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玄学称霸世间
    段烨手中飞出的佛珠冒着金光停留在半空中,趁阴魂猝不及防的时候,他默念口诀,只见闪着金光的佛珠一时变成十窜,沿一字型排列在段烨的眼前,段烨没给阴魂一点喘气的机会,直接飞身把一窜佛珠给打到阴魂的身上。

     阴魂被金光佛珠给锁住了精魂,正使尽浑身力气想要把佛珠给掰断,段烨紧锁着眉心,也不敢稍一放松,这世上有两种人最是“义无反顾”,一种是走投无路,被逼无奈,一种是穷途末路,咬紧牙关。

     而阴魂很明显就是最后一种,他苦苦等了300年,终于等到自己当家做主,可以找肉身顶替自己,然后如释重负的去迎接自己新的生命,却不幸半路上遇见段烨,为了可以投胎,阴魂已经破釜沉舟,视死如归。

     一场声势浩荡的决战在所难免。

     阴魂浑身的阴气团团围绕着自己,在他要挣脱佛珠的束缚的时候,段烨好整以暇地又挥手给阴魂套上一窜佛珠,这会儿的阴魂凶神恶煞,两只眼珠子要掉不掉的瞪突了出来,一脸青褐色满是青根的脸让段烨有些吃惊。

     阴魂使出浑身解数,七十二般武器用尽,却始终逃脱不出那一重重紧套住自己的金光佛珠,最后阴魂化身为一道煞气,在金光罩里面横冲直撞,撞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最后穷途末路,迫于无奈一手抓住肉身的精魂。

     一刹那的光华,段烨还来不及眨眼,就眼巴巴看着阴魂死死地抓住男子的灵魂,他的心忽的变得沉重,不敢再念口诀,生怕阴魂无计可施,最后来个鱼死网破,把男子的灵魂给活生生掐碎。

     “慢——”段烨开口叫住。

     “哈哈哈哈……”阴魂扯深嘴角,面目可憎的奸笑着,“怎么样,你还是奈何不了我吧!”

     “尽管你有金光佛珠,尽管你道法高深,尽管你奇门遁甲无一不通,可是你依旧奈何不了我一个小小阴魂!”阴魂笑得越发的盛气凌人。

     站在铁索桥下的路人一个紧挨着一个站着,纷纷抬头久久的注视着飞在半空中的段烨,一时间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听见站在一边的林士桢说:“段大师真的是得到的高人啊!”

     众人低头看了看林士桢,才知道飞身在半空中的段烨竟然是一位算术之人,这会儿有人置喙说:“这是在拍电影么?怎么木有看见吊钢丝啊?还有,那个摄影机在哪里?!”

     “不会吧,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就已经是得道的高人啦?”一个中年男子心存疑虑地说。

     “是啊,这怎么可能呢,看他样子也不过17岁左右,怎么可能是得道高人呢?”

     “no!no!no!”林士桢竖起食指左右摆了摆,极其严肃地说:“他啊,自小就在深山里面跟着师傅修炼,人不仅长得清秀俊逸,还对道学有极高的领悟能力,有了高人指点,加上自己在道学方面有天赋,还愁大事不成么?!”

     众人听着觉得林士桢说得挺有道理的,有的人已经在小鸡啄米那般点着头,过了一会儿,人们又回过神来,纷纷皱紧眉头问:“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林士桢:“……”老子就知道。

     段烨飞在半空中,眼看阴魂就要把男子的魂魄给捏碎,他急忙开口说:“你不要伤害他,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段烨定定地看着阴魂说:“你虽然已经依附在男子的身上了,而且你也已经成功的控制住男子的思想,可是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容易了么?”

     阴魂嘴角一边翘起,十分得意地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是他自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这能怪得了谁!”

     段烨知道这个死蠢的阴魂如果不把问题掰开揉碎了展现在他的眼前,他都不会看清事件的本身,只会看表面在愚蠢的逞能。

     “那你知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的倒霉?”段烨苦口婆心继续说。

     “我管那么多干什么……”阴魂一副难道他要死我还给他送吃的那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表情说。

     “是的,这与你似乎无关。”段烨叹了一声鼻息,继续说:“但是如果你弄死了男子,而最后得到男子魂魄,可以投胎转世的不是你,而是另有他人,对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你怎么看?”

     阴魂:“……”

     段烨继续说:“你难道不觉得男子的身上除了你的阴气之外,还有一股看似平淡,实则暗潮汹涌的煞气么?!”

     阴魂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心想自己十分钟前在铁索桥上看见男子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副死气沉沉,没有半分生气的模样,本来想着这是千年难遇的天赐八辈子血霉奇人,却未曾想到这男子的身上竟然还暗藏着一股煞气!

     阴魂越往深处想,自己的心就越发的寒颤,难道男子身上的煞气不仅要夺取男子的性命,还要夺取自己的鬼魂?!

     “大师,救救我!救救我啊!qaq”阴魂急忙跪在铁索栏杆上,声泪俱下地说。

     “你放心,我可以救你。”段烨淡淡说:“一开始我就说了,我可以替你超度,让你可以轮回人世,现在我当然可以说到做到。”

     阴魂感激涕零地在跪拜着,情绪激动得如同铁索桥下巨浪翻涌着的浪潮。

     “但是你要给我一样东西。”段烨眼瞅着阴魂抬起一双泪眼,他又说:“不是什么很珍贵的,对你来说易如反掌。”

     阴魂酸了下鼻子说:“只要可以救我,我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

     段烨莞尔,伸出修长白皙的右手去摸了下自己的左心房,一只青鸟伸展开74只翅膀从空间里面飞出,于空中飞绕一圈,然后站在段烨的肩膀上,青乌身后的74只翅膀紧缩在它自己的身后,于半空中垂下一弯碧青色的瀑泉,微风吹动羽毛,晃晃荡荡的。

     段烨伸出修长的右手极其温柔的抚摸了下青乌身上的羽毛,只见青乌把头伸到段烨的脖颈处去蹭了蹭表示友好,然后只身飞起,往阴魂所在的方向飞去。

     阴魂在段烨施法的同时,飞身逃窜出男子的身体,以一口淡蓝色精魂的形状飞出,被纵身飞下的青乌一张口吞进肚子里面,青乌拍打着74只翅膀,扶摇直上九天云层,然后一转身飞进了空间里面。

     “臭鸟,臭鸟!都跟你说了不许卖萌,不许耍宝,你怎么还把头给放在主人的脖颈上。“小狮鼓着一脸的气,伸出爪子在拍着青乌的头。

     “臭鸟。臭鸟!再不听话我就让你到洞庭之外的田庄里面去给果树浇水。哼!”小狮越看青乌越不顺眼。

     青乌:“qaq……”不公平。

     男子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铁索桥百米高的栏杆上,登时手脚发软,整个人紧抱住栏杆,鼻涕尿流地哭爹喊娘,段烨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诶,诶……”段烨飞回到栏杆上,与男子面对面说:“你已经被煞气所困,今日我救你一命,你不必感谢。”

     男子颤巍巍着手,微微抬起颔首,一双迷茫空洞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段烨。

     “但是你这一劫并没有解。”段烨看向男子说:“你近日来的运气都不好,出门总是受伤,有时还差些被车撞,我说得对不对?”

     男子急忙伸手紧抓住段烨的手臂,一脸震惊说:“你怎么知道我近来这么倒霉的?”

     段烨淡然一笑说:“我在大榕树下摆摊,专门给人算命理时运的。”

     “大师,大师,你可一定要救救我。”男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那般死死的拽住段烨的手臂说:“我前段时间已经找人给我算过命了,那人还给了我解决的方法,可是我,我还一直都这么倒霉……”

     段烨漫不经心地低头一看,看见铁索桥上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正翘首以盼自己下一步会做什么,那密密麻麻的人群看着像是下雨前蚂蚁搬家那般声势浩荡,又像是沿大桥两端游走的长龙。

     “我们先下去吧。”段烨说完,还没等男子说话,他就单手跨过男子的肩膀,单手把他给抱住,然后扇动着身后透明的羽翼,飞身往铁索桥地面缓缓飞下。

     眼瞅着段烨飞身下来,林士桢急忙跑上前,段烨还没有说话,他就迫不及待地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正为段烨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好了。谢谢。”段烨微笑着说。

     林士桢站在一边,微微笑着说:“能为大师服务,是我的荣幸。”

     适才惊魂未定的年轻男子,在飞身下到地面的时候,情绪激动地立刻跪在段烨的面前,抽咽着哀求:“大师,你真的要救救我啊,我已经倒霉了大半年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所有的财产我都可以拱手给你,求你救救我这条小命。”

     段烨伸出修长白皙的手去扶起年轻男子,他紧了紧眉头说:“要救你也不是很难,只不过这需要你的配合。”

     扑通一声,男子又跪在地面上,感激得泪流满面说:“莫说是配合,就算是要我赴汤蹈火,我也一万个愿意啊!”

     林士桢用修长的手指捻着下巴心想:“莫说赴汤蹈火,要我粉身碎骨我也愿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