸,“你确定你看到的是右手拿鱼叉,不是左手?”

     阴阳道人点点头,“绝对不会错,它还用鱼叉向我攻击,我记得清清楚楚。要不是我跑的快,已经命丧那鱼叉之下了!”

     应晟额上忍不住流了些汗水,一滴直接掉落在地上,没有声音却又像是一种暗示。就在滴落的那一刻,苏钰身后的石墙被人从外面直接击碎,灰尘不多,苏钰回头清楚的看见一只手臂从背后伸出,手心握拳,就是这一拳,将厚厚的石墙砸的四分五裂一地碎石块。足见这一拳的力量惊人,那拳头也始终保持着锤击的姿势。

     这突然的声音惊的阴阳道人也回了头,指着那石墙后面显现的东西道。“我看到的摄魂夜叉是这个,怎么,怎么这里还有两只摄魂夜叉?”

     应晟有些哭笑不得,他还从未遇见过两只一模一样的摄魂夜叉。摄魂夜叉也不是固定的一个心态,也很好分辨,一般的鬼物就是一股气,厉害些的能够保持生前模样,而摄魂夜叉则是全身青绿,形态丑陋凶残,背上都多长出了一只手臂。

     这手臂是因怨念而生,力大无穷,能断山劈石,甚至可以将一些滋养过的灵器摧毁。

     两个一模一样的摄魂夜叉就更少见了,应晟思索片刻,“想来这应该是双胞胎!看来的确是要有一番苦战了,记住,千万不能被它的鱼叉击中,这东西刺伤**事小,还会让你的灵魂受损,另外别让他有机会抽出腰间之物,你们二人对付后面那个,尽量拖延时间,我先解决这一只再来帮你们!”说罢就已经和眼前的摄魂夜叉斗到了一起。

     苏钰和阴阳道人连忙点头应声,也不再啰嗦,将后面的摄魂夜叉左右围住。

     苏钰试着打出了一道穿魔印,见那家伙似乎被定身,急忙又以灵气灌注手掌间击上它的前胸,可就在快要打中的时候,它却是快速伸手抓住苏钰的手腕,用力一掰,苏钰整个身子都被它掰的翻转了好几圈。最后用力向侧面石墙甩去,嘭的一声,砸的苏钰腰身一阵酸痛。

     阴阳道人手中拂尘绕上摄魂夜叉的欲去抓捕苏钰的手,用足了力道拉扯,这番举动似乎是惹怒了这东西,口中一个劲的呜呜呜的叫唤着。这声音比起之前略有不同,这声音是有节奏的一段段快速哼吟,并不是毫无节奏的乱喊。

     这声音听得人不止是心中害怕,还让人有些晕眩,眼前的东西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来回在换着,呜呜的声音在耳朵里脑袋中嗡嗡直响,最后震的二人七窍渐渐流出了血来!

     应晟急忙吼了一声,“捂住耳朵,别听,这声音会让你们入魔!”

     苏钰被这一喝人顿时清醒过来,急忙封了自己的听觉,可那阴阳道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不仅被这声音临近入了耳,此刻那呜呜声也变成了人说话声,就好像有人在他的脑中一个劲的指责,“你的师父被你活活气死了,你的师兄为了你也被关押在大牢之中,就是因为你修行禁术,害人害己,害人害己!”最后那四个字不断被重复,渐渐的他也只记得这四个字。

     阴阳道人被这声音刺激的两手拼命堵住耳朵,可还是无法阻止那声音继续在他脑中喊叫着。一会儿的功夫,他那另一半尚算正常的脸,也变了色,一阵白一阵红,体内的灵气乱窜,整个人都充满了戾气,突然大喊了一声,双手聚集了电光,小小的密室之中被这无数的电光击的啪啪作响。此刻应晟和苏钰不仅要躲着两只摄魂夜叉的攻击还要躲着这电击。

     可密室就那么大的地方,苏钰的脚边被电击中,疼的他下意识的跳了起来,双手接触到头顶的黑潭,却根本不是如眼中所见的水面,而是十分坚硬的墙体,当下又落回了地。

     那摄魂夜叉的呜呜声还在继续,阴阳道人被心魔所控,完全失去了意识。这模样苏钰也曾听无言那老和尚说起过,看来他的心魔实在太重。

     苏钰近到他身边,两指按在他的太阳穴处,一手封了他的听觉,此时阴阳道人才算是恢复了一些神智,只是口中还是依旧喊着,“我所承道术才是正统之法,我没有害人,我没有害死师父,我没有!”

     晕晕沉沉之中,他的眼中少有的含泪,苏钰有些同情,也不知道是谁害得他有如此心魔,可他和云锦一样,相信那个人绝不会是师父。只是想要替师父洗脱这罪名,还需要找到更有力的证据才行。如今这拜月楼中,证据没有找到,区区第三层就已经让几人感觉吃力。

     危险无处不在,苏钰终于体会到在药庐的日子实在过于安逸,自从和云锦出了陌桑山,他就没有一天逍遥自在过。想到云锦,苏钰心中一暖,就算是拼死他也要见到云锦才能瞑目!

     阴阳道人的情绪渐渐平稳,摄魂夜叉将手中的鱼叉向着阴阳道人投来,苏钰急忙拉着他,险险躲过,这鱼叉一次未中又回到摄魂夜叉的手中,再次投了过来。二人一左一右翻身闪开,阴阳道人引着电击之术朝摄魂夜叉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