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梦灵梦破
    那红色光点将青桡在半空托住,云锦伸手握住青桡,用力往外拉,可是里面的吸力极大,似乎要将青桡吞进光点之中。

     云锦身体的灵气又开始涌动,整个人都感觉火烧一样的热,胸口闷的厉害,这灵气一下猛烈起来,身体有些承受不住,难受的大力抽动青桡,这一次却是轻而易举就将青桡抽了出来,灵气渐渐平息,云锦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一道幽蓝的光在手中若隐若现。

     还没来得及细想,数不尽的红色光点就围了过来,一下一下冲击着身体各处,一碰到就冒出一团红色的气体,沾染上的皮肤也成了红色,慢慢渗透了进去。

     白莲费力喊道:“姑娘小心,千万别让这红色气体进入体内,它想要操控你们的魂魄!这东西杀不死,它自己就是虚幻之物的妖灵!”

     “虚幻之物的妖灵,那这么说来岂不是砍不死抓不到的东西了!”无言楞了楞,又对云锦问道:“现在怎么办?”

     云锦摇了摇头,她没遇见过梦灵,也不知道这东西该如何对付,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青桡,起!”将青桡猛的抛向空中,打了个穿魔印,却是定不住那红色光点,只能以灵气形成一层光圈护着暂时抵挡这些光点的进攻。

     无言勉强使力,佛陀罗汉再一次出现,先前被云锦破了这佛陀罗汉身,现在有些吃力。抵挡一时倒是可以,却是没办法拖的太久。

     莫泽抱着白莲静静盯着那光点,怕它再次转向白莲。

     铜镜之中的情景让苏钰紧张不已,恨不得立刻跟着进去,助云锦一臂之力。转头看了看床上的重檐,眼底划过一丝莫名低落情绪,也许,从一开始,他就不该同意让云锦下山。

     “师妹若是有事,我定不会放过你!”苏钰捏了捏拳,脸上的担忧也越来越深。

     ……

     魔窟之中,黑袍人对着一副冰棺,背影有些寂寥,伸手轻轻抚摸那冰棺,等了多少年了,可不管多久这些都值得!“只要你能醒,我什么都愿意做!可你为什么就从来不肯看我一眼,为什么你的眼里就只有那个人呢?”说着突然一阵狂笑,冰棺里渐渐有了灵气涌动之像,黑袍人兴奋的喊道,“哈哈哈,你也感受到了吗?这就是九尾真正的灵力!它正在苏醒!我要你活过来,我要你亲眼看着你和他的好女儿是如何被折磨,我要你知道,到底谁才是你最该爱的人!”

     红袍女子从黑暗处走了出来,一脸讨好的谄笑,“恭喜主上!九尾灵力终于复苏!不过属下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让那狼妖去?这人不太受控制,属下怕他会坏了主上的计划!”

     黑袍人冷哼道:“只要他想见的人在我手里,就不怕他会生出什么事端!这人我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力量怕是与这九尾灵力也不相上下的!只是九尾灵力纯正,能有起死回生之效,可若想激发这样的力量,就要不断的一点一点去刺激。遇强则强也是她的个性,这一点她倒是遗传了她的母亲!”

     红袍女人点了点头,“属下已经依照主上的意思,将墨尘放了出去,派了黑曜去寻!”

     “离心,你知道我最喜欢你身上的哪一点吗?”红袍女人没有说话,黑袍人接着又道:“呵呵,因为你够狠够绝!你虽名为离心,可你的心,我却能一眼看透!放心吧!只要九尾灵力完全被释放,我定会帮你救他出来!”

     红袍女人嘴角扯动一丝笑意,心中暗暗一冷,我的心,你怕是要猜错了!

     ……

     与梦灵纠缠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体力消耗极大,无言已经渐渐无力,云锦也好不了多少,刚刚体内的灵气虽然猛增,可也禁不住这般消耗。那种不适感随着时间,随着这消耗,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青桡被红色光点死死缠住,握着青桡的手也不敢松懈,只怕这一松,剑就脱了手。

     梦灵的声音幽怨的很,在空中弥漫。

     “别再挣扎了,不管你怎么挣扎,只要在这梦境里,你就杀不死我的!你们坏我好事,那就准备好受死吧!收拾完你们,我再去对付白莲那个女人!呵呵,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出去,我再也不要待在这个地方了!”

     红色光点随着这一声嘶吼,突然幻化出无数箭羽,漫天飞舞,射向云锦与无言二人,挥剑去抵挡,也只能挡去一小部分,这些箭羽射中身体,犹如带着倒钩,勾住身上皮肉,搅动着往更深处钻。云锦手臂小腿都被这箭羽射中,无言也中了好几箭。

     其中一只不知何时就向莫泽飞了过去,云锦眼中一急,却分身乏术,白莲反手抱住莫泽,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身子猛然倒向莫泽怀中。

     “白莲,你怎么样?”这箭羽本就是虚化,白莲也是灵魂之体,这一剑没入她身体之中,完全看不见了。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血会流出来,只那身体渐渐发着红光,在里面搅动的痛苦不堪,白莲的脸色比起先前也更加苍白。

     “没事,我只是有点儿累了!”

     云锦面上一怒,抽了青桡一个转身,向那红色光点回旋而去。

     苏钰看着铜镜见着云锦这样,却无能为力,急的额上冒汗。忽而听见重檐一声闷哼眼皮微微转动了几下,猛然抬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复又倒回床上。

     云锦这一跳,就是向着箭羽中心处飞去,眼见着就要与那迎面一箭撞上,突然一道身影从后拉住云锦的脚腕,带着她的身子侧贴着那箭从胸前擦过。

     云锦被来人抱在怀中,一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来人一脸冷漠,只淡淡说了句:“蠢女人!你这条命可不是你说死就能死的!”

     云锦从惊讶中回神,怒瞪着那张她另可与猪为伍也不愿意看见的冰块脸,“你快放我下来,臭狼妖!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你梦里吗?”明明之前还看见了这狼妖的梦,如今他怎么会来?

     重檐依言松了手,幸好云锦机警的很,翻身轻巧落地,不然屁股可就要开花了。

     重檐拍了拍手,步步逼近,吓的云锦步步后退,“还不是因为有些人,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每次都要我来帮忙,你可真是个麻烦精!”

     红色光点在一次聚集,它可不管来人是谁,一下冲了上来,重檐盯着云锦,伸出一只手,妖力聚集,正好抵挡着那红点无法靠近一步。

     “梦灵,你最好是老实放我们出去,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重檐的话虽不重,可那冰冷的口气,自带胁迫力。

     “区区一只狼妖,好大的口气!”这梦灵反笑到。在这虚幻的梦里,就算是大罗神仙都逃脱不了,别说你是只狼妖了!

     说罢再次聚集红光,幻化成一人形模样的影子,占据了大半天空,红色的一片,看上去尤为可怕。渐渐张开了口,在这梦境之中也狂风咋起,卷动了那一片白雾,一阵急促的琴声,从空中落入耳中。一声声,敲击着人头晕目眩。

     “之前大意才中了你这勾魂琴声,如今,你觉得你还能得逞吗?”重檐一手化作狼爪,对着那空中的人形挥去,妖力强大,形成了一把气刀,“砰,砰,砰!”剧烈的撞击声,让那琴声变的断断续续。

     云锦和无言捂住耳朵,眯着眼,这大风让二人的视线受阻,看不清重檐的动作。只觉得身边一阵阵妖力如同漩涡,与梦灵带起的那狂风一起,撼动了这梦里的天地。混沌之中,重檐那妖力所化的气刀,裂出了一条缝,渐渐四分五裂,破碎开来。

     仅仅是碎片,妖力也是巨大的,云锦急忙伸手挡住身前,梦灵那幻化的张脸上露出一抹得意,“哈哈哈,不自量力!我说过,在梦里,你杀不死我的!”

     “是吗?”重檐丝毫没有一点儿的担忧之色,反倒沉着冷静的很,还带着一份胸有成竹的自信。

     梦灵突然脸色一变,从头开始,一道白色的光从上而下,生生将这红色的头分成了两半,红色的气体不断往外涌现。

     “啊!”一声惨叫之后,更多的是不信与震惊。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会杀的了我!你不可能破了我的梦境,这里面,除了我,没有人可以!”

     重檐冷冷一哼,“这梦是你的,所以你觉得在这个梦里,你就是主宰!可就是因为太过自信,你忘记,你不过就是个没有灵魂没有肉身的灵,呵呵!还妄想破梦而出,也不看看自己,到底几斤几两!”

     重檐收了狼爪,又恢复成人手的模样,而那天空之中被分开的人头,惨叫之后化成了一把古琴,掉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云锦看了眼那古琴,原来这梦灵不过就是个琴灵,以琴声入耳,所以才能轻易入了人的梦境里。

     梦灵的声音渐渐也弱了下来,一句“上入九天,下落黄泉,可却没有一处是容得下我的地方!”显得很是空灵。

     白雾再一次将梦中场景一变,淮海河盼,没有佳人相伴,没有好酒入喉,唯有那一把千年古琴,在年轻书生的手中,这一次,他为自己弹了一曲《潇湘水云》。曲声悠扬,让人沉醉其中,只那书生的表情却带着深深的愁思。一曲终了,他竟是落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