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章 黑蟒现身
    应晟推了推云锦胳膊,“盘云鼎拿出来给我!”

     云锦楞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了盘云鼎,交到应晟的手中,应晟暗暗放与身后,靠近了苏钰一步,接下来的形势或许是一触即发,而身后的狼族根本就是抱着趁火打劫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女娲月石。

     应晟的心中一沉,看来时间不多了,他将盘云鼎塞到苏钰的怀中,将他拉到靠后的位置,手搭在苏钰的肩头,一股灵力源源不断的涌进苏钰的身体之中。

     苏钰大惊,刚想说话,可却是被定了身,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来。

     应晟没有理会,从入了这拜月楼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活着出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收了黑蟒,不能让它为祸人间。用仅仅清醒的时候朝着一个方向前行,有时候过了这清醒的两个时辰,脑中依旧还有一个意识,他要去拜月楼。

     好不容易到了拜月楼了,原以为,只是黑蟒难缠,却没想到这拜月楼里还关了一些他都未曾见过的妖物,始料不及也损伤惨重。

     灵气源源不断进入苏钰的体内,两人好像是站在后方观察一样,云锦几人并没有察觉什么,眼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伏魔镜之上。

     伏魔镜的黑云散去,恢复如普通铜镜,可却是震动不止,震的整个拜月楼都跟着在晃动,这动静大的惊人,云锦几度觉得这楼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震动而坍塌,不过好在,这震动也就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云锦稳住身形,目光紧锁在伏魔镜上,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瞬间。

     月色被乌云整个遮蔽,拜月楼外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周围没有任何活物的动静。鬼影就立在拜月楼之外,面色苍白的迎着月色,带着荒凉绝世的俊朗。如果他没有那么爱,或许也不会这般恨,可万事万物总有它的规律。而他的规律便是打破这所谓的天道,被人信奉的一切。将他所想所爱所得,统统握在自己的手中,那时,他也不再怕什么天谴,怕什么天道。

     握紧的拳头里,攥着是他对一个人的爱意,也是对未来的憧憬。微微沉了口气,“都准备好了吗?”他不敢大意,没有完全的准备,他也不能贸然出手。拜月楼,这算是个转折,也算是个开始。可他有信心,一定会让云锦的灵气完全逼出。

     身后站着的是魅妖和离心,而再后面则是一些为求天下大乱,趁机分得一份利益的妖,在黑色的夜幕下,比夜行的百鬼更加摄人心魂,惹人退避。

     各色妖物几乎来了个全,大多都是些杀人无数的恶妖,此刻以鬼影马首是瞻。魅妖依旧绕着胸前的青丝,嘴角含笑,带着这么多人马,就是为了抓个捉妖人,实在有些劳师动众,不过既然是那人的血脉,必定是有些能耐的。这一次她到真想好好会会这个云锦!

     众妖起身呐喊,“誓死追随鬼影大人!”

     鬼影眼下一紧,抬头往上目光落定在顶层处,“等到黑蟒被诛杀时,所有人记住,除了云锦和重檐,无关人等,杀!”

     一声令下,众人齐应!这一声吼,让原本安静的黑夜也变得不再平静!

     伏魔镜里的黑蟒似乎也像是感受到了召唤,准备破镜而出。

     时间在一朝一夕间都可以将结局改变,而时间同样也能让一切过往变成一份执念,赶着心里的伤,撵着伤口上的疤,让那些未曾得到的,用不同的方式来得到。鬼影松开的拳头,隐匿在月色光影下的脸,不知何时,已经退去了隐隐藏匿的不忍。

     心中一沉,他要做的事情,从今天开始,便又近了一步,无论多少牺牲多少无辜,无论洒下多少鲜血,这么多年都未曾改变过那个念头。素烟,等着我!

     伏魔镜的震动停止之后,大约静止了片刻,镜面上出现了裂痕,一点点扩散开来,最后一整面镜子都四分五裂,满是裂痕。屏息了一阵,那铜镜的镜面哗啦一下就碎落到了地上。从铜镜之中,一个黑色小点,渐渐放大。

     黑点从那铜镜钻了出来,头上两侧的眼睛左右转动了一圈,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高昂的脖子竖起,身子也从那伏魔镜里钻了出来,庞大的身躯占据了大半的空间,原本看起来空旷的地上,一时显得有些拥挤。占据了一半之地,身子盘旋,蟒头高高昂起,刚刚吸收的戾气,黑蟒身上的坚硬的网文鳞片微微泛着黑色的光亮,折射出塔楼里的微末烛光,清亮中又增加了几分阴晴不定。

     云锦和重檐的步子不由又退后了些,两个人相视一眼,心有所感。暗暗提着劲力以防这黑蟒的突然袭击。就算这黑蟒此刻无敌,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黑蟒从伏魔镜出来之后,目光扫过云锦面上时也多了一丝皎洁,算得上是老熟人了。冷眼微微眯起,就好像是在笑一样。猩红的蛇信吞吐出声,一下一下,却未曾在移动目光。

     重檐面上肃杀,上前走了一步,身子靠前,斜当着云锦,冷峻的容颜上留下了一些血迹,嘴角上扬,语气冷冷道,“真没想到,他居然把你养在这个地方,看来鬼影是想借我的手杀了你这狗东西!”

     黑蟒歪了歪头,蟒头直直竖起,向前伸出,与重檐对视良久,带着不屑。当初要不是重檐的阻挠,也许云锦早就成了这黑蟒的腹中之物,这个仇,黑蟒倒是记在心里。现在又看他如此护着云锦,目光才稍稍转动着从云锦的身上移到了他的面上。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带着压迫,甚是吓人。

     可重檐视若无睹的迎着黑蟒狡猾的眸子,当初因为忌惮着鬼影,它才会乖乖撤走,现在,怕是鬼影特意让这东西守在拜月楼中,等着他们来的。

     黑蟒化形,又受到了黑曜戾气的滋养,此刻的黑蟒比起当初在黑崖山,恐怕厉害了好几倍不止,若是硬拼只会吃亏。重檐四下环顾了一下,七层塔楼,中间一片空地,没有任何遮挡之物,动起手来也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头顶是木梁搭建,一根一根相交而错,最上面就是塔尖顶端成拱形向四周下落。

     楼梯口被狼族的一行人围堵着,女娲月石就镶嵌在黑蟒头上的石壁中。他的目标就锁定在了石壁上,也不及多说,一个劲气提起,哗的一声就冲了上去,踩在黑蟒坚硬身体上,如同踩着灰色巨岩,一路向上攀去,这速度一点也不像是刚刚受过了重伤的人。

     触手可及的女娲月石在他面前,可下一刻就被黑蟒卷进了身子中,紧缩着,骨头都被挤压的咯咯作响,黑蟒的身子不似一般蛇类,并不是光滑的,反倒粗糙的很,磨着肉身痛苦难耐,如同被人拖在了石子路上,经历着碎石穿骨的酷刑。

     就差那么一点点,重檐却不得不放弃,完全没有办法挣脱,云锦此时已经抽出了剑,朝那蟒头攻去,黑蟒机警的微微动,蛇信如刀,和青桡碰撞在一起竟是丝毫未损。接着从黑蟒的口中吐出一口浊气,云锦被眯的眼睛发涩,本能的闭上眼。黑蟒趁机一下张开了巨口,想要一口吞噬掉云锦。

     外面的妖物安静的等待着,只要鬼影的一声令下,就准备好了冲进去。魅妖不屑的靠在一棵枯死的老树上,漫不经心的问道,“难道你就不怕那丫头被黑蟒给杀了么?”

     鬼影收起了目光,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的笑意如同春风里的花香四溢,如果不是见过他的手段,怕是所有人都会被这样牲畜无害的笑意给迷惑住。

     “她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何况还有那狼妖在,加上盘云鼎,相信死的那个恐怕会是黑蟒!呵呵,今天之后,她的能力就不是你们所能比的。若是在遇见,有个好歹,也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他这话似是故意说给魅妖听,而是不是提醒,魅妖心中也已经有个大概。

     离心走到鬼影身边,娇笑着望向魅妖,“这黑蟒也算是难得的妖物,主上当真舍得?”

     鬼影声音一冷,双手展开身后风袍,“当初救了它,已经让它多活了这么些年,现在让它可以手刃仇人,哼,若是仇人都对付不了,死了能怪到谁呢?”

     魅妖眼中一楞,终于是感受到了一丝冷意,身子有些不寒而栗,这一阵阵的冷意也席卷了整个心,也许她的下场也和黑蟒一样。救回来,也迟早要还!

     拜月楼中,情况危急,眼见着云锦就要被黑蟒吞噬,苏钰眉心一紧,心口一痛,应晟在他身后小声轻喝道:“不可分心,等我这一生功力尽散于你的体内方可,否则你我二人都性命不保!你若是不想给云锦添乱,就乖乖的等着!我自会教你,怎么运用盘云鼎,收了黑蟒!”

     苏钰心中着急,可听了应晟这话,不得不收回心思,最后狠了狠心,咬着牙,忍着那份担忧,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着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