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一世凡尘|作品
    老人说得情绪激动,瑟瑟颤抖着满是褶皱的双手,段烨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另外两名老人也伸手去抓住段烨的手腕说:“我们已经请了数十位声名远扬,德高望重的道长去看过了,可是他们……”

     话到此时,三位老人相互对视一眼,齐齐叹息:“可是他们有的故弄玄虚,说什么给我们摆了个‘七绝连环杀’风水阵法,说是煞气已经化解,可是当天晚上,就又有好几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无缘无故的失踪不见人影了。”

     “还有的道人直接就人间蒸发,羽化成仙了……”话到此处,三位老人齐刷刷抬头看向段烨,三双老泪纵横的眼睛带着几分疑虑定定地看着段烨澄亮清澈的双眸。“……”

     段烨风轻云淡的笑了笑,然后伸手去握住他们的手说:“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不见的。”

     三人:“……”

     “是妖气。”萧乐挤了挤浓眉说。

     段烨垂下眼眸,看了看脖子上戴着的玉衡,他皱了皱眉心,对玉衡说:“我知道。”

     三人眨了眨眼:“……”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段烨勾唇浅笑,然后说:“你把具体的细节仔细点告诉我。”

     于此同时,一位身穿长裤短t的年轻小伙子,手里拿着一窜车钥匙,急匆匆往段烨的档口小跑跑过来,段烨听见脚步声,想要抬头看的时候,那人的声音充斥耳蜗:“爷爷,你不要再哭了,你的身子怎么受得了。”

     年轻小伙子跑到段烨眼前的时候,段烨抬起双眸,两眼视线正对着小伙子墨谭澄亮的双眼。

     “小深你坐过来,跟大师好好说说我们村子里这几个月发生的奇异事件。”老人伸手去握住小伙子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些许安慰。

     年轻小伙子微微蹲下身子,让自己的高度与坐在木凳子上面的段烨一般高,不知道为何,当小伙子开口说话的一瞬间,段烨觉得这个小伙子心事重重,他只觉得小伙子的心里一沉,语带阑珊。

     年轻小伙子把先前几位老先生说的事情再深入详细地说了一遍,段烨静静地听着,其实段烨更加感兴趣的是年轻小伙子的眉头明明蕴藏着一道幽蓝色的妖气,可是他的双眸却依旧明亮澄透,似乎有着一道佛光在庇佑着他。

     段烨伸手去打断小伙子的话语,两眼对上小伙子的眼睛说:“你叫什么名字?生辰八字是什么?”

     小伙子当时一愣。

     三位老人也是茫然:“……”

     “对,我也想知道这小伙子的生辰八字是多少。”萧乐用手指掐指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小伙子。

     “我叫越子深,今年20岁,是8月16日晚上8点出生的……”

     段烨听完之后,当即建立飞行盘,伸出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掐指一算,几乎是同时,萧乐也算出了越子深的时运命理。

     萧乐跟段烨对视一眼,眸光闪烁的一瞬间,似乎心领神会了。

     “有什么问题么?!”小伙子还没开口,他的爷爷就开声问了。

     “没,没有问题。”段烨见对面的四人面容深沉,就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说:“我只是循例问一下而已,你们不要紧张。”

     段烨一双天眼看见小伙子的心又是一沉,可是从小伙子的脑电波来看,小伙子对玄学只是处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并不是很入迷。

     综上所述,段烨已经可以下决论了,他们村子里的那个妖精是冲着小伙子来的,但是前因后果这一切,都有待段烨走进村子里,去跟这个妖精碰面之后才能一清二楚。

     隔壁卖快餐的阿姨这会儿走出档口,看见段烨坐在档口前,急忙拿起一个快餐,走到段烨的面前,见段烨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踉跄一步,把快餐放在段烨的桌面上说:“段大师,还没吃早餐吧,这给你吃。你这几天不来摆摊,档口前可是排长龙的队伍在等着你啊。”

     段烨抬起颔首,瞅见卖快餐的那位阿姨红光满面,像是好事将近,就对她说:“阿姨,你快要办喜事了吧。”

     “啊哈哈哈,是啊是啊,到时候段大师可要来喝一杯啊!”

     段烨见她乐得眉开眼笑的,就伸手到自己的裤兜里拿出一个开了光的灵符,站起身来送给她,“希望这道灵符可以保佑你们全家一生幸福安康。”

     卖快餐的阿姨手脚利索地接过黄符,笑吟吟地说:“我一定把这道黄符当做传家之宝,让子孙后代都记得段大师您。”

     段烨如沐春风地笑了笑,说:“后世子孙的福气,也同样是他们前世因由而产生的,只要多行善事,必能逢凶化吉。”

     段烨收拾好东西后,转身想要离开,萧乐急忙从玉衡里面伸出手,眨眼功夫,从快餐里抽出一只香滑鲜嫩的鸡腿,段烨伸手去推了推萧乐,把他的肉爪子给推回玉衡里面。

     段烨:“……”只顾着吃。

     萧乐鼓了鼓腮帮子:“我饿了。”

     段烨呵呵一笑,是谁刚吃了5、6个肉包子啊喂?!

     萧乐:“太香了。”囧。

     某阿姨眼角闪烁:“是谁偷了我给大师的鸡腿?!”

     摔!怎么无辜躺|枪qaq

     于此同时,一辆大红色敞篷跑车出现在段烨的眼前,从跑车上面走下来的除了他没有谁了——林士桢。

     “大师,你今天要去寻找吉穴了么?我也想去。”林士桢如沐春风地笑着说。

     段烨紧了紧眉心,没有多说什么,玉衡里的萧乐倒是开口说话了,“这个林士桢可真是一等一的粘人橡皮糖啊!”

     “……”段烨干干一笑说:“我今天不去找吉穴。”

     “那,那是有新的工作了么?”

     “是啊!我们专门请段大师到我们的村子里去给我们看一看风水。”段烨还没有说话,站在一旁的几位老人倒是十分殷勤地开了口。

     段烨脸色一沉:“……”我不想告诉他的。

     萧乐:“……”我知道。

     三位老人:“怪我咯!”

     “嗯嗯嗯……我也去。”果真如段烨所料,林士桢是史上最粘人的口香糖。

     段烨心想多了个司机也不是一件坏事,转身走上了林士桢的跑车,越子深还有三位老人坐在另外一辆车上,早晨浓雾还没散开,两辆小轿车行驶在高公路上,出了t城,然后向右拐,开进了小石子黄沙小路上。

     这条小路只能容一辆小轿车开过,两旁开满黄的、白的、紫的小野花,早晨阳光初升,山间小路上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纱雾。

     经过3个多小时的车程,两辆小轿车停在村口的牌坊前面。

     段烨伸出修长白皙的右手去推开车门,一股浓烈的妖气冲进林士桢的跑车里面,林士桢当时就头晕眼花,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手脚乏力,段烨立即伸手去抓住林士桢的手臂,通过指尖运送一些灵气给林士桢,他才稍稍有了些精神气。

     段烨从背囊里拿出一张黄符,指尖旋转,用朱砂在黄符上写了一个“安”字,然后把黄符给贴在林士桢的小轿车里面。

     林士桢一怔:“什么煞气这么恐怖?!”

     “没啥,这是保平安的,挂着准没错。”段烨淡淡一说,然后迈开大长腿走了下去,透过段烨的一双天眼,他看见村子里面重重围绕着幽蓝色的妖气,肉眼所见的白雾蒸腾,烟雾缭绕,其实都是极其凶狠的妖气。

     越子深和三位老人走了过来,紧跟在段烨的身后,一起走进了这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古老村落。

     一走过牌坊,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颗硕大的石头,这块石头镇压在村口的正中心,据说已经安放在村子里面数百年了,但是经由村长等人查阅村里的史书,却没有一丝笔墨有提及这块石头。

     “寡妇村。”林士桢抬眼看见大石头上面雕刻着这么三个大字,愣怔了下。

     段烨微微皱紧川字眉,抬起颔首看着眼前的这块石头,想着要说些什么,越子深倒是开口说话了,“这块石头上面本来雕刻着的是‘灵秀村’的,只是半年前的一个夜晚,黑风呼啸而过,一夜间,‘灵秀村’变为‘寡妇村’。”

     林士桢瞠目结舌:“……”

     三位老人倒是情绪暗涌,眼角带泪。

     其实不用村子里面任何一个人说,段烨都能知道,越子深的父亲是在半年前去世的,就连越子深的哥哥也同样在半年前的洞房花烛夜去世了,他的爷爷一直很害怕越子深会跟他哥哥一样,在新婚之夜,无缘无故就烟消云散,消失匿迹了。

     所以村长多次跟越子深语重心长地说:“好孩子,千万不要谈恋爱,更加不要喜欢上任何一个女子,这对你,还有对那位女子都是孽债!”

     半年前越子深退学,回到村子里给父亲大哥办理身后事,之后留在村子里照顾自己年老体弱的爷爷,想来也是一把辛酸一把泪,但他没有半分怨言,不谈恋爱,那就不谈恋爱,不结婚,大不了一辈子吃斋念佛,长伴青灯古佛。

     只是就连越子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活到多少岁,会不会合上双眼之后,就再也没法看见第二天的月亮。

     段烨迈开两条大长腿,走进了村子里面,一双天眼看见村子房舍墙壁上都站满双眼发亮的雪色银狐。

     段烨长舒了一口气,萧乐也紧跟着舒了一口闷气,如今看来,这个“寡妇村”果真如自己掐指算出来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