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搏斗
    蜗牛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大吼了一声,全身的人头也跟着发出了阵阵的大吼,紧接着所有人头上的眼睛似乎都已经睁到了一种极限,云锦能看到的人头都尽数在看着自己,嘴巴不停发出嘚嘚嘚的喊声,好像人冷的时候,牙齿打哆嗦的样子。

     这么多嘴巴一起发声,听起来就特别的恐怖和怪异了。

     还没等云锦反应过来,就有一颗人头从蜗牛的身体上剥落,直接朝着她飞过来,张开的嘴巴里是长长的一排獠牙,而且越长越长,比整颗人头都要长,很是不协调。

     张开的幅度和一块小的石磨一样,好似要生生吞掉云锦和无言。继而漫天起了狂风,让人睁不开眼,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冲着脑门过来,隐约能感觉到那人头离自己越来越近。无言本能一手捂着口鼻,一手在前面挥舞,抵挡着狂风带起的飞沙碎石。

     云锦也随着这一巨变收回了青桡剑,结了个手印,这是捉妖人最常见的结印,叫穿魔印,就如同道家踏罡步祭符咒,佛家诵驱魔经文差不多的。不过穿魔印的威力远远要大于这两家,在无视无嗅无觉的情况之下,感受妖物所在,灵力强大者,能将妖物定身稍许。

     往往片刻便是致命的,而在这稍许的时间里,你就可能会活下去

     结手印是一种技术活,你要记得牢还要掌握的熟练,云锦对着手印算是熟记于心了,运用起来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还是她师父教她的第一个手印,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小丫头,第一次用稚嫩的手法结印,引的面前的一只小松鼠吱吱叫个不停,结果那松鼠用假死骗过了云锦。

     那一次师父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罚了跪了三天!

     “妖多狡猾,切不可大意,何况这手印只是一种辅助手段,根本没有办法杀死任何妖物!和你说了多少回,你总是记不住!命,不是玩笑!”

     这句话云锦记得很清楚,就好像昨日眼前,师父还是那么严谨的教导着自己,只是这人现在是死,是活,她根本不知道!她从未刻意去找过,她很害怕会是那个她不想承认的结果。

     其实穿魔印并不复杂,可以说是最快能看清妖物方位的一种简单手印,这比复杂克敌的手印更有效果,灵气聚在手上,周身一道无形之气附着在云锦身上,脑中一片空白,进入了短暂的入定状态,这过程不过一刹那,就像人们有时候忽而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一样。

     不以肉眼为眼,不以肉心为心,这是将自己的五感六识全都忽略,然后凭这手印就能自行找出妖物所在。这和那两个存世的大家佛、道所谓的开天眼又不一样。天眼是自己特有的一种本事,经过修炼,能随心而开,找到鬼物。修炼到一定程度上的大家,还能够看见附着人身的鬼物。

     而这穿魔印呢,是用自己的灵气为依托,在确定妖物之后,将妖物的气息凝聚,即便不看不听,也能知道妖物所在。

     当然如果你不知道是什么妖,没有见到妖的形,这穿魔印也是无法使用的。所以想用这手印去找随意寻找藏匿人间的妖,就不太可能了。

     妖,变幻万千,能化成各种形物,除非你是神仙一眼就看出出来,否则一般很难看见!

     手印不消片刻已经结完,一道力量从左手中指弹出,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隐匿在狂风之下的人头。这一点时间能定格住那人头,足够云锦一剑去砍了它!

     只是先前就被祭祀血童所伤,这一下又用足了灵力去砍那人头,忍不住喉头一阵腥甜,血气翻涌着终究还是一口鲜红喷了出来。

     无言忙扶助云锦,关切道:“臭丫头,你怎么样?”

     “不碍事,外伤引的内息有些乱而已,还死不了的!”

     无言皱了皱眉头,佛家人最不喜听人谈生论死,在佛家,生死都是上天注定,命里因果,可也不能就随意说死!这不是忌讳,是对生命的不敬重。更何况面前这人是他的挚友,他自然也不愿意听到她说死字。

     云锦见无言那样子,心里好笑的很。其实生死她从不在意,她在意的也只是有些结果,始终找不到答案,她也不想去找。就比如她师父的行踪。

     待云锦站稳了脚步,面前的狂风也停了下来。眼前景色顿时清晰可见,之前还恐怖万分张着大口的那颗人头此刻正躺在云锦的脚边,果然受了伤还是有影响的,实在是惊险,若是再晚一点儿,自己的小命还真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无言上前看了看那人头,獠牙很长,一下就能刺穿人的腹部。寥寥无几的几根毛发遮住了大半张的脸,露出一边的眼窝,其实就是一个黑洞,什么都没有。肌肉缩进骨头里,肤色发黄。

     “这东西是人的头骨吗?”无言仔细看了这人头,觉得和干尸差不多,可那獠牙着实长的太不和谐,就像某种动物一样。

     “是吧!至少曾经是!这些应该就是被蜗牛精吸了魂魄的人,它将这些人头用来作为自己的护甲。人的头骨虽然不是最硬的,但却是最有灵性的地方,这些人头也是人魂魄所依附的地方。这蜗牛精吸了那么多魂魄,一时没有办法融为自己的力量,所以拿这些人头来寄存那股戾气。”

     天地间的力量都有它依存的东西,人魂主要存以人脑之中,所以人头就是这些人魂的依附,那些戾气多少对自己依附的东西会感觉到熟悉,或者说是亲切吧!将戾气寄存在人头中,便可以高枕无忧,慢慢的一点点吸收,直到它们完成融为自己的力量。

     云锦看向蜗牛精,冷哼道:“这些人头如今已经和这蜗牛精融为一体了,想要对付这蜗牛精可比对付祭祀血童要难多了!”

     无言点点头,知道眼下蜗牛精并没有使出全力,不过是几个祭祀血童和一些人头就让他们措手不及狼狈不堪。若是蜗牛精真的动手,那胜负就为未可知了。

     正想着,那地上的人头突然一下向无言冲了过去,牙齿狠狠的咬住了无言的胳膊,能清楚的听见獠牙刺穿肉身的那种闷声,无言急忙一手蓄力,一掌劈断了人头嘴里的獠牙,人头落地,这才化成了灰烬。

     剧痛从胳膊上传遍了全身,好像有万只虫蚁在身体里撕咬一般。

     无言抽痛的满头冷汗,表情都有些扭曲了。一时之间天旋地转,脚下没有站稳,歪倒在了地上。口中痛苦的发出一声闷哼后,咬着牙,拼命的忍耐这种痛苦。

     “这獠牙必须马上拔出,不然你这胳膊就要废掉了。老秃驴,你忍住!”

     这獠牙比一只匕首还要长上许多,直接刺穿了无言的胳膊,獠牙虽没有毒,可插在胳膊的筋骨处,不及时拔出来血流不止,经脉受损,胳膊就没有用了。而且獠牙上有戾气沾染,时间拖久了,恐怕无言就会被这戾气所控制,失去自我意识。

     云锦不敢犹豫,一手握住獠牙的一端,一手扶助无言,又不能使大力气去拔,那样会伤到原本就已经受损的筋骨,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外拔出来。这过程要特别小心,不能收到干扰,可那蜗牛精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蜗牛精身上又飞过两颗人头,獠牙比云锦手里握着的那个还要长。云锦没办法腾出手来结穿魔印,眼下就只能动用灵气抵抗。

     身边狂风大作,枯木都被连根拔起,搅得天翻地覆。

     闭上眼,感受周围的灵气涌动,一张无形的大网,正从四面八方聚集,一层叠着一层的气流,拍打着肉身,就好像被人捶打一般的疼痛。

     无言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用那只未受伤的手,对着头顶的狂风,打了一掌。只听见砰的一声,巨石被击碎成了无数片,落在身上格外的疼。

     只这一下,几乎是让无言完全脱力,忍不住一阵猛咳。

     也幸好是无言这一掌打的及时,不然这狂风中的巨石就能把二人砸成肉饼了。

     云锦将青桡剑插在面前的地方,注以灵气,渐渐在小范围里多了一圈白色保护罩,可外面的狂风呼啸着,耳朵被震的嗡嗡直响。顾不上这些,云锦屏住呼吸,集中精神,将那獠牙一点一点的往外拔。

     每拔出一点,无言的身子就会不由自主的抽动,这种痛比之前插进胳膊的时候还要难以忍受。冷汗顺着额边一直往下流淌。

     当獠牙脱离身体的时候,能清楚的看见无言胳膊上**出了一个大洞,血肉模糊下的森森白骨亦是清晰可见。

     来不及问上一句,云锦立刻抽出了青桡,灵气聚集的保护罩也在瞬间散去。

     然后对着自己的左手中指和尾指各划一刀,将血滴在了青桡剑上,向着右手边挥了过去。顿时,狂风骤然猛烈了几分便渐渐停了下来。

     蜗牛精胸前那宝贝的将军人头哐当掉在了地上。

     再就是接二连三人头掉落在地上的声音,这过程持续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才停下来。

     这感觉就像是一整个皇宫的宫墙坍塌了一样,震荡的地面也跟着摇晃起来。云锦稳住身形,好不容易才站稳。

     那蜗牛精大概也是没有想到云锦这一剑的威力如此之大,人头铸成的保护壳就这样被云锦毁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