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醉仙楼
    天色将黑好像要下雨,乌云滚滚,不时伴着雷鸣,山间的一座茅屋里躺着一个枯瘦中年男子,双鬓已经泛白,眼神有些涣散,望着窗外的天,忽而开口。

     “你终于来了!”

     不久,有人推门而入,一身白色锦缎,俊朗的容颜带着一丝悲凉,和这残破不堪的小屋有些格格不入。

     枯瘦男子扯着嘴角,艰难一笑,目光从天空转向角落里的一个约莫十多岁的小女孩,“是她告诉你的吧!”

     来人点了点头,“十年前已经知会我了!”

     “难为你了!这孩子生来也就是这样的命,只希望她这一生无爱无求,平平安安就好!”末了似是嘲笑一般,“呵呵,也许平安就是个奢望了!这样的人,活着本就煎熬,长久的煎熬!”

     来人眉头轻皱,动了动唇角,始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也来不及说什么,只伸手摸了下男子还未闭上的双眼,叹了口气。走到角落看着那女孩,伸出手就牵起了起来,而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记住,你是捉妖人,你生来就是为了除尽祸害天下妖物,这也是你活在这个世界唯一的责任!”

     小女孩懵懂的抬起头,她从未见过这么干净又这么好看的人。可现在再好看的人也抵不住心里的难过,那个枯瘦的男人已经再也不会起来喊她一句:“锦儿!”

     捉妖人,妖与人结合所得,也许并不能称之为人!捉妖人世间少有,因为很少会有妖傻到放弃自己的内丹精元与个普通人一起。捉妖人在妖体孕育十八个月,每一刻都在吸取母体的的内丹精元,直到出生那一刻,全部吸收。而母体也将就此消失。若是父体为妖,那在捉妖人孕育之初,便已经将父体精元吸收个大概了。不过三月,为妖的父体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

     捉妖人不是妖,却有着妖的法术,甚至比母体或父体的妖力更为强大。成为捉妖人也是他们的命运所使。因为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总会有些妖物作祟,也只有捉妖人可以降服它们。维持这个世间的安宁!

     云锦就是这样的一个捉妖人,不知道去向何处,只是哪里有邪魔妖物,哪里就是她的目的地。如此往复的岁月在她的脑海划下了多少年的时光,她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捉妖人不是不会死,只是那种死法太过残酷。当然,如果不出意外,大多捉妖人应是在抓妖的时候不敌,死在恶妖之手。

     穿过山间,眼前是一片碧绿。偶尔清风吹过,带着一丝丝的暖意。

     云锦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一团暗黑色的雾气萦绕在那片天空的上方,这黑气寻常人自是看不见的,也只有捉妖人有这本事。

     云锦微微皱了下眉头,距离上一次捉妖时隔半年有余,那是一只黄鼠狼精,算不上什么万恶不赦的妖,只不过魅惑了当地一户农家,吃了不少家禽,倒是没有害人性命。最后的下场就是打回了原形,百年的修为算是付诸东流了。

     那黄鼠狼精所在之处的黑气远没有这里的黑气浓重,看来这次的妖物不简单,怕是早已闹出了人命。

     云锦不敢再耽搁,脚下速度又快了几分。

     夕阳西下,一片余晖照在面前的一座城楼上,终是赶在了天黑之前到达了长安城。

     寻着那黑气,云锦一路未停,直到离近了,才抬头盯着黑气所在的一处楼阁,朝着那门头看了眼,上面写的是醉仙楼三个字!

     此时天色已晚,夕阳几乎快消失在天际,醉仙楼却还未开门,想到此,云锦也算是明白这醉仙楼是个什么地方了。这大白天关起门来不做生意,还挂了牌子说什么戌时营业,普天之下,除了青楼,怕也不会有别的地方了。

     云锦不清楚这妖物到底是什么,有多大的本事,自然也不敢贸然在此刻就闯进去,便转身看了看醉仙楼周边,最后去了醉仙楼对面的一家酒楼,点了些吃食,正所谓填饱肚子好干活,而后只管静静等着天黑再光明正大的进去一探究竟了。

     吃饱了饭,看了看天色,乌云压顶,月儿被完全遮挡,云锦嘴角不由上扬,看来今夜不会空手而回了。

     醉仙楼的伙计对着门外排着长队的人群喊了一声:“今日客满,诸位明儿在赶早吧!”

     久候在外的人,不由发出了阵阵牢骚,以表不满。今日本是醉仙楼的头牌汜水姑娘的梳拢日,所谓梳拢就是青楼姑娘们第一次接待恩客。只是寻常姑娘一般是看哪位恩客出的价钱高,这第一次嘛就归谁,可汜水姑娘到不是寻常的价高者得了。

     无论富贵,无论俊丑,只要是那汜水姑娘看中之人便可。

     是以,只要进了这醉仙楼,都有机会,可那些没有进这醉仙楼的人,便是连这机会都没有了。

     这消息传言的沸沸扬扬,那些男人为了见一见着汜水,挤破了头也想进醉仙楼。可惜,大多人还是晚了一步。

     伙计陪着笑,遣散了众人,待要关门,云锦几步上前拦了下来。

     那伙计见云锦一身粗布麻衣,收了笑,面色有些不善道:“哪里来的野丫头,捣什么乱?”

     云锦也不恼火,掏出一锭银子递给那伙计,“麻烦小哥,通融一下”

     那伙计在醉仙楼也有些日子了,偶尔也是有女子来,像云锦这般明目张胆直接就想从正门进的,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毕竟有这种癖好的实属少数,总是该避避嫌。

     看了看云锦递过来的银子,那伙计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笑的那叫一个殷勤备至。“这位小姐,不瞒您说,今夜是汜水姑娘梳拢的大日子,名额是真的满了。翠娘已经命小的封门了,实在,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云锦又掏出了一锭银子递给了那伙计,笑了笑:“那现在呢?”

     那伙计看了云锦一眼,倒是自己眼拙了。这般出手阔绰的人,怕是大有来头的主。连连点头,赔笑道,“还,还有最后一个名额,这位小姐快里面请,里面请!”

     说完神情更加恭敬,忙伸手收了银子也不在啰嗦。

     云锦的内心实则阵阵惋惜,她可不是什么富户商贾,更不是达官显贵,她不过是个穷困潦倒的捉妖人,这两定银子都足够她吃好些日子了。

     进了醉仙楼,偶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可这醉仙楼的常客对特殊癖好多少也知道一二,都不甚在意了。人们现在满心思惦念的人,大概都是那个叫汜水的姑娘。

     云锦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溜进了后院。

     这醉仙楼大致分成三个部分。从大门口进来就是一处回廊,在往里点儿就分成两条道,最后迂回成一个圆形回廊。回廊中间搭了一个戏台子,上面有舞女在跳舞。此时回廊早就围满了人,不时有些浪荡子对着舞女吹口哨。

     圆形回廊的后面就是三层高的角楼,最上面一层都是些达官显贵,二层是些名仕富商,最下面一层算是鱼龙混杂了。

     角楼之后就是后院,该是白日里醉仙楼的姑娘们休息生活之所,此刻空无一人,便显的有些冷清。

     云锦偷偷溜进了后院,趁着没人察觉,找到了黑气聚集之处,小心翼翼的慢慢靠近那黑气聚集的房门外,静静听着里面的动静。

     房里没有点灯,黑漆漆的。似乎有些响动,细微的很,加上外面角楼一片嘈杂,云锦听的不够真切。不知道这妖物是躲在房里还是附着她人之身,没有十足的把握,云锦从来不敢轻举妄动。

     黑气是妖物身上的戾气与妖力的体现,人们通常会觉得,那些高僧老道,一下就能抓到妖物,是因为妖物身上的妖气,其实那些高僧老道多半都是抓的鬼,之所以能知道鬼之所在,那是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可以开天眼,看鬼形。说白了就是看鬼气,一种绿色的气,透着阴冷,是与人世间格格不入的一种感觉。

     而妖,呵呵,根本就没有什么妖气可言。再厉害的捉妖人也只能透过妖所做过违背天道的事情与妖力所化的黑气才能判断妖的大致活动区域。想让一个妖现形,或者想知道哪个妖物的所在,也只能是在弄清楚是什么妖物之后,对症下药。

     就比如,遇见了蛇妖可用雄黄让其现形,遇见了蜈蚣精可以用大公鸡让其现形。不管多厉害的妖人世间都有能克制住它的东西,毕竟不是所有的妖都厉害无比,没有顾忌,若真是那样,那这个世界也不能称之为人间,恐怕要改名叫妖界了。

     云锦绕着房子周围小心翼翼的又探查了一番,没有闻到任何特殊的气味。像狐狸黄鼠狼这些妖身上就会有一股子刺鼻的味道,普通人被迷惑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可捉妖人不会闻不到,说到底,他们身上也有一半的妖血,对气味十分敏感。

     没有特别的发现,云锦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角楼内。站在一楼的一处角落,静静观察着每一个醉仙楼的姑娘。

     后院既然是姑娘的休息之所,那这妖若化了人形,定然是这醉仙楼的姑娘。若是没有化形,那刚刚听得不算真切窸窸窣窣的细微响动很可能就是那妖物。

     常与妖物接触,和常与鬼物接触的人不一样,与鬼一起久了,那人身上的精气神就会差很多,脸色苍白,时常想要睡觉。而与妖一起久了,这人若被迷惑,性格会大不一样,因为妖是一种实物所化,能对人心产生影响,甚至会让人颠倒是非黑白。

     可有一点,是与妖与鬼一起的相似之处。那就是阳气缺乏,眼底暗沉。鬼是吓走人的生魂气魄,使人的阳身变弱,而妖是会吸走人的阳气,为己所用。对于鬼来说,阳气太旺会伤鬼身,对妖而言,越是旺盛的阳气越有利于自己的修行。

     这也是违背天道的一种修行。捉妖人大多对付的就是这些为了修行走捷径为祸人间的妖物。

     云锦不敢有一丝松懈,目光扫视着在场的姑娘们,有不经意瞥见她这举动的常客,小声的在一旁议论着:“你看那个女人,嘿嘿,没想到对女色也如此痴迷!”

     “可不是吗?这醉仙楼的姑娘,她看的那叫一个投入真是一个都不愿放过。要是一会儿汜水姑娘出来,我看这女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云锦对这些议论满不在乎,做了这么多年的捉妖人,冷嘲热讽也是听过了不少,自是不在意的。她的责任是将那些害人的妖物除了。

     不过看了几圈下来,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想着刚刚那个议论自己的男人提及的汜水,心里琢磨着,难道会是她吗?

     过了不多一会儿,原本在回廊看歌舞表演的人都一窝蜂的涌进了角楼,云锦连带着也被挤到了前面一些。夹杂在人群之中,目光依旧不敢有一丝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