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意外
    在众多文武双全的世家女里面,顾如玖的骑术只能算不好不差,但凡是比赛,她从未拔得头筹,也从未落后,永远是居中偏上,既不打眼也不会让人小瞧。

     不过大家都知道,顾氏祖籍清原州,祖辈皆都不以武发家,所以顾如玖的骑术能有这样的水平,私下里让不少世家女感慨一番。而家中有适龄子侄的夫人们,更是早就动了心思,把顾如玖纳入结亲选项中。

     顾长龄这一脉乃是清原州顾氏嫡系分支,百年前顾家落魄时,便有嫡脉兄弟来京中发展,哪知竟让顾家再度翻了身,在京城里站稳了脚跟。

     实际上京城里不少世家分支都如顾氏先祖这般,从祖籍迁来京城博名利,但并不是所有世家都如顾家这般幸运,他们有些最后无奈回了祖籍,在地方上维持着世家的体面;有些渐渐落魄,最后连世家谱上也消去了他们的名号。

     这次京城地动,顾长龄能够提前谏言预警,此举足以让他在史书上留下一笔,世间有多少能够预知灾难的人?偏偏顾长龄做到了,让京城几十万人幸免于难,日后顾家即便没有德才兼备的人物出现,只要脑子不犯抽,做出不该做的事情,近几十年也仍旧能够风光过活。

     也因此顾家成了非常好的姻亲对象,只可惜顾候两子两女中三人都已成亲,唯有最小的女儿还在闺中娇养着。

     十一二岁的姑娘,本可以提前相看合意的人家,可是偏偏顾家的人仿似全然没想起这事般,即便有人上门提及这事,也被顾家当家主母杨氏给挡了回去。就连杨氏娘家人来打探口风,她也没有松口。

     早有传闻顾长龄在几个子女间最宠小女儿,现在看来倒有七八分真。不然前些日子李家托人去问,顾家也没有应下。

     那可是与司马家齐名的李家,若是其他人遇到李家来问,只怕早就欢天喜地答应下来了。

     也因为有这一段缘故在,所以当李家二郎李怀谷出现时,竟有不少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希望能闹出点什么事来。

     可惜以李顾两家教养,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失却身份的事?

     “顾姑娘,”李怀谷器宇轩昂的坐在马背上,笑着与顾如玖问好,“近来可好?”

     “李公子,”顾如玖回以一笑,轻拍马儿的头,马便停下了脚步,显得格外的灵性,“挺好的。”

     李怀谷见她只是摸摸马的脑袋,马儿便乖乖停下,眼底染上温柔笑意:“真是一匹好马。”他更想说的是,只有好主人,才能让马儿这般有灵性。

     马儿被夸,顾如玖这个主人也挺高兴,脸上的笑意明显了几分,听到身后有马鞭声传来,她回头一看,是几个世家公子正在策马狂奔,只不过这行人见到他们两人后,速度慢了下来。

     几个世家公子其实也不太明白李怀谷的眼光,这顾家丫头虽说相貌不错,可是长得跟个粉嫩团子似的有什么趣味?在他们看来,司马家那几位姑娘才是倾城绝色,李家的姑娘们也是十分耀眼。

     像顾如玖这般,他们也都十分喜欢,谁不知喜欢看起来软软白白,水水嫩嫩的小孩子?可是这种喜欢,起不了男女之情,更让人不好意思有那啥的心思,总觉得对这种姑娘起淫/秽之意有些禽兽。

     所以李怀谷竟然对顾如玖有这种心思,他们才非常意外,没想到李家二郎爱好还挺特别哈。

     李怀谷见这些世家公子停下,与几人互相见礼。等他跟几人闲聊几句后,就连顾如玖已经骑着马不紧不慢的走出一段距离,他看了眼身边的几位同龄人,犹豫片刻没有跟上去。

     杨文霁是杨惜雪的兄长,也是顾如玖的表兄,他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这个李怀谷即便对顾家表妹有几分心思也不会多,不然早就跟着追上去了。

     作为男人,在惦记的姑娘面前,这么矜持干什么?太过矜持的感情,就不会有多深厚。

     张玉芹与杨惜雪早早的就在前方等着,待顾如玖赶了上来,两人朝顾如玖笑了笑。

     两人没有问顾如玖李怀谷的事,在她们看来,顾如玖与李怀谷并不合适,他们更希望久久找一个性格坚定,愿意把她捧在掌心的人,李怀谷并不是好的选择。不是她们不好奇,而是因为担心在久久跟前提多了此人,让久久没心思也起两分惦记,所以她们干脆不提不问。

     三人都不爱争强好胜,所以干脆慢悠悠的跟在大部队后面闲聊,从乡间传闻到衣服首饰,从菜谱到谁家出了什么事,全都是她们闲聊的范围。

     “听说前些日子忠定伯家大郎被打了,”张玉芹小声道,“连朝都没好意思去上。”

     忠成侯魏定伯一家乃是新贵,先帝在世时,因为擅于讨先帝欢心,所以竟受封了一个三等伯爵。

     可即便魏家有个三等伯爵,可是世家也不爱搭理他家,平时世家公子小姐们聚会,也不会主动邀请他们家。世家确实有些排斥新贵,但是朝中新贵不少,就算世家们待他们不够热情,但也不会像对待魏家这样明着排挤。

     因为魏家行事实在太恶心,先帝在时,靠着家里有个做贵妃的女儿,做了不少让人看不上眼的事。魏定祖原名叫魏宝福,女儿做了贵妃受封三等伯后,自认光宗耀祖了,就脸大的改名为定祖,世家们被他这种迷之自信惊呆了。

     改名也就算了,他还大肆在屋里放人,宠爱妾侍的事情闹得外面不少人都知道。

     但凡要点脸面的世家,谁会有事没事纳一堆妾在屋里,别说妾,就连暖床通房都不会轻易有,难道传出好色之名好听么?

     便是一些自诩风流的文人在外面有一堆红颜知己,但是谁见他们把人带进家了?但即便如此,这种文人在世家们眼里,也会被划分到文采尚可,私德有亏类别中。

     “魏家大郎干什么了?”杨惜雪好奇的问。也不怪她这么问,因为魏家大郎近些年越来越不像话,他被打肯定是自己先犯了错。所以听到张玉芹的话,她首先问的是魏家大郎干了什么,而不是谁打了他。由此也可以看出,魏家人在世家眼中,实在没什么闪光点可言。

     “还能干什么,背着嫡妻纳小妾呗,”张玉芹语气里带着些鄙夷,“听说被他妻子拿着刀追出大门大门,还追着跑了半条街,这会儿正在闹和离呢。”

     “这样的男人打死活该,”杨惜雪嗤了一声,“他们魏家还以为是先帝在的时候呢。”

     说到这,两人想起久久的父亲乃是帝师,于是看了眼顾如玖,不好再聊皇家的八卦。

     顾如玖听得正得劲,见两人都不说话了,便道:“魏贵太妃无子无女,幸而太后仁厚,才留她在宫中养老。可是她身为贵太妃,竟不管辖好家人,实在有愧太后恩德。”

     张玉芹与杨惜雪顿时呆住,对啊,魏家这么闹,不是给太后收拾魏贵太妃的理由吗?谁不知道当初魏贵太妃借着年轻漂亮,在太后面前都敢摆谱,这会儿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后悔呢。

     可是……久久怎么会想到这些?

     她俩齐齐看去,只看到顾如玖一派天真的笑脸,又忍不住想,或许久久只是随口几句话,并没有想那么多吧?

     就在三人八卦魏家时,马场上发生了一件意外。

     此时正是百花盛开之时,蝴蝶蜜蜂之类的昆虫更是不少。也不知从那个花丛里飞出来的蜜蜂竟是惊了李家某个姑娘的马匹,导致李家这位姑娘从马上摔落,追在她身后的司马家姑娘也因此遭了秧,被前面的马一挡,也跟着栽了下来,头重重撞到地上,竟是折了脖子。

     折了……脖子?

     顾如玖呆愣的看着马场里的管事匆匆跑来跑去,有些恍惚,一时间竟忘了从马上下来。

     “久久,”杨惜雪见她脸色不对,同样脸色有些苍白的她抓住顾如玖的手,“别怕。”

     赵管事此时是冷汗直流,腿肚子直打颤,几乎要晕过去。可是他现在还不能晕,不仅要派人向上峰报告,还要安排马场的事务。

     司马家一位姑娘当场摔断脖子死亡,李家姑娘还没等到大夫来,也没了气息。京城里最显赫的两大世家姑娘都丢了命,他这辈子算完了。此时他别无所求,只求别连累妻儿父母。

     “你是这里的管事?”一个骑着矮脚白马的小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声音好听极了,“你派人去把马场里的马匹看好,别再伤了人。”

     听到这位小姐的话,赵管事原本绝望的情绪竟奇迹般的有几分缓和,他大着胆子朝马上的小姐看去,诧然之下,竟以为自己看见了玄女娘娘身边的仙童。

     只见这小姐玉雪可爱,无一处不精致,让赵管事不敢再看。

     “下官见过顾县君。”恰好这时太仆寺派来的人到了,为首之人看了赵管事一眼,下马给那位小姐行礼。

     赵管顿时恍然,难怪看着这般贵气,原来竟是位县君。

     “诸位大人办事,小女子不便打扰,诸位大人自便,”虽然低着头,赵管事觉得这位县君似乎看了自己一眼。

     “这位管事瞧着还算稳妥,让他带着人去把那些受惊的马匹安抚好。”

     就是这么简单一句话,赵管事被保住,没有成为这场无妄之灾中的牺牲品。