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突变
    云锦有些愤怒,想要掰开水猴子的手,那水猴子楞了一会儿,似乎明白过来,松开了毛茸茸的大手掌,那山鸡没有防备,摔倒了石台子上。

     云锦从水猴子的肩上一下也滑到了石台子上,伸手想要拉那只山鸡起来,那山鸡被这举动吓的拼命往后挪,云锦不敢再往前,可那山鸡依旧不停,挪着挪着,最后一不小心掉进了水潭里。

     云锦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去抓着它露在水潭外面的那一半翅膀,想要拉它上来,却很轻易就拽了起来。此刻,眼前的山鸡也只剩下这只露在外面翅膀了。身体的其他部位全都被这水潭里的血水融化,森森的白骨看着心里毛骨悚然。

     无言也走上前来,见这一幕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阿弥陀佛!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可这罪魁祸首都是那蝎子精。我看这水潭里的血液实在怪异!”

     云锦点点头。不过眨眼的功夫,皮肉全都被融化,只剩个骨架,这血水邪门的很。

     那雀妖似是认出了云锦,虚弱着喊道:“你可是封三的那个小徒弟?”

     云锦抬头看向雀妖,封三正是她师父的名字。

     “是我!你是当年的那只雀仙吧,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诶说来话长了,我们都是被蝎子精设计抓来的,它为了夺取我们的灵丹,搞得整个黑崖山都生灵涂炭。小丫头,你快些离开这里,就这两只水猴子都不好惹!”

     到底是正途修成的地仙,此刻还担心着她的安全。

     “雀仙放心,这两只水猴子对我倒是恭敬,并没有伤我。”

     “啊,原来是这样!”突然另一只铁笼子里,一条通体雪白的水莽似乎了然的说了一句。

     云锦转眼看了看这水莽,大概是修炼了千年有余,虽然被夺了灵丹,化了原形,不过胸口那窟窿已经没有在滴血了。比起其它的妖,它算是精神不错的。

     “这位大仙,难道知道缘由?”

     那水莽挤过身边的几只妖,盘起身子,探出了蛇头贴在笼子边,“那把剑,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那只九尾灵狐的吧。那个女人,呵呵说起来应该差不多就要修成仙了吧!这两只水猴子当年曾被一群恶妖欺负,我那时还未曾修炼化形,无力搭救,后来还是那女人救了这两只水猴子!不过,这青桡怎么会在你的手中呢?”

     九尾,呵呵,又是她那未曾见过面的母亲。可这青桡明明是师父交于她的,难道师父也是认识母亲的?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便被她抛诸脑后。眼下,重要的是救这些妖出来。听了缘由,总算明白了一点,就是她母亲救过这两只水猴子,这两只水猴子是念着当年的恩情。所以见到青桡就觉得云锦和救它们的人一定是相熟的。

     虽然水猴子愚笨,没有智慧,可还懂得知恩图报。

     “你说的那只九尾灵狐是我母亲,不过这青桡剑却是我师父交给我的!”云锦说完指着那些铁笼子,示意水猴子把它们放下来。那两只水猴子一个劲的摇头,一个劲的吱吱吱惊恐的叫着。

     然后掀起身上的黑色茸毛,上面全是一整片一整片伤口,伤口呈现的是一种乌青色,仔细看就像针眼一点,而这些针眼一样的伤口下面竟然种了很多肉褐色的小蝎子,比在那些妖物胸口的小蝎子小的多,有些还在里面缓缓蠕动,密密麻麻的。你在远处看可能就只会看见它们的身上是一整片一整片的淤青,但,只有走近了你才能看见,每一片乌青的下面满满的全是这些褐色小蝎子。凹凸不平的鼓出来,坑坑洼洼,几乎没有一块皮肤是完整光滑的。

     那雀妖叹了口气道:“你也不要逼它们了,它们也是迫不得已的。那蝎子精怕这两只水猴子跑了,就在它们身上下了蝎毒,只要从这走出去,遇了光就会让这些蝎子孵化从皮肤里出来,甚至肠穿肚烂。所以它们不敢跑,饿了也只能抓我们来吃!”

     水猴子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只要饿了,它都会本能的去找些吃的。这里没有鱼虾,这里只有那些被取走灵丹的妖。所以,它们也是本能的想要吃饱肚子而已!可这毕竟太残忍了些。

     水莽刚刚才从云锦的话里回过神来,不由问了一句:“你是那女人的孩子?可你是捉妖人,那女人难道和人类?那她已经死了吗?”

     云锦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她并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诉说,便回道:“我出生之日我母亲就去了,我从未见过她!眼下不是聊这些的时候,我要怎么救仙人出来?”

     水莽松开盘绕的身躯,向后挪动了一些,“这钥匙只有这些水猴子有,它们害怕那蝎子精,不敢轻易放了我们的。不过你的青桡应该可以打开这玄铁锁!”

     云锦依言沉了口气,催动灵力,附着青桡之上,青桡剑嗖地一下,飞向铁笼子。只听啪的几声脆响,就将那铁锁打开了。

     这四个铁笼子皆是千年玄铁铸造的,没有钥匙绝不会打开来。这青桡居然轻而易举就将锁一砍两半,威力可想而知。

     那水莽见铁笼打开了,便勾住了铁笼,让其他妖物顺着自己的身体下到了石台子上。云锦和无言则去了另外的铁笼子,帮助那些行动不便的妖物。

     只是还没等这些妖全部出来,整个山洞就开始地动山摇的晃动起来了。

     头顶上一块一块的巨石往下掉落,水潭里的血液也开始沸腾的冒泡。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快,快走!”无言对众人喊了一句,领着一众妖物,向洞外跑去,可还没有跑到窄口处,几块巨石轰然而下已经将窄口封死了。身后翻腾的水潭,血液被搅动的一下冲上了半空。

     碎石砸在身上的并不好受,何况这里都是些被夺了灵丹的妖物,身上各处都被砸出了血。云锦和无言也没好到哪里去,这溶洞虽然不小,可轰然一下,上面的巨石都脱落而下,完全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这下唯一的出口被封死,全都停下了脚步,只有任由那些碎石砸在身上。好在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溶洞又恢复了平静。

     “这水潭的血液下好像有东西!”云锦突然的一句话打破了这样的平静。

     远远的看着那水潭,里面搅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带着血液翻滚不断,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那水潭里出来一样。

     水莽裹住封在洞口的一块巨石,可怎么使劲都没有半点移动的痕迹。这石块太大,若是它的灵丹还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如今是做不到了。

     “蝎子精拿了我们的灵丹,而且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们,没想到除了让这两只水猴子看着,慢慢吃掉我们,竟然还不放心,放了别的东西藏在这里!。”

     而那两只水猴子也是一下窜到了云锦的身后,吱吱吱的叫的特别大声,那种恐惧比起之前更甚。它们或许也不知道这里还会有别的东西存在,本能的觉得害怕了。

     这水潭里的血能瞬间让肉身腐化,还能有什么东西藏在这个下面呢?若真是有,那这东西可不简单。

     此刻那四个水潭的血液在半空形成了血柱汇聚到了一起,石台子早已经坍塌的四零八落,通往石台子的路也都被血柱冲毁。

     忽而一会儿的功夫,血柱就落了下来,四个水潭此刻冲破了围起来的石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潭,血水一直往外涌出来,流向云锦等人所站立的窄口处。

     众人急忙往后退了几步,可身后已经被巨石堵死出路,无法在退。有不小心沾到血水的妖,痛的大叫。那被血水沾到的地方化立刻就成了一滩浓水,浓水还在一点点的吞噬着完好的肌肤。

     不容云锦犹豫,便立刻抽出青桡一剑砍要了那妖物的尾巴,被砍下的那节尾巴,掉落在地上一会儿就成了一滩浓水,只剩下一小段森白的尾骨。

     血水涌到这里也就没在继续蔓延,云锦此时却更加紧张,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那,那东西要出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水潭,血液涌动之后,一大块黑色的阴影从里面显现,那东西没有着急浮出来,而是静静的等待了好一会儿。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判了死刑,刽子手已经准备就绪,只等县老爷一声令下。可这又比那种感觉更加可怕,因为你不知道那水潭里面是什么东西,带着对未知的恐惧,和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就破灭。复杂的情绪和强烈的求生欲交替着支撑着每一个妖,屏住呼吸,静静的望着那水潭。祈求着,不要是什么恐怖的东西才好!

     然而没有一个人知道,它们是否能逃出去,活下去。

     就连云锦也不知道!

     因为妖她抓的多了,可这水潭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若这里面的东西要对他们不利,她甚至没有任何的把握,她能够对付得了那未知的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